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人回顾欧洲“微型小说”之路,提议创建微信小说网页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有待雨露滋润的欧洲微型小说

—–2018年12月第12届世界微型小说研讨会论文

作者:谭绿屏(德国)

 

早在1999年我的一篇微型小说《一个丑怪叮上我》登上3月29日台北《中央日报》。于是欧洲作家中本人首先被发掘。2002年8月经凌鼎年推荐,我参加了菲律宾的马尼拉“第四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成立大会,并在中国驻菲大使馆代办佟晓玲的主持下,宣誓就职首届理事会。

一张尊贵的拼接照片:2002年8月于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第四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成立大会,并在中国驻菲大使馆代办佟晓玲的主持下,宣誓就职首届理事会。

2002年8月菲律宾马尼拉,德国谭绿屏于“ 第四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成立大会致词

2004年12月在印尼万隆市召开的“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之后不久,得到《香港文学》主编陶然首开对欧洲微型小说的扶植支持,我立马响应忙着在德国《华商报》和文友间发微型小说征文信息。遵照《香港文学》的特别要求,附上每位作者个人的手写签名,在通讯尚无电子化的年代,自费贴邮票,我寄上厚厚的一摞欧洲华文微型小说文稿给《香港文学》。

随即,2005年《香港文学》首次刊载了欧洲微型小说专页,记忆中的作者有德国的黄雨欣、于采薇、王辉、周晓宾、卫樱宁、谭绿屏,捷克的李永华。其中谭绿屏和李永华的微型小说入选古远清教授“2005年世界华语文学精选”。喜见欧洲华文微型小说初露萌芽。2006年落脚汶莱的“第六界世界微型小说研究会”,我早先得到亚洲华文作家协会总会长汶莱的孙德安同意,为欧洲争取到五个招待名额,可惜几位得到正式知会落实的报名者最后皆这事那事忽悠没能去,仍然由我孤家寡人全权代表欧洲出席。

《香港文学》复又请我协助组稿推出2007年1月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展”专刊,其中欧洲作者有德国黄雨欣、德国王辉、德国谭绿屏、荷兰池蓮子。2008年上海的第七届年“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欧华作协会长俞力工、付会长朱文辉应邀出席,俞力工教授增补为研究会理事。再下一届研讨会年会,欧华作协会长朱文辉增补为研究会理事。

2009年在维也纳举行第八届欧华作协年会,时值马英九上台期间。北京《人民文学》编辑和《微型小说》主编冰锋与夫人、上海文艺出版社《小说界》副主编谢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陈菊、秘书长凌鼎年等首次北京来宾的面目,打破了以往铁定的台北来宾模式。而且在欧华作协内部引发吹起微型小说进军号,欧华作协出师付会长瑞士的朱文辉、柏林的黄雨欣、黄世宜3员大将,出马征编微型小说集。由于总会的参与,2010年《香港文学》7月号再度推出“世界微型小说作品集”。

同年欧华作协出版了首部微型小说集台湾版《对窗三百六十格》,总计包括欧洲13个国家的28位作家117篇18万字。在当时的会长俞力工推波助澜主持下,一时间微型小说的创作在欧华作协蔚然成风、蔚为大观。我受俞会长重托,把协会珍贵的微型小说文集《对窗三百六十格》分赠给本“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的多名知名评论家,乞希有评论文给欧华作家以持继写作微型小说的动力。不料至今没有收到只言片语,俞会长也因悉数交欧华作协的公关书给我而倍受压力。欧洲微型小说创作则不由得从此经历长期停顿。

2011年陈勇著作文学评论集《中国当代微型小说百家论》和《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百家论》自费出版。在向欧华作协征求入编写作者时,引发热议。后来自愿名例评论集中的欧华作协作者依此顺序排名:德国谭绿屏、瑞士朱文辉、德国黄雨欣、瑞士黄世宜。

同年凌鼎年秘书长在欧华作协微型小说集《对窗三百六十格》的基础上扩大范围选编欧洲作者,主编简体字版的《欧洲华文微型小说选》;总计包括欧洲13个国家的38位作家161篇25万字。也在这一年我的微型小说《天上多一颗我画的星——画之殇》获第九届中国全国微型小说年度评选三等奖。

2014年凌鼎年秘书长又主编《世界华文微型小说作家微自传》,欧洲入编微自传的作家有:朱文辉(瑞士)、老木(捷克)、谭绿屏(德国)、谢盛友(德国)、穆紫荆(德国)、黄雨欣(德国)、常晖(奥地利)。好在瑞士的朱文辉、德国的穆紫荆、德国的呢喃能够坚持微型小说的创作,发表并有的获奖。朱文辉的《真的假得真是真》2012年获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三等奖、《王家的喜事》2013年获中国“武陵德孝廉全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大奖赛”三等奖;2015年朱文辉发表论文推介瑞士华文微型小说,发起组编《瑞士华文微型小说专集》。

穆紫荆的小小说《人隔千里一梦回》2012年获《欧洲新报》“金凤凰杯”优秀奖、《一份额外的礼物》获2013年“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荣获佳作奖。2017年2月凌鼎年秘书长和闪小说学会会长程思良分别为德国呢喃的小小说、闪小说写了评论发表于《欧华导报》2017年7月期。尽管欧洲仍处于世界微型小说的边缘地,但欧洲写作者的努力终于打开了微型小说的一扇小小窗户。

从微型小说研究会的发展势头来看,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成立早、赞助广,早已风头在先。但未料曾几何时相比较之下,全球诗歌会的势头后来居上,大小诗歌协会、网页、刊物层出不穷、名目繁多,甚至每年各地举办诗歌春晚。我作为一名微型小说研究会的理事,事实上除了偶然收到秘书长凌鼎年的信息,基本上不了解当前微型小说的局势如何。倒是有关诗歌的发表、创作,在手机的多个文学群中随处可见。

希望我们这个“世界”级的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能够有所借鉴。我提议创办专门的会员制微型小说网页,各会员有自己的微型小说专页网提供公开浏览查看,相互评论、提携、启发、碰撞,提升创作水平,改变当今各不相认、闭门造车的局面。目前可供参考办法的知名成功网站有:文心网、海外文轩网等等。

我认为创办微型小说网页,长此以往将有如雨露滋润的园地,想必会引发一个微型小说写作的创作高潮,尤其在我们这块华文写作人气越来越高涨的欧洲多国大地上。

第七届年之后的世界微型小说研讨会论文,遗憾因与其他文化活动时间上的冲突没能参加。转眼之间已是第十二届了。阔别十年,又将与印尼勤奋的华文作家见面,很是感怀、很是兴奋。借此良机,特此建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