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华人妓女凶杀案开庭,性侵抢劫杀人放火,凶手下作无恶不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去年5月和6月,在纽伦堡发生了两起震惊德国妓女凶杀案,一位罗马尼亚和一位中国的妓女先后被残忍杀害。凶手事后还纵火焚烧房间。2017年6月10日,凶手Felix. R落网。

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报道,请参看链接:中国和罗马尼亚两妓女纽伦堡被杀 连环杀人凶犯落网

 在案发一年后,5月22日,杀人嫌疑人将出庭受审。去年作案时他21岁,今天出庭时已经22岁。他被指控犯有2起抢劫、杀人、纵火的大案,此外,他还被指控犯有另外4个诈骗案。 

两位妓女被发现时已经被憋死,并被捆绑。罗马尼亚的妓女是用绑带缠住口腔鼻子而窒息死亡,44岁的中国妓女被用衣物堵塞口鼻窒息死亡。杀人后他将床铺点燃焚烧,试图毁灭踪迹。据检察机关说,杀人凶手在罗马尼亚妓女那里拿走了50欧元和一支手机,在中国妓女这里抢劫了1020欧元。

警方调动30人,组成了名为“天空”(Himmel)的特侦组,侦破此案。而这个案件本来就很多相似性,所以当时警方断定是一个凶犯作案。

不同语言的通缉令

警方很快在被害的中国妓女的手机里发现了疑凶的电话号码,从这一线索出发两周内就将凶手逮捕。他通过同一网站与两位妓女联系的。

检察院认为,凶手的杀人动机是贪婪和残暴成瘾。凶犯去找妓女的原因是抢劫和杀人,所以是谋杀犯罪。在调查过程中凶手已经承认了犯罪事实,并宣称是因为付款问题与妓女争执而杀人。在杀人前他均与两位妓女有过性行为。 

去年下半年,在Regensburg也发生过一次嫖客杀害妓女的案件。近日,该案也在Regensburg开庭审理。凶手是来自非洲马里的难民,今年也是22岁。他承认去嫖妓,也支付了嫖资,但后来又将妓女打晕了,抢劫了钱财。因为妓女在住宅里呼叫,他将妓女扼住喉咙。他不知道妓女已经死亡就离开了现场。一周他被捕,才得知妓女已经死亡。

此外去年八月发生在汉堡的妓女被谋杀分尸案至今仍未抓到凶手:恐怖杀人案笼罩汉堡 48岁妓女被分尸抛尸

延伸阅读
还记得某华人性工作者在纽伦堡被杀害吗?她有两个孩子

作者周磊: 大家可能对今年6月份在纽伦堡一位中国籍性工作者被杀案还有印象。七月底,《明镜在线》发表了一篇特写报道。或许很多人会对这起事件的后续报道感兴趣。毕竟她是我们同胞中的一员,悲剧发生在德国的纽伦堡。我只是负责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不对这件事以及她个人作任何评价。原文作者Ansgar Siemens,首发时间2017年7月31号。

正文

对于客户而言,她名叫Miyoko。“一个提供特殊服务的日本性炸弹(原文是”japanische Bombe“),她能保证让你爽上天。“ 网站上的广告是这样描述的。距离谋杀案已经过两个月,但该网站至今健在。

其实她不是日本人,也不像她所说的才23岁,而是44岁。她原本来自中国,生活在巴伐利亚州的某个小城市。家里的丈夫及两个小孩正为她哀悼,最起码试着为她哀悼。

家庭悲剧的起因源于多年前:  猜忌、酒精和殴打。

即便是家庭的朋友对这些故事也是一知半解。每当穆勒先生(注: 不是真名),一位成功的营销经理提到她妻子的时候,说这是一起悲剧事故。

他隐瞒了事情真相: Ning,她的妻子在圣灵降临节后的星期一(Pfingstmontag )被谋杀了。

这起谋杀案在德国引起了很大反应。纽伦堡有一名专门杀害性工作者的系列杀手(Serienmörder)。Miyoko是第二名受害者。特殊侦查组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才抓获嫌疑犯: 他叫Felix R,来自菲尔特,住在临时收留所。

此嫌犯在警局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据称,事发起因是针对服务费的争执,然后他把受害者捆绑了起来,勒死了对方。嫌犯已被拘留,等待他的是刑事起诉。

穆勒坐在家里厨房的餐桌前,桌上凌乱地摆放着各种笔,咖啡杯和文件。他每月的冷房租是1600欧元。

这位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50岁中年男士看上去个子瘦小,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Mokka(一种咖啡)。他目视桌上的手提电脑,看着他妻子的照片。一位漂亮,友善的女人手牵着她的孩子。他们在一起欢笑。

这种田园生活的照片和穆勒先生脑海里的画面很不相配。一些可怕的场景像影片一样在我眼前出现。“不知道她都拿过什么东西砸我: 手机、玻璃瓶和电话“ 

这一切都发生在第二个孩子出生以后。时间大约在2011年年底。“只要晚上喝一两杯红葡萄酒就能让她情绪大变。“ 穆勒这样说道。

穆勒还说,他曾经试着让自己的朋友和她的妻子沟通,但都没用。“没有人可以接触到她。“ 据他说,妻子甚至在他上班的时候也给他打电话,说他其实正和一个女的在一起。为了证明自己的忠心,穆勒启动手机定位,这样双方都可以随时看到对方的所在位置。

Ning在2012年的某个时间段飞回国了。一去就是四个月,把两个孩子都丢给了穆勒。因为孩子的缘故,当她重返德国后再一次尝试着和好。但过不了多久老毛病又犯了。丈夫开启录像,每当被妻子打的时候,他的朋友也可以作证。

穆勒常常向警察求救。他的妻子有一次是被戴上手铐给带走的,因为根本没办法让她平静下来。法院最终在2013年年初下令(这是穆勒提出的要求),她和丈夫及孩子必须保持100米的距离。随后,她搬入妇女收留所(Frauenhaus)。

“穆勒案件“有很厚的档案,在警局、在法院,在青少年保护局。居留权,孩子管教权等问题时刻伴随着穆勒。她妻子想再次回归家庭,穆勒软弱了,他在2013年同意她的请求。可惜好景不长。此时的穆勒深信自己的妻子患病了, 得了忧郁症。

但她又不去看医生。“我没病“ 她总是这样说。穆勒意识到自己对妻子还有感情,但就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每月给她1200至1500欧元的零用钱、资助她国内的家人,减轻她家务活的负担。

婚姻在2016年年初正式告终。“连最后剩下的都破碎了“ 穆勒这样说道。他妻子甚至会在夜里凌晨三点都还在折磨穆他。出于对爸爸的担心,孩子尖叫着在屋里乱跑。

法院最终决定,他的妻子必须要搬出去。她只能在社会导师的办公室看望自己的孩子。由于手机定位功能处于激活状态,穆勒偶尔会看一眼他妻子的住所。后来发现她经常天天停留在纽伦堡同一个固定的地方。

他在网上查到,她的住所是性工作者提供服务的”模型公寓“(Modellwohnungen)。“我感到非常吃惊“穆勒这样说道。他2008年在迪拜的一个酒吧认识了他后来的妻子。他当时在出差,而她刚步入色情行业。

他曾说服对方放弃这份职业。自从他们共同度过一夜后便知晓,今后将会一起在德国生活。穆勒如今非常愤怒,因为从今年起要每月要支付他前妻2000欧元生活费。即便如此,她还打黑工赚外快。

穆勒聘请了一名私家侦探,但也没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给前妻发了一条短信说:“我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前妻这样回复他。穆勒认为: “她不想通过正经手段去赚快钱。“ 他无法理解为何警察眼睁睁地看着性工作者打黑工。

2016年年底。Ning在他和他前夫同一座城市租了一套公寓。她可以去看望孩子。孩子在圣灵降临节后的星期天(Pfingstsonntag)在她家里,中午12点被父亲带回家。当孩子们离开后她便去了纽伦堡。在那里,她碰到了谋杀她的凶手。

Ning在今年七月中旬被安葬。她的尸体被火化成骨灰。在吊唁会上,穆勒讲述她的一生,故事一直延续到第二个孩子出生为止。他没有提到残忍的谋杀。她想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妈妈现在在天堂: 因一起意外事故。

这是穆勒做得决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