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妈妈出嫁到德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杜雨函

自我介绍

我叫杜雨函,今年13岁。2016年6月,我小学六年级毕业,从中国深圳来到德国一个小城,因为妈妈和一个德国人结婚了,我们以后将在德国生活。

德国夏天也很热,却不是深圳那种熟悉的闷热。我经常在后院的蹦床上仰望那中国少有的蓝天,后院老房子墙角的桑果树长得并不茂盛,为什么却有那么多蜜蜂围着它?那几棵巨大的核桃树长得如此郁郁葱葱,为什么却还有那么多金色的阳光洒下来?我对未知的一切都怀着那种无法用任何一个词形容的心情

能参加自己妈妈婚礼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在异国他乡,如此一来思念之情就更浓了,思念什么?中国?深圳?家人?同学?还是以前的一切?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只知道现在,我们,我和妈妈,要住在德国了。

洁白的婚纱,笔直的西装,浓浓的爱意,还有大家脸上掩盖不了的喜悦。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教堂,幸福的新人手挽着手在婚礼进行曲中缓缓走过。此时,我环顾四周:哥特式教堂,高高的穹顶,圣坛上方挂着巨大的十字架,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洒下来,有一种梦幻和神秘的感觉。 

妈妈结婚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如此陌生,未来会是怎样的呢?这时我想起妈妈曾对我说:“生活是没有捷径的,只有你努力付出,不荒废现在,不惧怕未来,一切都会在你的掌握之中。”是啊,妈妈已经给我做出了最好的榜样—–暑假,每天德语家教教她两个小时,然后自学三四个小时。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用手机翻译出来的,为的是把一篇文章内容彻底搞懂,光是自我介绍就练了几百遍,30天时间她从一句都听不懂到拿下德语A1考试。和妈妈拼了命学习的那股劲比起来,我这些担心又算什么呢?

那天,姥姥和大姨离开德国,面对她们的叮嘱和告别还并没有分别的伤感,但在汽车真正发动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才重重地震了一下。真的!她们走了,现在真的只有我和妈妈了!

后面的几天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样度过的了。令我印象深刻的也不是第一天去学校报到,而是开学那天,我感受到第一份来自德国家人温暖的爱。

那天我从学校回到家看到桌上有一个大大的三角圆筒。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便好奇地打开了:一副漂亮的耳钉,一个爱心手镯,糖果,一本初级德语单词书还有一张手写卡片。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东西,却让我感动了许久。

那时我刚打了耳洞,Oma买了耳钉当成送我的第一份礼物。那个手镯是Stefan(算是我新爸爸)带我们去市中心时,我在橱窗前瞄到并特地停下来盯着看的那个。初级德语单词书也正是我现在需要的东西。而那手写卡片上虽然读不懂的德语祝福,却让我仿佛感受到了手心暖暖的温度。感动之余,更是震惊,哪怕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儿的手镯,哪怕只是曾说起的糖果,这些或许我自己都忘了的点点滴滴却有一个和我并无血缘关系的人在留意!真的很温暖,谢谢Oma、Stefan给了我明天需要的勇气。

在德国,小朋友准备上小学之前,家长或是幼儿园都会给孩子制作一个叫做“Schultüte”圆锥礼盒,也有直接去商店购买的,里面装满小玩具和糖果。虽然我已经不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了,本来没有礼物,但是毕竟这是我第一天在德国上学,Oma希望我能感受一下气氛,特地给我准备了这个礼盒,送予祝福的。德国人认为,上学的第一天就得到礼物,可以令孩子们更顺利地完成从假期到学校的过渡。(奥地利和捷克也有相似的传统习俗)

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但是有妈妈这个榜样在,我会努力的! 

本文作者参加一个生日派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