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禽兽父母!父亲6年性侵两女儿超800次!母亲强迫儿子卖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8月14日,一起发生在图林根州Mühlhausen市的暴力性侵案引发全德轰动!作案凶手是一名43岁中年男人,受害者是12岁和14岁的未成年少女。最震惊的是,他们之间是父女关系,该男子在6年内对两女儿的性侵超过800次!简直禽兽不如!最终,今年3月份,小女孩把事情告诉母亲,并委托母亲报案。如今,男子已被逮捕、拘留。

根据政府发言人Dirk Germerodt的信息,2012年-2018年期间,该男子每星期会对两个女儿进行1-2次性侵犯。母亲之前似乎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一直不愿意挑明。

Mühlhausen法院的青少年法庭已经决定受理该案,并决定在9月中旬之后,6个月拘留期结束之前审理此案。

其实,德国父母虐待、侵犯孩子的消息,本公众号做过多次报道。比如8月7日刚刚宣判的施道芬小镇男童性侵案。两名主要案犯分别是:孩子的生母和母亲的生活伴侣。弗莱堡法院做出的判决是:母亲入狱12年零6个月,生活伴侣被判12年有期徒刑。据悉,受害儿童现在被政府看护,状况还不错。

案件详情以及其他案件的报道,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母亲强迫自己儿子卖淫,庭审细节曝光 令人发指!

狠心的父亲:德国父亲残暴杀害2个儿子

乱伦悲剧:德国13岁少女被失踪关押五个月,警方怀疑遭母亲与其男友性侵

举世罕见的残忍母亲:让男友强奸4个女儿

另外,曾于2011年被警方查获的一起奥地利“兽父”乱伦案更是令全球震惊,一名80岁男子,性侵两女儿长达40年!详情请看下方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奥地利再曝兽父乱伦案 —-老翁虐奸两女儿四十年

德国华商报记者红柳综合报道:8月25日奥地利警方宣布,拘捕了一名80岁男子,他涉嫌淫辱两名女儿长达40年。时隔3年奥地利再现“兽父”乱伦案,令人震惊!

又一“囚女乱伦案”曝光

近日奥地利和德国众多媒体披露,奥地利北部接近德国边境的布若瑙(Braunau)地区一小镇圣彼得安哈特(St. Peter am Hart),又被揭出一起兽父乱伦案件:一名80岁老翁在试图强奸自己长女时,长女奋力反抗将其推跌,老翁受伤昏倒在地。两天后女儿向社工求助,社工才发现男疑犯,将他送医治疗,并随后向警方揭发事件,一个囚女乱伦案才得以曝光。8月25日老翁被逮捕,被从养老院送往看守所收押。

据悉,老翁被疑自1970年起,在自己的两个女儿分别年仅12岁及4岁的时候,开始强姦及虐待她们。现年分别53及45岁的两个女儿作供时表示,她们被锁在厨房,被迫睡一张细小的木椅。已于2008年去世的母亲,多年来亦受兽父虐待。警方发言人说:两受害人明显被锁在家里,难以外出。她们虽然获得照顾,但曾被疑犯以武力要胁,不要向外界透露所发生的事情。现年分别53岁和45岁的两名女儿均被诊断“智能不足”,现正受到有关部门的照料。现年80岁的涉案老翁否认所有指称。当地居民对此消息感到震惊,表示令人难以相信。

 

回顾三年前奥地利的“囚女乱伦案”

2008年奥地利Amstetten镇曾发生一叫约瑟夫·弗里茨的73岁男子禁锢、强奸自己女儿24年,并产下7个孩子的惊人案件。据报道,兽父约瑟夫·弗里茨日前被判处终身监禁。官方表示将对此案的“恐怖房屋”浇灌混凝土,以阻止囚禁地窖成“旅游胜地”。据悉,案件曝光后,前往约瑟夫囚禁女儿伊丽莎白24年的地窖进行参观的游客数量众多,简直成为“灾难性旅游”,很多游客都拍照留恋。议会发言人称,他们决定杜绝将这一地窖用作商业投机。据悉,地窖甚至可能被摧毁。

约瑟夫的辩护律师鲁道夫称,约瑟夫将开始在监狱中写回忆录,“他将以此方式来养活他的大家庭,包括受害人伊丽莎白”。在这本回忆录中,他将充分描述强奸伊丽莎白3千次的经过。尽管奥地利法律无力阻止约瑟夫出版自己的生活记录,但是按照法律规定他将不能从书中获利。有消息人士称,伊丽莎白听说兽父要出版回忆录后大感惊骇,称;“感觉又被强暴了一次。”

 

邻居早有疑惑

St. Peter am Hart是一个只有2400居民的小镇,距离3年前“囚女乱伦案”发生地Amstetten镇只有150公里。这里被揭开了一起与约瑟夫·弗里茨在地下室地牢囚禁强奸女儿24年案很相似的案件:80岁退休老翁戈特弗里德(Gottfried Wagner)涉嫌在1970年至2011年5月期间对其两个女儿经常性虐待和身体虐待,并禁止她们与社会有任何接触,几十年只许她们和他生活在一个房间里。所不同的是,镇上的人们早已注意到了这栋位于镇中心、被巨树遮掩住了后面阳台的房子内,情况不正常。邻居们曾对这个家庭持过怀疑,但没有足够的证据。事发后,一位老街坊表示,只有不熟悉的人才会对此吃惊,“我们早已感觉到这个家庭有许多不正常”。

疑犯戈特弗里德(Gottfried Wagner)表面看上去瘦弱安静,不像一个凶恶人。镇上几乎没人见过这个家庭的两个女儿,即使偶尔出现,也是由她们的母亲陪同在旁。虽然她们生长在这里,但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她们仍然还住在这里。镇上的牧师三年前在主持其母亲的葬礼时才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女儿。后来她们也只是在教堂出现,小女儿因行走困难,总是由一个新护理人员搀扶着。

虽然老邻居们习以为常地对这个奇怪的家庭保持着沉默,但新来的居民却对此感到极不可思议,此家庭从不像社区正常人的生活方式那样,出入教堂、各种协会俱乐部及酒馆,以及与人正常交往。他们感到这个社区功能不正常:人们对此家庭好像熟视无睹,十年前新搬进这个小镇来的医生注意到了这个家庭后,对镇长说;你必须做些什么!已经长期在位的镇长回答:可是你知道,该怎么办吗?然后一切回归于平静。新来的中学教授也曾向镇长指出:这样不行!但结局同样,镇长只是无奈地耸耸肩膀。

现年77岁的镇长不相信警方报告指出她们智力残疾,他认为:已经去世的她们的母亲和性格专横的外婆对此要负主要责任。他说,虽然她们上过“特殊学校”,但是农民有寓言说,“一个小马驹,如果你不移动它,它会自己走。”她们的母亲和祖母从来没有让自己的女儿独自走过一步,从来没让她们交过朋友,“即使走到校车只有一百米远,其母亲也要亲自送她们到学校。” 镇长还激动地说:她们的母亲和祖母是否也参与暴力及强奸了女儿?牧师也持这种怀疑,但没有证明可以证明。

自1998年她们家一直有个护工上门,开始只是护理母亲,母亲去世后又护理小女儿。这个护工是母亲家族的亲属。从没有外人与她们姐妹说过话。直到今年5月初,一个社会局护工应她们电话求助上门,发现她们的父亲、80岁老翁戈特弗里德赤裸裸的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才从她们姐妹口里得知了被其父虐待强暴了40多年之悲剧。护工将老翁送进医院,并向警方报警。

但是起初,警察和检察官似乎对此案并不感兴趣,只是当媒体界大哗纷纷大量报道后,警察才将其父逮捕立案。牧师Lakomy认为:“媒体的介入具有重要意义,使将来民众对这种“私人”情况敢于报警。”“但媒体太多的炒作,也会使报案人恐惧。”他又说。

 

警方对“不作为”辩护

地区警方负责人Georg Wojak在奥地利ORF电视台对涉嫌“无所作为”进行辩护说:“在获知了这个悲惨事件后,我们迅速做出了反应”,“地区警察毫无迟疑,在其管辖的可能范围内做出反应并立即采取行动。” Georg Wojak说,在接到涉嫌犯罪报案后短短一天,我们收缴了嫌犯戈特弗里德私藏的两支武器,将他送至护理院,并为两名妇女提供保护措施。“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我们做了所能做的一切。”

嫌犯戈特弗里德目前在里德监狱羁押,不久他会被送医检查,检察机关对其犯罪起诉书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根据奥国法律,仅强奸罪一项就会判处至十年狱刑,虐待伤害罪、限制自由罪等等数罪并罚,等待他的将是监狱余生。

两名受害女儿已被有关部门照料保护,心理医生认为,将她们引导到正常的生活中来,对她们非常重要,也是当务之急。对此案件的取证调查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所以需要有个固定的人来长时间照顾她们。

三年之内,奥地利惊爆两起无耻之父长期强姦及虐待亲生女儿的恶性案件,其罪行耸人听闻,令人发指。震愕之余人们不禁发问,奥地利这个富裕的欧洲国家到底怎么了?如此丧失伦理道德,沦为禽兽,且能心安理得,其根源何在?社会的法律作用何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