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动物安乐死,引发华人热议!

0
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动物的归宿与安乐死

作者:金铃儿

 

7月份在汉堡发生的赛马跑断腿后被安乐死事件,引发了德国《华商报》作者群里一场关于动物死亡的激烈争论。

素食主义者大声责问:“为什么在赛马腿断之后不立即施救而是执行安乐死?”“不能再带来经济利益就得安乐死吗?为什么不能为就连无肉不欢的看客们,也扼腕叹息:“太残忍了!”报纸电视也纷纷报道学生们上街抗议的新闻。

汉堡的赛马

这场争论令我想到有关动物的生命和归宿,浮想联翩,感慨万千。

 

女儿的小动物园

我从小害怕动物,养过两只麻雀,被猫叼走后,就再也不养任何动物,可女儿却在家里弄了一个小动物园。

女儿十五岁时朋友送她一只荷兰猪,后来她又用零花钱买了一对龙猫,之后便一发不可收,不莱梅及周边地区的龙猫几乎都是她接生饲养卖出的;那些半途因各种原因抛弃龙猫的,她也回收领养,或者给它们找一个新家。为了接龙猫,她有时会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很远的地方。她每天认真学习研究动物的习性和草料,定时让小家伙们晒太阳,笼子定期用醋彻底清理(醋既可以杀菌也不会产生毒素危害小动物的健康);去捡超市捡新鲜蔬菜的叶子等等,她说,这不仅仅是宠物,更是一个个小生命,成年龙猫的智商相当于六岁的孩子。

女儿和她可爱的松狮黑妹,像不像一只小熊?

 

有一次她收养了一只濒临死亡的龙猫,前主人把笼子扔给她就开车跑掉了,而她冒雨拎回奄奄一息的龙猫,让它最后的日子享受了最好的关爱和照顾之后,安葬了它。

女儿的爱心和耐心令我深深折服和欣慰,却不成想她的小动物园不断地扩张,动物最多的时候,除了几十只龙猫,还有两条黄金蟒,六只金钱豹纹龟,一只萨摩耶犬和一只松狮狗……她还阵阵有词:饲养濒危动物,是对这个世界的贡献,为了养黄金蟒,还得跑到市政府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呢!

女儿的黄金蟒

 

女儿后来上大学没时间照顾那些动物了,就给它们一一找到可靠的人家,算是给了它们一个好归宿。

 

我的大动物园

五年前我们搬到德国乡下农庄马场,家里不仅有十几匹汉诺威温血马,而且有猫,刺猬,貂,老鼠,鼹鼠,燕子和各种蜂蝶蜘蛛,当然也少不了苍蝇蚊子和蚂蚁……女儿的松狮狗黑妹也常常来住上十天半月,加上儿子养的乌龟,我家成了一个大动物园。

我不仅跟着老公学会了喂马,骑马,与马儿们友好相处,而且了解到很多动物知识,知道得越多,对这些充满灵性的动物,便愈加怜惜和热爱。

可是那些不请自来的家伙,有时却会令我不胜其烦。我们基本上是只闻其声,不见其面。但仅凭声音和气味,我就能准确地判断是谁又来“做客”了。

像擅自给我们装修房子似的咣咣砸墙的,肯定是貂;吱吱乱叫咔咔乱啃的,肯定是老鼠;呼哧呼哧到处觅食,见人就缩成一团的当然是刺猬。燕子是马的朋友,天一暖和它们就飞过来住进马棚,吃掉各种小虫,让马儿们安心睡觉,可也让我的爱车成了它们的马桶;看见草坪上一个个隆起的小土丘,就知道鼹鼠又打了不少洞;猫是试探过无数次之后,被我天天用肉罐头喂熟的,狗不在的时候,它们就大摇大摆地在马棚里安家落户了。

年老的母马安吉莉总是有意离开马群,等待着她貂归宿

日久天长,我习惯了它们,可这些动物们彼此却水火不容。貂吃老鼠,猫容不下貂,刺猬是最胆小也最无畏的,只要它缩成一团,谁都拿它没办法。有时半夜被动物们争夺地盘的厮杀声吵醒,我便塞住耳朵继续睡,随它们物竞天择勇者胜。

渐渐地我发现它们已默默达成了“协议”:房子右侧属于猫,因为我总是把猫食放厨房门口;房子左边属于貂,因为那里靠近马厩,貂可以吃到老鼠;而屋后三不管地带,便常有刺猬出没。不过,只要女儿的松狮狗黑妹一来,所有的“不速之客”便逃之夭夭,院子里就能消停很久。可惜老公小时候被狗咬过,留下心理阴影,黑妹还是看在我面子上得到的“容忍居留权”,也是唯一可以在我家“登堂入室”的动物。

 

动物的归宿与安乐死

我家的动物园和谐美好,有时候也会突然充满悲伤:那只猫老到不能走路,倒在院子的角落里,老公请医生给它注射实行了“安乐死”; 健壮的客马“大王”吃错了东西,待它比亲生儿子还好的女主人含泪请医生帮它安乐死……

我难过而无知地问老公为什么非要让它们“安乐死”?老公说:“不安乐死难道要它们痛苦死?我们这样做,是在帮助它们结束痛苦!”

“在没有意外和疾病发生的情况下,所有生命都有期限:马最长能活二十七八,猫狗的寿命13-15岁……也就是说,我们宠物,除了乌龟,谁都活不过主人,我们必须面对它们有一天离我们而去。当然也有短命的主人先走一步,那才是对宠物们是最残酷的惩罚。”

“难道我们就不能给它们养老送终,让它们寿终正寝自然死亡吗?”

“自然界里没有自然死亡。在自然的法则里,弱肉强食勇者生存,就连在食物链最高层的人类,这副皮肉之躯也是免不了在生命结束后归于尘土,被食物链最底层的臭虫蝼蚁吞噬。”

老公这么冷血却又不无道理的话令我目瞪口呆。

“在自然界里,年老体弱的动物在遇到猛兽攻击时,会主动献身喂食猛兽,把生的机会让给年轻力壮的后代。你没看见那匹老母马安吉莉这几天老躲着马群吗?她在等待猛兽到来给她献身的机会,令她奇怪的是猛兽们都在哪儿!”

“那家里的马——倩影,旋风,王子,教父……它们最后的归宿难道是……?”

“我们自己不会吃它们——它们就像我们的亲人,我们会在马儿们不能再站立和吞咽时请猎人带走它们——专业猎人的手法比医生的针头更让动物们没有痛苦,他们知道动物的死穴在哪里。

面对自然法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它们活着的时候好好善待它们,在它们完成了生的使命要离我们而去时,让它们没有痛苦地走好。 ”

关上电脑,走到窗前,泪眼婆娑间望见漂亮的老母马安吉莉孤独地静立在远离马群的栅栏旁,眺望着远方。

维也纳的救火队在对一匹马实施安乐死前采取的保护措施

 

天命难违

德国还有一种动物——野鹿,似乎无处不在,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它们。它们体态优美,动作敏捷,可却常常不能避免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到的危险。因此,在路边道旁,特别是乡村公路上,常见“小心野鹿”的警示牌。

在高速公路上被撞死的野鹿

 

冬春交际时,马儿都在温暖的马厩里,放马的草地便成了野鹿野鸭的乐园。我们只能用望远镜观察窥视它们,远距离欣赏这些美丽自由的生灵,因为它们非常机警,发现有人便迅速逃之夭夭。

可是,有一天傍晚,开车在高速上都不超过80迈的女儿突然打来电话,哭着告诉我们,她在乡村道路上撞伤了一只怀孕的野鹿!确切说是鹿撞上了她的车,她瘫在路边车里,不知所措。

我冷静地说:“你有五个选择:1、带回家给它治伤,养老送终。可你住的公寓不允许养比猫大的动物,再说,野鹿家养活不了几天;2、活埋,下得去手吗?3、杀死再埋?更下不去手!4、请猎人帮它安乐死后再埋,还不是喂了地里的臭虫?5、你打电话报警,我们帮你请猎人把鹿带走,通常是帮它安乐死,然后卖给肉联厂。”

女儿选择了第五,然后哭着回家了。我理解她,一个那么热爱动物的女孩子,做出这样的选择是非常艰难的,而我是与动物们亲密接触过,年过半百才懂得天命难违,必须顺其自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