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道长说】藏龙卧虎:法兰克福的“新龙门客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法兰克福的“新龙门客栈”

作者:卢道长

法兰克福火车总站出北门左转第一个路口向右的一个不宽的街道里有一家“温州小馆”(Ottostraße 6, 660329 Frankfurt),虽然离火车站总共不到200米,但因在车站的北边,比较安静。不过在江湖上,这家小馆却是大名鼎鼎,人称——龙门客栈。

老板姓何,好医好武,一身本事也确实不错,个性耿直,急公好义,嫉恶如仇。我与何老板结识是在一次中医聚会上,记得当时还有维尔茨堡的推拿师父老李、还有老顽童,何老板请客。我当时看出来了他腰有问题,一摸确定是腰椎侧弯向右。他当时很服气,说:“道长你的手很厉害,我这是30多年的老伤,曾经我招待过法兰克福一个非常有名的推拿师,他摸完我的脊柱,恭维我说这是他摸过的最健康的脊柱,我就再也没有理过这个人了。”于是我征求同意后现场帮他调理了一下,当时咔嚓一声,他直言一股热流流过右腰,之后听我话睡了两周硬地板,30年的老伤彻底症愈,直言右侧开始萎缩的右腰都开始再度丰满了起来。席后我和何老板互换了一个跌打损伤的秘方,就这样结识了。

后来何老板说第一次对我印象非常好并不是因为我给他治好了腰伤,而是他故意顶了我几句我没有一点计较,感觉我够大度,人品很好,是个可深交之人。我对他印象好是因为他直率,且做事认真一丝不苟,据说法兰克福卫生局的检查人员都因为他对卫生的认真而从他这里订餐。

欢迎武术正骨大师郭石磊来温州小馆授课。出席者有卢道长、法兰克福少林寺武术学校校长吴怡兵、能量功夫大师福双莱、时任华茵中文学校校长王璟翎博士、李东生博士、修海涛总编等

 

话说有一日我收了一个入室弟子,很高兴,和主持收徒仪式的薛师弟还有几个入门弟子去何老板那里庆祝,席间何老板出来敬酒,顺便要求我给他留个东西。我当时很高兴,就直接给了他一个洗髓功,按说洗髓功是我的师门长辈从武当山一个隐修的道长那里换来的一个很珍贵的功法,一般人不会随便传给别人。但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这个无比珍贵的功法就几下蹲下起来的动作让其看起来很不入流,所以我也就没有保守,碰到有缘的人或者求功法求得紧的都先给对方一个洗髓功,看看对方反应。结果,几乎没有人会练,顶多当场练两下,感觉有点儿累,也无甚出奇之处,就没有后文了。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这个何老板是个奇人,火眼金睛,他虽然当时没看出门道,但是却坚持做下去了。

月余,我又因为某次聚会到温州小馆时,何老板兴奋的跑出来,大呼大叫:“道长你教的洗髓功不得了了,我老婆已经不让我练了,你看我的腰已经瘦了3公分了,说再练裤子都没法穿,要买新裤子啦。”我当时很惊讶,奇人,我传洗髓功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坚持练了,并且练出了成效。

老君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真正的好东西很少有人会去奉行,反而会被大多数人嘲笑,这句话有意思的就是最后一句,如果没人嘲笑,反而不足以为道。这个何老板得到了好东西能认出来并且能勤而行之,那么我暂且认为他是个上等的士,不管他的学识身份等一切外部条件,我对他有可能是上士而高看了很多。如此这般,因为互相欣赏对方,我们越来越投缘,成为了知交好友,他给我讲他年轻时和人打架惹事的故事,他一直说自己不是个好人,到德国后随着年龄增大才开始改邪归正。我呢,也会经常教他一些治病的手法和养生保健的功法。

后来我又给了他一个保密度很高的核心功法,甩背。这个功法就更有特点了,一分钟就能学会,横看竖看都不像个功法,看起来简单得不行,没有任何挑战性,但是练过的都知道,能甩一百下的都是高手。记得有一次我们师门聚会,在一个学员的家里喝茶,这个学员的先生看到我们练这个功法,嘲笑我们:“你们天天就练这么简单的东西啊,我一次能做2000下。”我们一群人大笑,说,来呀一起做,这位兄台前50下还好,边练边说轻松简单,结果快到一百下时开始流汗,之后每一下都表情痛苦,咬牙坚持,没几下就弃权了。我的学生有一个练功打卡微信群,群里面的最高纪录是每天2000下,主流是500下左右。可是就这个不起眼又很难坚持的功法,何老板居然能日日坚持并和我分享收获,颈椎变好了,胸椎变好了,腰椎变好了,各种收获。直到有一天,他跟我分享说:“道长我今天甩了将近6000下。”我当时是非常震惊的,那一刻,我可以非常确定,这个何老板就是一位上士,而且是一位大毅力者。我说,在全世界所有得到这个功法的群体里面,你的这个记录绝对可以排进前十。

中国中医武术名师武国忠先生到访温州小馆合影。左起:博喜文博士(Dr. Michael Borchmann)、修海涛总编、普华永道合伙人王炜、何勤义老板、武国忠大师、卢道长和杨键

 

就这样,我们相处一年左右后,他突然提出想让他儿子正式拜我为师。我一般不直接收入室弟子,都是从学员,到记名,到入门慢慢磨合。如我师父当年拒绝我所言,这师父看上徒弟了,徒弟也得看上师父是吧。但是因为何老板的特殊关系,我对他儿子进行简单考察之后,确定其真心想学武,且人品也还不错,想着,有这样的父亲,儿子应该错不了,便决定正式收徒,事后发现这个弟子还真是好苗子,也算是我的福气。

那一天,何老板大摆筵席,宴请所有我的弟子,并且请来德国知名华文媒体《华商报》的老总修主编亲自主持仪式并登报,非常隆重。之后每次我的老师或者师叔伯来德国,他都全心全意帮忙接待,让我也很是感动。

何大伟拜师仪式合影。前排左起:妹妹珍妮、老板娘何太太、何勤义老板、何大伟、卢道长、卢太太

 

今天写这篇文章,也算是对今生有幸能结交一位上士表达一下感谢。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何老板的小馆虽然毫不起眼,但是很多长期的饭客都是大有身份之人,可能角落里随便坐的一个老头就是某某门派曾经的掌门,窗口安静吃饭的中年就是某地首富,吧台前谈笑风生嘻嘻哈哈的男子就是一代文豪……这些人都是因为何老板的人品以及优秀的厨艺聚拢了过来,真是应了一句诗——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就是德国法兰克福的“龙门客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