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附近著名旅游景点,小偷偷车不偷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偷车不偷人! 

德国偷车贼赶车主子女下车

德国警方4月26日说,一名男子偷车后发现车主两个孩子坐在后座上,把他们赶下车。

德新社援引警方发言人贝恩德·赫歇斯泰德特的话说,两个孩子中一个是女孩,现年7岁,另一个是男孩,现年6岁。偷车贼得手后“起初开车加速离开”,发现两个孩子时“毫无疑问大吃一惊”,“很快让孩子们下车”。

这起盗窃案发生在法兰克福附近小镇吕塞尔斯海姆。当时两个孩子的母亲在附近一个小卖部停车买东西,离开汽车时没有关闭发动机,让孩子们在车上等。小卖部一名顾客看到一个年龄在40岁至45岁之间的男子钻进车,驾车离开。

两个孩子已经安全,但警方尚未找到失窃汽车。这辆车市价大约1万欧元。(王鑫方)

 

亚马逊CEO贝索斯德国领奖遭当地工会抗议:我们不需要工会充当调停者

 

据路透社报道,数百名亚马逊员工4月24日在柏林举行集会,他们挥舞旗帜,吹着口哨,抗议将一项德国奖项颁给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

据警方估计,约有450名Verdi工会成员聚集在了媒体公司斯普林格集团的总部。“我们的亚马逊老板想要美国化的工作关系,让我们回到19世纪,”Verdi工会领导者弗兰克·博斯克(Frank Bsirske)向亚马逊员工们喊道,他们中的一些人挥舞着旗帜,上面写着“让亚马逊付钱”。

2013年5月以来,Verdi多次组织亚马逊德国员工罢工,要求这家电商巨头向仓库员工支付与德国邮购和零售行业相当的工资水平。

24日些时候,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安德里亚·那勒斯(Andrea Nahles)对亚马逊展开了猛烈抨击,称该公司是“避税方面的世界冠军”,且仓库的工作环境十分糟糕。“这可不应该得奖,”那勒斯说道。

路透社报道称,贝索斯表示,我为我们的工作环境感到骄傲,我为我们的薪资水平感到骄傲。他还称,我们认为不需要由一个工会来充当我们和员工之间的调停者。

亚马逊已经多次拒绝Verdi工会的要求,称其仓库员工的工资水平应当与物流行业的竞争对手相当,而不是跟零售行业比较。

德国是亚马逊的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去年,亚马逊在柏林和附近的波茨坦市为Prime会员推出了生鲜杂货配送服务。

 

德国4月失业率保持历史低位

德国联邦劳工局27日公布的月度就业报告显示,德国4月份失业人口继续减少,失业率保持历史低位。

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4月份德国失业人口减少7000人,这一数字低于市场预期;失业率与上月的5.3%持平,保持在两德统一以来单月最低水平。

数据还显示,德国4月份有78.4万个工作岗位空缺,这一数字同比增加了7.8万。

联邦劳工局局长德特勒夫·舍勒说,4月份德国就业市场依然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但这一势头较前几个月有所减弱。

目前,受出口增长、内需强劲和企业投资增加等因素推动,德国经济快速增长,企业雇员需求大幅提高,失业人口持续减少。据德国政府预测,2018年全年德国失业率将从去年的5.7%降至5.3%(朱晟/乔继红) 

德国数字化进程落后于美国和亚洲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4月11日报道,普华永道(PWC)调查研究德国6个行业数字化生产,得出数字化生产对营收影响报告,预计未来5年数字化生产将增加2760亿欧元销售额,提高绩效1860亿欧元。

PWC对制造业1100多名德国和国际经理人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德国企业整体数字化进程虽取得进步,但明显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

戴姆勒、巴斯夫、博世和凯傲集团等大型先锋企业并不落后,中小企业则明显落后。

美国和亚洲在人工智能、机器人解决方案、数字化供应链及工业物联网等大多数领域都远超德国。

PWC研究人员表示,德国迄今沿用美国数字化商业模式,未来应培育因地制宜的数字文化,以维持德国工业生产基地吸引力。目前德国16%的销售额来自数字化生产,到2023年这一份额应提高到22%左右,先锋企业数字化生产份额应超过50%。 

 

默克尔访美空手而回

 

就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27日在白宫的短暂会晤,德国媒体普遍认为,分歧继续存在,双方没有相互靠近。虽然双方都有意在公共场合摆出友好的姿态,但默克尔访问白宫没有多少收获。

德国电视一台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华盛顿全都一事无成。无论是在伊朗核问题和美国威胁的钢铝进口关税上,还是在有关贸易顺差或军费支出的争吵上,欧洲与特朗普的分歧继续存在。人们看不到法德有何突破。无论是在贸易还是在安全和稳定上,欧洲人都不能再理所当然地依赖美国。这就是华盛顿的欧洲周给人带来的感受。欧洲现在迫切需要计划B。尽管如此,欧洲还是不能过份疏忽欧美关系,因为这一关系对欧洲至关重要。

《世界报》写道:仅从记者会上默克尔的身体语言就能看出,这次的访问不美好。就在特朗普谈天说地的同时,默克尔僵硬地站在旁边长达数分钟,嘴角比以往更为悲伤地下垂着。默克尔想要的美国长期豁免欧盟的钢铝进口关税,特朗普没有给。对法德支持的伊朗国际核协议,特朗普打算5月退出。特默会意味着战后秩序的终结。

《经济周刊》写道:抵抗毫无效果。默克尔访美得出的苦涩结果是:特朗普想干啥就干啥,他才不管这对德国是否适合。尽管两人外表友好,但会晤清楚地显示,德国政府只能接受特朗普带来的新的,令人不舒适的现实。默克尔访美显示了德美和欧美关系的重要性,但也就仅此而已。默克尔不得不空手而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