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国云雨之事,欧洲人对中国古人性生活这么感兴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奥地利作家笔下的中国古代性生活

《云雨之事》德文版出版讨论会侧记

(德国华商报讯)世纪之交,一段中奥跨国爱情故事曾轰动于世。奥地利姑娘瓦格纳在十八岁那年,只因在溜冰场上多看了一眼,就情定年轻的中国警官。不久警官回国,她告别故乡,只身赴中国追寻恋人。那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从维也纳到上海她整整走了三个月。说好五年后回乡探母,没想到一别就是一生。从此她扎根中国,成家生子,孝敬公婆,与丈夫风雨同舟半个多世纪,由一名维也纳警校教官的千金,变成浙江东阳的乡下农妇。晚年丈夫病逝后,她有机会返回生活条件相对优渥的奥地利,却毅然拒绝,坚持守侯丈夫的墓茔,直到最后长眠在丈夫身边。

生时做了比翼鸟,死后成为连理枝,她用漫长的一生演绎了爱情的最高境界:生死相随。这段超越了国界和种族、感动了无数人的生死绝恋,后来又被拍成电影,男主由中国演员王志文扮演,成为真爱稀缺的现代人所追怀向往的爱情梦。而最早挖掘出这个故事、并把它写成书呈献给世人的,就是著名的奥地利作家卡明斯基(Gerd Kaminski)。书的德语版名叫《Verheiratet mit China》(嫁给中国),由奥地利总统亲自作序,中文版译作《苦乐人生》,拍成电影叫《芬妮的微笑》。

卡明斯基(Gerd Kaminski)的《Verheiratet mit China》(嫁给中国)

 

把卡明斯基先生定位为作家,也许有失偏颇,因为他首先是维也纳大学的法学教授,是知名的国际法专家,同时还身兼奥地利科研文化教育部局长、奥地利外交部中国问题高级顾问 、奥地利中国及东南亚研究所所长等职。可谓能者多劳,身份多重。但让他倾注时间、精力和激情最多的,是奥中友谊使者和中华文化传播者这两个身份,写作也是隶属其中。早在奥中两国建交之前,他就致力于推动两国友谊的发展,并于1971年成立了奥地利第一家对华民间友好组织——奥中友好协会。那以后,他先后70多次到中国考察,几乎走遍神洲大地,还三次受到邓小平接见。迄今他已撰写出版了70多本关于中国的著作,题材广泛,涉及中国的各个领域,其中《奥中友谊史》已成为研究奥中关系的权威性文献。由于他为促进两国友谊、传播中华文化作出了卓越贡献,他不仅获得了奥地利政府授予的“人民友谊奖”,还获得了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颁发的“人民友好使者奖”。2017年,他又荣获第十一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日前,76岁的卡明斯基又石破天惊,撰写出版了一本中国古代性文化专著《Das Spiel von Wolken und Regen- Erotik im alten China》(《云雨之事—中国古代的情色》(ISBN: 978-3-903071-39-1 BACOPA  VERLAG,

http://www.bacopa.at/page/md3000003_71391.html——笔者暂译)。

5月22日,该书出版方奥地利BACOPA出版社和奥地利中国及东南亚问题研究所,在维也纳MAK博物馆联合举办了新书分享座谈会。现场座无虚席,140多位来宾中,有不少奥地利政界和文化艺术界要人,如前第三议长、人民党党校校长Werner Fasslabend,外交部代表Gregor Woschnagg,奥法友好协会秘书长Kreuch,欧亚太平洋大学联盟主席Dieter Rausch,工艺美术博物馆馆长亚洲部主任Wieninger,下奥州文化博物馆馆长Chlebecek,知名画家Tonja Kos,著名影星Lotte Ledl等。另外,德国汉学家顾彬,维也纳医学博士范小惠,旅居德国的中国作家海娆等,受邀参加了该书的嘉宾讨论会。

奥地利作家卡明斯基的新书《Das Spiel von Wolken und Regen-Erotik im alten China》(《云雨之事—中国古代的情色》) 

卡明斯基(左二)与参加新书座谈的嘉宾合影。左一为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教授

 

“这是一本中国古代性文化史。它从不同的社会角度和民国以前的各个朝代,对中国性文化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和分析,还配有大量难得一见的照片和插图,在香艳的情色表像之下,是对中国性文化历史的剖析和反思。”海娆说。

发布会现场座无虚席

海娆是去年在维也纳举办小说《早安重庆》朗诵会上认识卡明斯基的。关注中国的卡明斯基已经读了她的书,特地前来和她交流。他说他很喜欢《早安重庆》,因为它关注了老百姓的真实生活。半年后,卡明斯基新书出版,在筹备新书发布会时想到海娆,并通过出版社要来她的联系方式,邀请她前来作嘉宾参加新书讨论。

旅德作家海娆(右)在会上发言

 

接到邀请信后海娆一度拒绝,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在公开场合谈论性。但婉拒信发出后她却开始反思:性是人类的本能需求。没有性就没有人类。这么重要的人类行为,为什么羞于谈及?不能科学而客观地面对?于是她重写邮件,接受邀请,并开始潜心研读这本三百多页的德文专著。

卡明斯基新书中的插图:中国古代的春宫图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很惭愧自己对母国文化中这方面的知识很欠缺,”海娆说,“因此我很感谢卡明斯基先生,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收集、整理和研究了那么多资料,写出了这本史料丰富、分析透彻、图文并茂、别开生面的中国古代性文化史书,让我了解了许多从前不曾了解的历史,弥补了我知识的空缺。比如,旧时代女人裹小脚,不仅仅是封建男权对女性自由的约束,还有他们对女性审美和性刺激的追求。另外,我一直认为,我们中华民族天生就对性讳莫如深,禁忌森严。读了这本书我才知道,我们的祖先曾经对性非常坦然、开放和自由,在汉唐宋时代,甚至出现过国营的宫妓、营妓、官妓与民间私营的家妓、民妓和谐共存的现象,而这并没有引起社会道德的大崩溃,也没有导致家庭的解体,更没有动摇政府的根基。恰恰相反,那是中国历史上很强盛的时期。这一历史现象让人深思。这也是这本书的另一层意义。”

88岁的奥地利演员Lotte Ledl在朗读

对中国古代性生活最早展开系统研究的是荷兰外交家和著名汉学家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高佩罗是百科全书式的学者。1961年他推出了在这个领域的开山之作:《中国古代房内考》。此前在1951年,他在日本担任外交官时,出版了一本明代春宫图的集子。因当时民风保守,他只是自费印刷了50本。此书是后来的《中国古代房内考》的基础。该书的英文名称为:Erotic Colour Prints of the Ming Period. With an Essay on Chinese Sex Life from the Han to the Ch’ing Dynasty, B.C. 206 – A.D. 1644。1997年大陆版的中文译本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名为《秘戏图考——明代春宫图,附论汉代到清代(公元前206—1644)中国的性生活》。

 

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的名著英文版(Sexual Life in Ancient China)和中文版(《中国古代房内考》)封面

《秘戏图考》(Erotic Colour Prints of the Ming Period)

 

明代的春宫图盛极一时。当时的著名画家黄伯虎、仇英均是个中高手。这是一张插图

 

高佩罗在荷兰驻华大使馆担任外交官期间收集了大量中国古代文献,勤奋著述,其最著名的著作是《狄公案》一书。他不仅学习中国古琴和生活方式,还娶了中国妻子水世芳,乃张之洞的外孙女。

高罗佩与中国太太水世芳(张之洞的外孙女)和孩子合影

 

无独有偶。1996年,德国汉堡出版了由Michel Beurdeley编著的同名书:Das Spiel von Wolken und Regen.Die Liebeskunst in China. Bildband. (《云雨之事—中国的性爱艺术》图画册)

1996年德国汉堡出版同名书

延伸阅读:

德国华商报作者、旅德中国古瓷收藏家、童话大师朱奎先生曾在德国华商报2015年6月1日第386期发表过一篇有关古董文玩的春宫秘戏:

【鉴宝系列】试论与春宫秘戏相关之古董文玩

作者简介:朱奎,北京人,中国著名童话作家,中国著名收藏鉴赏家。朱奎先生在中国时已经因《约克先生》等著名童话作品而闻名遐迩,并在德国出版了8本德语童话书。旅德27年来他长年累月收集各种古董,尤其是收藏了中国各个时期的名贵瓷器,成为德国华人收藏第一人。

第一次是在88年一个周六法兰克福跳蚤市场,发现一个小葡萄尊,12厘米高,粉彩,图案为春宫图。配有诗文。从画工,诗文,瓷质,修足,雍正六字青花官款,断为官窑器。

乾隆青花粉彩密戏春宫梅瓶

头一次见这类东西,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后来,在古董店,拍卖行,跳市,时不时见到,甚至在博物馆也可见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此类上年头的东西,只有一个产地,中国。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所谓与春宫有关的一切东西,多是中国人的专利,故开始留意,陆陆续续收藏了一些。后来,国内有朋友来,取出观之,皆莫名惊诧:中国还有这个玩意?因少见而多怪。

上网查阅了一些有关此类的文章,国内曾得出结论,有关春宫的器皿、画作等等,因西方人喜欢,加之清末积弱,民国战乱,多被西方人劫掠或收藏。

乾隆粉彩秘戏春宫转心笔筒

后来,中国人向西方人展示了2000多年前中国女人所用的性器,带给西方人的惊诧是巨大的。连西方人也承认,我们是世界上最早的性学专家。

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皇帝内经是世界上第一个介绍性知识的。我们的文学公开表现性描写,比西方人早了几百年。元代以前,我们的社会,对性,对男女之事是开放的、宽容的。

在历史上,开始有关于性教育官方记载是在汉代。东汉建初四年,朝廷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经学讨论会,由皇帝亲自主持,这个会议的记录以后由班固整理编辑成《白虎通德论》,简称《白虎通》。《白虎通》是官方的书,却对性问题予以很大重视,甚至讨论了应该和未满50岁的妾性交几次这样的细节。《白虎通》还有一节专门讨论“辟雍”。“辟雍”是古代的一种学宫,男性贵族子弟在里面学习作为一个贵族所需要的各种技艺、如礼仪、音乐、舞蹈、诵诗、写作、射箭、骑马、驾车等,在课程中居然还有性教育。

雍正蓝料官款粉彩描金秘戏执壶

贵族子弟从10岁开始就要寄宿于城内的“小学”,至15岁时进入郊外的“辟雍”,“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妻变化之事”,学校讲这个,其实就是讲授性的问题。当然,这是个贵族学校,能经过正规性教育的人很少,而且是男子。对女子,无性教育的记录。

民间有一种瓷器叫“压箱底”,揭开盖,内为男女交合塑像。人们平时把它置于箱底,秘不示人,当女儿出嫁前夕,母即以示女,告之以夫妻之道。还有“嫁妆画”,女儿出嫁时,父母以此画卷置嫁妆中,新婚夫妻把它辅在床上,照此去做。此外,有些春宫画、密宗佛像和民间歌谣,也起了性教育的作用。汉代以前就有的《素女经》和明代小说《金瓶梅》《素娥篇》、清雍正年小说《姑妄言》等等就是古人性启蒙的最常用的性教育读本。

清雍正粉彩秘戏春宫葡萄尊


明清两代统治者,出于统治阶级的需要,尤其是满清统治者,把孔夫子及汉文化发挥到了极致。与此同时,也把孔夫子及汉文化中的糟粕也发挥到了极致。但不可谈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因此,中国近几百年没有性教育。但是,传宗接代却是必须的,所以就派生出了与此相关联的春宫秘戏产业。

因为没有性教育,在出嫁女的嫁妆里,就有了春宫图,有了春宫瓷塑,有了画有春宫秘戏的各式瓷器及木器竹器。这些就是中国的性教科书,宫廷也不例外。

在我所见国外收藏此类器皿中,少有明代制品,只见过一个德国纳高拍卖的青花瓷瓶。清三代的较多,有杯、高足杯、各式鼻烟壶;见过一个扇面、胭脂盒,打开里面有做性事的瓷塑,是民窑器;盘、梅瓶。精彩的是,还见过两个粉彩转心笔筒,一个完整,一个粘合。外筒镂空,转动可见三幅男女性事图画。性事瓷塑多见,制作多粗率不堪,多为民窑。此类器皿,有些诗文图并茂。从工艺,画工,诗文,款识,即可分出低劣,民窑或官窑。官窑工精,画面生动,彩绘精准;诗文,字见功力,题诗,隐晦含蓄,更胜一筹。民窑诗文直白粗俗。

曾见过一个雍正蓝料官款粉彩描金秘戏执壶,漂亮至极;一个乾隆六字青花款粉彩象耳盖尊,精绝的是一对男女在花园里荡秋千做性事,画工精准,令人心旷神怡。

乾隆粉彩秘戏春宫兽耳环尊

之后历时三年一件件买进高14厘米葡萄尊9件,一件粘合。工精瓷细,不同姿势,不同背景,画工精湛,诗文同趣。底属大清雍正年制青花六字款,款字见功见力,题诗隐晦含蓄,可见题诗者诗文功力,为雍正官窑精品。

另一最精绝之品,画精工精,是乾隆珐琅彩秘戏春宫镂空转心内画鼻烟壶。通高约6厘米,底径1.9厘米,顶盖描金,底边与上口沿亦各描金线。口沿金线下一圈篮彩,与底部金线上一圈篮彩点珠相辉映。瓶口至肩部转颈处纹饰瓷彩热烈,似如意似凤蝶相交相倚。主题纹饰为一奇高嶙峋怪石,怪石中间镂空,可见内画,倚怪石一棵苍松翠柏,上傍一对风流男欢女爱,就近处,一个裸体女子跪状翘首仰望,如盼大旱云霓。身后怪石旁,一对牡丹昂首怒放。情景交融,如醉如痴,美不胜收。底书乾隆年制蓝料款。

乾隆珐琅彩蓝料款秘戏春宫转心鼻烟壶

还有一款《乾隆官款青花珐琅彩秘戏春宫镂空内画转心鼻烟壶》,更是精绝,6,5公分高,珐琅彩绘二女一男蕉叶上,山石旁行云雨之事,另一侧见书法功力,写隶书唐代诗人张祜诗《李家柘枝》:红铅拂脸细腰人,金绣罗衫软著身。长恐舞时残拍尽,却思云雨更无因。 诗情画意,情景交融,心旷神怡。镂空处可见内里绘青花绘萱草纹,底书乾隆年制青花楷书款。


蕉叶山石,情景交融。心旷神怡。


唐代诗人张祜诗衬画意诗情

乾隆朝督陶官唐英其制瓷特技如搂空转心、天地交泰、玲咙透雕等,鬼斧神工,已臻妙境;所制各类工艺品及蟹螺等象生瓷形神兼备。且有自制诗、画及各体书;制成屏对,颇为精雅。此类器皿,工艺复杂,请教过景德镇和台北故宫行家,言及此类器皿属烧几十件只成功一件者。传世至今,当难能可贵。

镂空处可见内里绘青花绘萱草纹

新中国成立以后,此类东西属于封资修,属于淫秽,自然而然都在消灭之列,以至于至今,此类器皿的收藏和研究还是空白,无人研究。

几年前,北京晚报发过一条消息,北京一个古玩店因为出售春宫瓷器,被警察没收,罪名传播淫秽,惊动坊间,最后有关部门出面,证明为古董,才得以归还。

与此相关的器物与画作文玩同是我们的文化,试问今日我泱泱大中华,缘何做瞽者,视而不见?是我们文化上的欠缺?还是认识上的欠缺?抑或是体制上的欠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