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杂记】汉堡街名大战:名妓赛金花的情夫要被唐人街名人替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街道改名之战持续数年与中国历史息息相关

汉堡绿党要用“张添林街”取代“瓦德西街”

作者:张丽

2018年4月17 日,汉堡晚报刊登文章“Walderseestraße soll nach Chinesen benannt werden”(将用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瓦德西街),5月4日又刊登题为“Chinese im Straßennamen? Großer Ärger in Othmarschen” (用中国人的名字命名街道?汉堡城区Othmarschen引发很大愤怒)

瓦德西(Waldersee)是何许人也?为什么曾用他的名字命名街道?现在为什么又要改成中国人的名字?

瓦德西的全名很长,叫“阿尔弗雷德·冯·瓦尔德泽伯爵”(Alfred Graf Von Waldersee),他生于1832年,卒于1904,享年72岁。他在中国近代史也很有名,简称“瓦德西”。他曾担任八国联军的总司令。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八国联军占领北京那段历史,以及联军统帅瓦德西。慈禧太后纵容义和团“扶清灭洋”,杀洋人,烧教堂,扒铁路,围攻使馆,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被杀。慈禧太后又疯狂地同时和十一国宣战。瓦德西受德皇任命带领2 万德军远征中国,1900年8月20日从柏林出发,9 月27日抵达天津,10月17日到北京上任瓦德西到北京时仗都打完了,北京城8月14日已经沦陷,后期和清朝政府谈判的事情是由瓦德西主持。在电影走向共和中还有瓦德西和李鸿章谈判的描述。当李鸿章走进谈判大厅时,瓦德西带领八国联军的头领起立迎接之后是一番唇枪舌剑。

坊间盛传,因为晚清名妓赛金花和联军统帅瓦德西的“特殊”关系,使得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免遭劫难。赛金花是个传奇人物,她虽曾是风尘女子,但随夫君洪钧以“公使夫人”身份出使德国,会晤过德皇威廉二世和首相俾斯麦,游历过柏林、圣彼得堡、巴黎和伦敦,见过大世面又会一些德语在清朝和联军议和中起了很大作用。因为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被杀,所以议和条件中重要一条“光绪赔罪,慈禧抵命。”这一条大清朝万万不能接受,赛金花和瓦德西周旋,提出折中方案,给被害公使克林德立一个牌坊,并让光绪的亲兄弟,也就是末代皇帝的亲爸爸醇亲王载沣亲自去德国向德皇道歉。鲁迅先生曾不无讥讽地说过:“和德国统帅睡了一段时间的赛金花,也早已成为九天护国娘娘了。”

1936年赛金花去世,结束了一生的传奇生涯,终年67岁,安葬在北京陶然亭公园。她死后著名画家张大千为她画肖像,齐白石为她题写墓碑。而她自己亲笔题写的“国家是人人的国家,救国是人人的本分”书帖至今犹存博物馆中。

一战德国战败,中国属于协约国也就顺理成章地成战胜国,北洋政府把这个克林德牌坊移到中山公园南门,并改名为“协约公理战胜”坊。1952年10月,在北京召开“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友好会议”。会议期间确定要将“公理战胜牌坊”改为“保卫和平”坊。郭沫若亲自为牌坊题字。

瓦德西1901年6月取道日本回国,回国后获得诸多荣誉,不仅在汉堡还有柏林不来梅汉诺威吕贝克等地都有以瓦德西名字命名的街道。汉堡市1901年6月31日授予他荣誉市民Ehrenbürger)称号。这个称号很珍贵,从1813年第一次授予至今205,只授予了 35人, 

瓦德西还写过一本瓦德西回忆录,记述和反映了八国联军在华侵略活动及其内部矛盾、镇压义和团运动、胁迫清政府接受议和大纲,以及八国军队烧杀抢掠等内容,对了解和研究八国联军侵华历史与义和团运动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译者秦俊峰为驻德外交官,他的译作文笔流畅,并为原作加了大量的注释,增加了该书的学术研究价值。

我曾看过一篇文章,上世界九十年代中期,一位给中国商务团当翻译的女生,参与了一场中德商务谈判,德方谈判代表递上的名片中文是“冯沃尔德”,而背后的德文赫然印的是“von Waldersee”。这位翻译在谈判完成后忍不住好奇心,问冯沃尔德先生是否和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有什么关系,这位德方代表面带尴尬地说“他是我曾祖父”。翻译问他为什么中文名不翻译成“瓦德西”,他说是为了避免尴尬。我觉得他多虑了,中国人会因为他是瓦德西的曾孙而难为他吗?

关于瓦德西的功过是非,100 多年后又被绿党和左派重新提起,汉堡Altona城区的绿党和左派认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军国主义者。这样的人是不能用他的名字作为街名的,

特别是在这条街上还有家文理中学Gymnasium Othmarschen,该校地址就是 Walderseestraße 99,22605 Hamburg,不能让年轻学生生活在一个军国主义的阴影下。

许多住在这里或附近的德国人未必知道瓦德西的历史,为了让人们了解瓦德西,还专门举办讲座介绍八国联军侵华历史。汉堡一百多年前颁发给予瓦德西的荣誉市民称号,左派也试图拿掉。

“瓦德西街”改名的提议已经好几年了,遭到了当地居民和基民盟(CDU)、社民党(SPD自民党(FDP)几个党派的强烈反对自民党文化专家布鲁姆女士(Katarina Blume)说,改一个街道名只是意识形态点缀并不能使Altona城区和世界变得更好,可是给当地居民制造的麻烦确是实实在在的。100多年沿用下来的街道名更改成本很高,街道牌子都要重新做。居民要通知所有亲友以及相关的银行保险公司、诊所雇主,说明自己通信地址的改变,还要改证件名片等。尊重当地居民意愿才是真民主。

开始考虑改名时并没有想改用中国人的名字,而是想改成也姓瓦德西的一个医生的名字,这多少有些偷梁换柱的感觉。去年新拍的电影《TIAN – Das Geheimnis der Schmuckstrasse》(天 首饰街的秘密)提高了一个叫张添林Chong Tin Lam,也称为张天林)的中国人的知名度。张添林曾在圣保利珠宝街上开过餐馆,1935年开了香港酒店Hotel Hongkong am Hamburger Berg1944年5月13日,纳粹的警察局在盖世太保指挥下,采取针对中国人的搜捕行动(Chinesenaktion),张添林和很多华人被关押到集中营里。战后他回到汉堡经营香港酒店。他的女儿张雪芳(Marietta Solty玛丽埃塔·佐尔蒂,因为从小送人寄养而跟随养父改姓)现已76还在珠宝街经营着他父亲的香港酒店,成为汉堡唐人街的唯一守护人今年绿党和左派又提议用张天林的名字取代瓦德西

关于街道改名使我想起在文革期间北京的许多街道都改了名,比如老使馆区“东交民巷”改名为“反帝路”,就连我家住的“土儿胡同”也改为“畅游胡同”。改名确实给居民带来很多麻烦。文革之后又都改了回来。现在德国绿党和左派也热衷干这些事,一次次地讨论开会,虽然大多数人持反对态度,一位住户说,这个100多年的街道名承载了我们几代人的记忆,我们就是不愿意改。最终的决议还没有形成,本公众号会继续关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