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恶痛绝:德国难民奸杀案惊人细节曝光,疑凶在伊拉克落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近日,一名来自Mainz的14岁犹太血统女孩Susanna被强奸后杀害的新闻震惊全德。警方首先锁定两名疑凶,一名35岁土耳其人被抓,一名20岁伊拉克人Ali Bashar与他的一家8口人潜逃到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管辖地区)。本公众号对此做过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难民再次发生奸杀大案,14岁少女惨死,舆论哗然政客激辩

6月7日晚,德国高级检察官Oliver Kuhn在法兰克福宣布,根据最新收集到的信息,没有查到35岁的土耳其人的作案的根据,所以他被无罪释放。

紧接着,6月8日,联邦内政部长Horst Seehofer(来自基社盟CSU)在萨安州Quedlinburg举行的内政部长会议上宣布,受到德国联邦警察的委托,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安全局于6月8日凌晨2:00逮捕了奸杀Susanna的疑凶Ali Bashar。Seehofer称赞这是联邦警察侦察行动的巨大成功,并称赞这是德国联邦警察与伊拉克库尔德人当局一次成功的合作,此前两者就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争中有过多次合作。现在,德国当局正在讨论什么时候、如何将罪犯引渡到德国。

联邦内政部长Horst Seehofer

比较困难的是,德国与伊拉克之间没有签订引渡条约,德国警方企图通过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将罪犯引渡到德国。而且警方也在找更明确的证据,以证明罪犯的罪行。

如今,案件侦破了,凶手也在伊拉克被抓住了,德国政府和警方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回顾整个案件处理的过程,期间很多问题都疑点重重:

首先,这名伊拉克难民Bashar在德国有不少案底。让我们来一起看看从2015年进入德国后,他都干了些什么:

2015年秋与家人从伊拉克经过希腊来到德国,并提交避难申请,住在Wiesebaden难民营;

2016年12月,避难申请被拒绝,之后一直在上诉;

2017年4月,公开辱骂一名女性,还参与了一场打斗事件,不过证据不足,没有被拘留;

2018年2月,再次参加一场斗殴,之后在案发地点附近被抓,不过当时受害者没有对他进行指控,又一次有幸逃过“一劫”;

2018年3月,辱骂和威胁警察,当时他还涉及一项身体伤害的罪名。

2018年5月,涉嫌强奸一名11岁女孩,这个孩子于3月份就曾在难民营受到攻击。少年给警方提供的名字是Ali,当时难民营一共有4人叫Ali,Ali Bashar是其中一人。后因这个受害女孩没有提供明确的线索和证据,警方无法对Ali Bashar实施逮捕。

从上面的时间轴来看,Bashar跟警察打交道不止一次。此外,Wiesbaden社会部门工作人员Christoph Manjura在接受德国《焦点》杂志(Focus)的采访时谈到,Bashar在他的8人之家中算是安稳的了,他的两个姐妹比他糟糕得多,总是参与打架斗殴、偷东西和逃学旷课。

那么就是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家庭,是怎么集体逃离德国的呢?据记者采访报道,Bashar一家8人在6月1日上午,到伊拉克驻法兰克福总领馆申请回乡证。根据德国政府的要求,避难申请被拒绝的外国难民在申请回乡时,该外国驻德国使领馆有义务尽快颁发回乡通行证。并且,德国政府特别对伊拉克驻德使领馆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求他们给自愿返回家乡的难民加速发给回乡证,让他们能尽快离开德国。这一家人办理回乡证花费大约2个小时,因为要核对个人资料。通常,难民在德国申报的姓名是假名,而回乡证上可能是真名,因为要核对他们的个人资料。

伊拉克人的回乡证模版

回乡证叫做Laissez-passer(来源于法语,德语意思是“请让我通过海关”“Bitte durchlassen”),拿着这个证件,被拒签的难民可以尽可能快的、不需德国政府许可就可以离开德国,证件是单次返乡证明,使用期限只有几天。

于是6月1日上午,这一家人就拿到了通行证,并离开Wiesbaden。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用现金购买了飞往伊斯坦布尔的机票。6月2日下午19:10,一家人乘飞机从杜塞尔多夫飞往伊斯坦布尔之后飞到土耳其北部城市Erbil。无论是买机票用的名字还是在机场出示的证件姓名,都与申报难民时用的名字不同,回乡证件上的文字是阿拉伯语。

当警方得到明确线索并到难民营搜查罪犯住所时,那里早就人去屋空了,只留下一些衣物和证件。

另外,警方从5月22日Susanna失踪到6月6日破案,破案过程长达十几天,破案时间也太长了。警方给出的解释是,Susanna失踪后,家人通过网络和身边的人打听她的下落。29日,警方从Susanna母亲处得到线索,Susanna已经死了,被埋在火车轨道附近,警方搜遍火车站的设施和一处施工地,均没有找到。而在这期间,Susanna妈妈还跟线索提供者去旅游了。

警方按照线索在铁路附近搜查

6月3日,警方才根据13岁难民提供的线索,调用直升机、警犬于6月6日找到被树枝遮盖的尸体掩埋地点。而这个13岁难民来自阿富汗,就跟Bashar住在同一个难民营,他应该是从Bashar那里听到了一些案件的相关消息。

但是这并不能完全为警方开脱,如何给公众一个满意的解释,成为警方现在面临的一大问题。

除了对德国安全系统和警方办案能力的质疑,这一起强奸杀人案还涉及到民族宗教层面的冲突。有人提出,Susanna是犹太人,也是Mainz当地犹太社区的一员,而Bashar是穆斯林,案件的发生可能是反犹势力在作怪,毕竟反犹势力在德国一直在“躁动”。本公众号也曾做过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艺术家极端恶搞反犹政客,门前一夜建起大屠杀纪念馆

“犹太人”在德国是骂人的话?穆斯林难民移民反犹倾向愈演愈烈

6月7日,犹太人核心小组公开表示,我们希望执法机构尽快、尽可能全面的对于这个案件给出解释,并严惩犯罪分子。据了解6月10日,民众还将在Mainz和Wiesbaden举行悼念Susanna的集会、游行活动。对于这样的活动右倾分子在脸书小组论坛中公开号召大家阻止这场游行。不知道随后,事件将会演变成什么样?

案发之后,人们自发悼念Susanna

向来喜欢给执政党“找麻烦”的德国选项党(AfD)乘机也出了一把风头。6月8日的德国联邦议院会议上,选项党议员Thomas Seitz登台发言,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提出为Susanna默哀,这与当天讨论的议题毫不相关。他们企图利用这个机会赢得民众的好感,并隐射执政党的失败。不过,选项党的做法遭到主持会议的绿党副议长的及时制止。

有民众在Susanna的悼念牌上写着

 

“宽容的牺牲品”,显然在讽刺难民政策

选项党这样的做法也遭到各党派的谴责。德国联邦议院副主席Thomas Oppermann(来自社民党:SPD),通过推特表示,选项当的做法完全是没有预料到的!绿党党团负责人Britta Haßelmann说,选项党应该对他们的做法感到羞耻。并谴责他们把Susanna的死作为其政治工具。

Thomas Seitz在联邦议院会议上提出为Susanna默哀

而选项党对各党派的反应表示气愤,他们认为Susanna的死是执政党难民政策造成的,是执政党的政治牺牲品,矛头直指现总理默克尔,并借此机会想轰默克尔和内阁下台。

参考链接: 

https://www.n-tv.de/panorama/Fall-Susanna-was-wir-bisher-wissen-article20470122.htm

https://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77181802/Mordfall-Susanna-F-AfD-veraergert-Bundestag-mit-unangekuendigter-Schweigeminute.html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