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视频震惊德国:穆斯林大家族私设公堂公然杀人 荣誉谋杀超过百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近日,一则“荣誉谋杀”(Ehrenmord)的案件引起全德轰动。活跃在北威州埃森市的一个叙利亚大家族以“通奸”的罪名,对该家族一名19岁男青年实施家族酷刑,被称为“荣誉谋杀”,最终该青年在医生的急救下捡回一条命。7月26日,埃森市警察局和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此案。

 

荣誉谋杀:指被家族、部落、社群男性成员以维护家族名声、清理门户等理由杀害。有关“荣誉杀人”的案件,本公众号做过多次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今日德国】 穆斯林夫妻“荣誉谋杀”女儿 法庭判两人终身监禁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NTkxMDIxOA==&mid=400529941&idx=1&sn=f80b2796958f297db31f7170fcacc78b#rd

【今日德国】德国土耳其社会悲剧:荣誉谋杀,弟弟枪杀姐姐 时隔11年两个哥哥在土耳其被起诉

事情发生在5月31日晚上,当时埃森市警方接到报案,在Steeler街道一个饮料市场的后院发生群殴事件。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发现一名19岁青年倒在墙边,鲜血直流,之后又在案发地点附近的灌木丛中发现一名嫌疑人并逮捕。经过医生鉴定,该青年受了严重的刀伤,此外肺部、其他身体器官以及脸部都受重伤,经过紧急手术才保住性命。

根据警方的消息,这名19岁青年跟家族中一名已婚女青年关系十分亲密,两人搂抱的合照曾发布在他们的私人社交网络平台,而这名女青年跟家族中的另一名28岁男性是夫妻关系,这名男性同时也是被捕的嫌疑人之一。家族内部在知道这件事情后,经过商讨一致表决要根据家族法规处死这名19岁青年,于是31日晚上几个人用刀和木板殴打这名19岁青年,该青年的头皮都几乎快要被他们剥下来,手段极其残忍。根据警方的推测,这些人当时应该是觉得青年已经死了,所以就把青年扔在了案发地点。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人还把作案过程完完整整地拍摄了下来。

19岁青年苏醒后告诉了警方事情的原委,并请求警方对那名已婚女性实施救援,因为她现在情况十分危险。随后,警方迅速对这个大家族展开调查,并逮捕了12名犯罪嫌疑人,2人于上星期被捉拿归案,6人在7月25日大搜查时被逮捕,其余3人在大搜查之后投案自首。12人年龄分别在22岁-46岁之间,其中包括两名女性。警方将这一案件定义为一起蓄意杀人案,这同样也是德国“平行社会”的惨案一瞥,

有关“外国群体”在德国建立“平行社会”的新闻,请点击以下链接:

穆斯林大家族围攻警察   平行社会中的独立王国

【子初物语】触目惊心:难民黑幕重重,穆斯林在德国一些地方与政府分庭抗礼……

此外,在这起案件中,整个家族都在谴责19岁青年破坏他人家庭,而对已婚女青年的丈夫28岁男子长期跟另一名女性保持伴侣关系的事情视而不见。警方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一张有关这名已婚女青年的买卖合同,以及上千美元、黄金。原来这名女性在2年前被人强迫嫁给了28岁男子。这名女青年如今还正常地生活着,家族内部也并没有要惩罚她的意思。

据了解,这个叙利亚家族于2012年来到德国,大部分成员都生活在埃森,另一部分生活在Viersen和萨安州。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以申请难民的方式来到德国的。

警方发言人Tanja Hagelüken表示,这个家族觉得,19岁青年所遭受的“酷刑”并没有什么糟糕的,他破坏了别人的家庭,理应受到家规的惩罚。在这个叙利亚家族的意识里,家规是与法律相隔离的附加规则。

埃森警察局局长Frank Richter把这起案件看成是一起动机很低的、卑鄙的行凶案件,与婚姻无关。他还强调,从这个案件可以了解,这个家族要在埃森市建立一个跟现任政府平行的社会。我们决不允许有“平行社会”的存在。无论谁生活在这里,都要遵循我们的法律规定!

埃森高级检查官Brigitte Jürgens称赞19岁青年愿意相信并通过警察来处理这个事件,而不是让他的家族成员参与其中。

参考链接:

https://www.waz.de/staedte/essen/syrische-familie-filmt-versuchten-ehrenmord-in-essen-id214930469.html

———————————————-

延伸阅读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荣誉谋杀”:发生在现代德国的古代故事

一个居住在德国的土耳其青年2005年9月14日对法庭承认他为了“荣誉”而谋杀了他的姐姐。此事在德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和争议。伊斯兰女子在德国和世界其它国家被以“荣誉”的名义谋杀的案例不少,行凶者经常手段残忍。

 

第一个案子

2005年2月7日,晚上9点,在柏林市中心腾姆帕霍夫区的一个汽车站,一名女子头部中弹3粒死亡。一周后,她的3个兄弟被捕。警方称,这3个兄弟是合谋作案,一个负责搞枪,第二个负责望风,第三个下手开枪。

9月14日,法庭对此案的审理刚开始,3兄弟中19岁的小弟弟让律师宣读他的一份陈述,在这份陈述中,他承认是他杀死了他的姐姐哈同.叙吕库。他说,他姐姐放荡的生活方式损害了家庭的荣誉,只有她的死亡才能让荣誉重新返回家庭。而他的两个哥哥也宣布,他们跟此案毫无关系。

按他的说法,枪是他花了800欧元在动物园火车站(西柏林的主要火车站)从一个俄罗斯人那里买来的。他说,此事完全是他自己的主意,他对他的哥哥们也不满,认为作为年长的兄弟,修复家庭荣誉本来是他们的事。

哈同.叙吕库小姐(也翻译成哈图恩·苏如苏)是在德国长大的。1998年,她在土耳其被迫跟她的堂兄结婚。在她的儿子出生前,她来到柏林,再也不愿回土耳其去。她离开了父母的住处,自己单独生活。今年23岁的她,已经基本结束了电工的职业学习,但她始终拒绝搬回父母那儿去。她突破了家庭,过自己的日子,这种行为违反了伊斯兰的宗教传统思维。

哈同跟家庭的关系非常紧张,3个兄弟中,有两人已经多年跟她没有任何联系。据说,她们之间经常发生争吵,暴力行为,甚至强奸。

第二个案子

就在哈同. 叙吕库小姐再次引起德国广泛关注的前几天,柏林另一起类似的案件也开审了。9月7日在柏林开审的涉及的是21岁的土耳其姑娘瑟姆拉.U.的被杀案。起诉方把该案暂时定性为误杀,但这完全可能同样是一起所谓的“荣誉谋杀”案。

瑟姆拉出生在柏林朔恩贝格区。她12岁的时候,就跟比她大5岁的陈吉茨.U订了婚。3年后举行了婚礼,婚礼同样是在土耳其举行的。丈夫陈吉茨在此一年后来到德国,夫妇俩生活在柏林施潘岛区。

在土耳其,陈吉茨是大巴司机。到德国后,他偶然才能找到临时性的工作。他在各方面都要依靠瑟姆拉,尤其是依靠她的德语。没有瑟姆拉,陈吉茨可以说寸步难行,连找工作也是不可能的。据说,陈吉茨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变得非常的暴躁。

2002年,经瑟姆拉提出,两人离了婚。跟哈同不同的是,瑟姆拉并没有“现代化”,她始终戴着头巾,被视为虔诚的传统的女人,离婚只是绝望的表现。

后来,她带着今天3岁的女儿埃达,跟一个来自东土耳其的库尔德男人生活在一起。在她被谋杀前半年,她们共同的独生子也出世了。

据警方调查,前夫陈吉茨始终没有从被迫离婚的怒火中走出来。陈吉茨全家(这是个主要生活在柏林施潘岛区的大家庭)对瑟姆拉恨之入骨。瑟姆拉的家庭同样无法容不下这个敢于走出离婚这一步的离经叛道的女儿。她的父亲甚至曾经持刀威胁过她。

2004年11月25日,瑟姆拉把女儿埃达送到保姆那儿去,前夫陈吉茨可以在有人看着的情况下看望女儿。瑟姆拉和一个女友在旁边房间里等待。回家路上,瑟姆拉走进一个电话亭去打电话,这时是中午11点,路上行人很多。瑟姆拉刚拿起话筒,拨通给她律师的电话,陈吉茨忽然向她冲去。他用土耳其语大骂,拔出一把刀,至少向前妻捅了36刀。小女儿埃达目瞪口呆地站在一边看着。陈吉茨被当场逮捕。

文化宗教也要服从法律

9月14日,哈同的小弟弟艾汉.S在让律师宣读的陈述中说。“我杀死了我的姐姐。我是单独地,没有助手地做了这件事的。”他表示,今天他对他的行为表示后悔,他的行为毁了他的家庭,给他们带来了灾难,夺去了一个小男孩的母亲。

对这样的所谓“荣誉谋杀案”,德国的伊斯兰学专家盖尔诺特.罗特尔说:“我认为,联邦法庭明确表示,文化因素不能考虑用来解脱卑鄙的行为。每一个在这个国家生活了较长时间的人都知道这里的价值观和法律,都应该遵守。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不屈不挠。”

罗特尔还指出,即使在基督教文化地区,以前也有这种所谓的“荣誉谋杀”的做法。在今天的世界各地,这种事情还是不少的。但是,人们必须摆脱历史的传统思维的阴影,“法制国家只有在以同样尺度衡量与对待所有人的情况下,才是令人信服的法制国家。此外,国家必须给穆斯林女以摆脱一切束缚的可能性。”

哈同小姐被杀,她的3个兄弟被捕后,今年2月22日,人权组织和议员们在谋杀发生的地点举行了悼念活动。许多穆斯林妇女来信,点燃蜡烛。有一个穆斯林女子在来信中写道:“你的死亡也给了我任务:为我的平等地位而斗争。”另一封信里写道:“在穆斯林妇女受到虐待的时候,我们要告别孤独,勇敢正视。”

据妇女权益组织Terre des Femmes报告,全世界每年有5000名妇女在所谓“荣誉”的名下被杀害。家庭暴力更是比比皆是。柏林每年登记在案的家庭暴力事件达13000起。人们认为,这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柏林的左派党土耳其裔议员萨杨说:“一些民族群体在柏林生活在社会之外。”(平心综合报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