撕裂社会浪费国帑:德国一个难民恐怖分子引发国行政与司法部门大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8月16日,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简称:北威州)高级行政法院最终裁决,北威州难民和移民局遣返伊斯兰危险分子、42岁的Sami A.回突尼斯为非法行为,有关部门必须将Sami A.重新带回德国。

42岁的Sami A.

 

本公众号曾对该新闻做过详细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本拉登保镖竟在德国受“供养” 娶妻生子 生活悠然自得

【德国四顾】本拉登保镖在德国靠政府供养,尽管是恐怖分子要遣送他出境却困难重重

北威州最高法官布兰茨(Ricarda Brandts)说,这件事令德国行政与司法部门之间的关系受到损害。她表示,有关部门故意隐瞒了信息,想要阻止司法机构及时作出遣返禁令。Sami A.一案是对法制国家的界限的测试,更是对民主和法治国家的三权分立的制度以及有效的法律保护提出了疑问。

整件事情还要追溯到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让反恐成为全世界的关注点,该事件的策划人本·拉登终于在美国政府锲而不舍的努力下,于2011年被击毙。

如今这位掀起德国行政、司法机构之间大战的焦点人物,Sami A.,出生于1976年,1997年以的学生身份来到德国,1999年——2000年Sami A.在阿富汗参加了恐怖组织训练营,之后成为本·拉登保镖之一。不过Sami A.否认自己与本·拉登有联系,他的律师也表示,他在基地组织的时间很短,根本不可能成为本·拉登保镖。

Sami A. 后来作为“萨拉菲”极端主义传教士回到德国,德国当局一直视他为“危险分子”,他必须每天到当地警察局报道。2005年,德国当局拒绝延长他的居留权。

在德国他被指控散布极端主义思想。针对这一指控,Sami A. 始终予以否认。德国联邦检察院曾多次对其进行刑事调查,然而均因缺乏足够的证据无果而终。

这名突尼斯Sami A.与他的妻子以及4名子女一直住在德国波鸿市,每月领取德国政府1100欧元的生活补贴,近20年。这一点让很多纳税人感到愤愤不平,尤其是在当局将其定义为所谓的“危险分子”,即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背景下。就连德国联盟党(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议会党团财政工作小组主席Eckhardt Rehberg(来自基民盟CDU)也表示,这样的做法是对德国难民法规的滥用。就因为不能遣送,德国就要用纳税人的钱支付这个突尼斯恐怖分子的生活费?

根据德国法律,被审判的外籍罪犯,有两种情况不能被遣送:其一,该罪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无法判定来源国;其二,倘若该罪犯被遣送回来源国,会被处以死刑或是受到非人道待遇。而Sami A. 就属于第二种情况,所以,即便在2014年,联邦移民及难民事务局就已经提出遣返Sami A. ,但其运用法律手段予以抵抗,通过各种方式为自己开脱,并屡获成功。原因是,他在突尼斯可能面临酷刑,致使法院始终无法把他遣送回国。

今年4月,德国明斯特高等行政法院依然判定,当局不应将Sami A.遣返突尼斯。今年6月,联邦移民及难民事务局再度撤消遣返禁令,Sami A.因此被捕,被实施遣返拘押。他又向行政法院提出紧急上诉。

7月12日盖尔森基兴(Gelsenkirchen)地方法庭的法官裁决,对这名42岁突尼斯人实施驱逐是“从根本上伤害了法律原则”的。法庭认为,由于Sami A. 回到突尼斯会面临突尼斯当局的刑讯和遭受非人待遇的危险,法庭不允许将此人驱逐回突尼斯,驱逐行动必须立刻中断。

但该禁令于次日才传达到有关部门的时候,北威州难民移民局已经于凌晨将Sami A.送上了飞往突尼斯的飞机。这一驱逐行动耗资4万欧元。

7月13日上午,飞机抵达突尼斯首都以南约100公里处的一机场后,Sami A.被突尼斯反恐中心人员逮捕。

人已经送走了,但是留给德国有关部门之间的辩论却刚刚开始。德国地方法院指责警方罔顾法律的尊严,擅自采取行动。北威州难民总局和该州下属的波鸿市外国人管理局则认为,根据外国人法,当局有义务执行驱逐。并对法庭的裁决联名上诉。

北威州高级行政法院的最终裁决已然明了,法官批评行政部门称:尽管收到有关禁令,行政部门并没有中断对Sami A.的遣返。而且行政部门在遣返时没有说出全部真相,因此给最初负责的法官留下了错误的印象。

北威州内政部长Herbert Reul则对法官的判决做出批评。“法庭的独立是不可侵犯的。但是,法官应当始终考虑到,他们的决定应当符合民众的法治感受。我怀疑这一决定是否是这样。”

Sami A.是否会按照法官的最新裁决重返德国,目前尚不清楚。波鸿市一名发言人表示,德国不会去接他,而是他必须自行前往德国。发言人称,外交部必须向Sami A.签发入境签证。“作为波鸿市,我们向Sami A.的律师承诺承担返回德国的飞机票费用。”发言人说,更多的事,市政府做不了。

突尼斯政府并不打算将Sami A.立刻交还德国,而是想将他交由本国司法处理。目前也没有任何消息证实Sami A.回国后受到非人道待遇,那么德国政府是否还有必要将其接回德国?相关部门并未就其进行讨论。

诉讼、遣返、再接回德国,这些花的都是德国纳税人的钱。因为一个“危险分子”而引发的德国司法与行政部门之间的矛盾争执,真是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也让人们对德国的民主与法制充满了疑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