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夜话】川普四面出击会不会四面楚歌?川普舞剑意在中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川普四处点火为哪般?

作者:扬之

 

继对中国、欧盟、韩日加墨等国采取增税措施后,美国总统川普日前又开始瞄准北约盟友土耳其。这次的导火索是埃尔多安拘押了土裔美籍牧师布伦森(pastor Andrew Brunson)。土方称此人与两年前策划政变的“居伦运动”负责人有瓜葛,而美方坚持要安卡拉放人。双方协商未果,川普开始大幅加征钢铝税制裁土耳其。

土裔美籍牧师布伦森(pastor Andrew Brunson)被关押成为美国和土耳其冲突起因

 

8月10日开始,土耳其里拉暴跌近20%,8月13日又暴跌了10%。从年初开始至今,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了45%。受土耳其影响,8月13日,南非兰特以及印度等一众新兴市场货币大跌。此外,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和墨西哥披索兑换美国汇率都出现了大幅度下跌。

在美国之外独树一帜的“金砖五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今天已无一幸免,川普的“贸易战”看似节节胜利,但胜利的代价是什么?“美国优先”或“美国第一”留下的将是一片焦土吗?美国果真要“一将功成万骨枯”?

舆论对川普的做法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这是一场“贸易战”,所以人们的焦点都集中在贸易逆差、市场份额、世贸组织、贸易规则、贸易公平等节点上。

第二,这不是贸易战,而是美国正在重组国际秩序的战略。笔者认为,这既是一场“贸易战”,同时也是美国对现有国际秩序进行的一次解构和重组行动。

 

世界严重低估了川普

川普现在四处点火,多头并进,并非他不懂“多面树敌”是战略大忌,而是他非常精准地使用了“浑水摸鱼”战术,让中国一时难以形成针对美国的“统一战线”。

川普这次打欧盟,是为了让它本能地启动“自保”模式。川普成功了,欧盟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果然脚踏两只船,甚至不惜出卖他人的利益,靠近美国,减少损失。它对川普申诉的理由是“我们是盟友,不能相互自残”。欧盟既然提出这个理由,正好说明,共同的价值观未必就是共同利益想当然的保护膜。

川普大额增加军费,并高调宣布建立“太空军”,显然与川普在芬兰举行的“双普”峰会上未能在关键领域(战略裁军等)与普京达成一致而大所失望有关,川普现在这步棋是模仿里根当年的做法,通过军备竞赛来拖垮莫斯科。至于这次最终是否成功还是个问号,因为要看普京是否跟进。但有一点川普做到了,那就是“温水炖普京”,打开一丝门缝,让莫斯科感觉还有改善俄美关系的希望。只要这个希望存在,俄罗斯就不会和中国走得更近。

中东是美国的另一个关注点。退出《伊核协议》,以及眼下和土耳其互怼,都与俄罗斯的中东政策有关,因为伊朗、土耳其、俄罗斯在中东谋求减少美国影响的新架构的企图已非常明显。美国如今不需要担心石油来源,因为它自己已成为能源出口国,但中东对其全球战略至关重要。为何?因为中东是欧亚大陆的一个拦腰处,地缘政治地位显著。

美国希望中东乱,因为只有中东乱,它这个“域外”之国才能继续在欧亚存在。但它不希望这个乱失控,更不允许这个乱局朝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所以,当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合作越来越密切的时候,他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战略重新打乱中东的现状。

此前狂飙一时的“伊斯兰国”之所以必须剿灭,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9·11”事件后,美国必须高举反恐大旗,在道义上自然不能与恐怖组织为伍。第二,IS的本质是反美反西方的,所以无利用可能。但这不等于美国不希望该地区有一支可以利用的新兴力量,因此,库尔德人便进入了美国人的视野。

要说盟友关系,土耳其是北约成员,西方在中东的又一个重要的桥头堡。可美国在所谓的反恐行动中却明着暗着支持土耳其的内政宿敌——库尔德人。这是埃尔多安和华盛顿矛盾的根本症结所在,而不是眼下被拘押的牧师布伦森。而美国制裁伊朗,打击安卡拉,也是为了让俄罗斯分心,无暇顾及中美之争。

美国四面出击的背后隐藏着两大利益追求:

第一是川普的个人目标,即确保中期选举取得好成绩,为将来连任总统铺路,也为继“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克林顿家族”之后确立“川普家族”奠定基础。法国总统马克龙上次访问华盛顿后明确表示:“川普的对外政策均与美国内政密不可分。”

第二是美国重组国际架构的全球新战略。这个设计早已开始,川普之前的几任总统都有打算,但传统手段无济于事,政治正确多有掣肘,他们的决心、毅力和能力都还不够。川普当选后,这一切正在迅速发生变化。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美国之所以容忍、甚至乐见中国的发展,是为了改变中国的体制。它的这个目的与普及民主无关,而是为了让中国彻底进入美元体系,以便更好地把控。

与国际接轨中,中国的金融领域为何最为滞后?不是北京有意违背“入世”承诺,而是因为过早开放金融,中国就会失去对自身命运的掌控。眼下的货币动荡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美元是美国统治世界最为有效的工具。

美国希望中国改变体制,不是为了希望提高中国百姓的福祉,而是因为如果中国实现了政党轮替体制,外部施加影响会更有效。但中国这些年的发展让美国不得不承认这个愿望难以实现,于是它决意改变原有的策略和做法。

这点我们也可以从反面来论证:中国始终拒绝西方政体,为何?除了执政党自身的利益之外,也因为西方的政党轮替体制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实惠和运作空间:如果西方某国一届政府跟我过不去,我可以期待下一届政府的“善意”或“修正”,还可以利用对方的在野势力进行内部分化;而对方的反对党为了给现政府施压,也会打外国牌。中国都能看到这点,能如此操作,西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点?他们当然希望中国也有这样的体制。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理论,恐惧和利益是人性的两大特点,许多言行都是基于这两点。人如此,国家亦如此。这也是修昔底德的智慧发现。国际战略博弈无非就是在这两点上下功夫的。

川普施压,是因为美国发现既然从内部分化中国暂无可能,那就通过大幅度增加外力来攻心,造成人心动摇,点燃不满的民意部分,让中国出现散乱的局面。这不是什么阴谋论,这是冰冷的现实。

随着中国的迅速发展,美国意识到,如果现在再不动手,以后就很难再动得了了。这就是为何连基辛格这样的所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都支持川普的原因。

据说,在对华问题上,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空前一致,企业界也鲜有微词,民意基础非常扎实,甚至超过中国在对美问题上的民意基础。为何?答案很简单,因为美国人的对外利益是绝对一致的。

美国这次对中国是有备而来,智库准备了很久。你看看川普周围的亲信,几乎亲一色是修昔底德理论的信徒。中国智库却一直否定“陷井论”,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因此准备荒疏而单调,这是中国智库的最大失职,完全违背了一个智库所应有的担当。

不少人认为,中美冲突是体制和价值观不同造成的,这是个误区。其实,利益是不分价值观、意识形态或信仰是否一致的。

这里不妨可以用中国人比较熟悉的一段历史来说明:日本入侵中国之前,国共打的一塌糊涂,可当民族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后,党派之争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只能暂时靠后。因此,在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之争的时候,同一价值观体系内的矛盾就不会凸显,这会给人一种假象,似乎它们因为价值观同系而不会相互死拼。

笔者结语:川普即便赢了也输了

美国可以用自己手中无以伦比的实力来捍卫自己的“世界第一”地位,但这种靠强权赢得的胜利将留下非常严重的“后遗症”,美国本身也未必能独善其身。

这次从贸易战开始,到最近引发的货币动荡,背后无一没有“美元”的影子。美元可以惠及世界,但如果它成为某一方“欺民霸市”的工具,那么,全世界许多地区和国家在受到冲击后,都会重新考虑美元的作用和地位。

或许,川普的凯旋之日,就是美元从此走下坡路的开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