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有一个最大的露天妓院,政客提议建成流动卖淫厕所一条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柏林,作为德国的首都,有着众多的故事,也因其特殊的政治地位而备受关注。最近十多年了,德国的妓女数量惊人,妓院蓬勃发展。有人估计德国的卖淫女超过40万,很多来自东欧国家的女孩在德国出卖身体赚钱。德国已经被称为“欧洲大妓院”。现在,柏林的卖淫问题很突出,快要成为“欧洲大妓院”的首府了。

请参看链接:德国成为“欧洲妓院”,德国哪里妓女最多?

 

如今柏林最著名的购物大街、原本充满浓厚历史氛围的选帝侯大街Kurfürstendamm在二战时期几乎被摧毁,战后迅速得到重建并成为西柏林的主要商业街,是50年代德国经济奇迹之一。几十年来不断地建设,这条得名于昔日的勃兰登堡选帝侯的木排路(德语:Damm)已经成为柏林的香榭丽舍大街,绿树成行的街道两旁,人们会找到诸如Lagerfeld,Lacoste和Tommy Hilfiger等等的精品店铺;顶尖奢侈品商店Bulgari、Chanel、Louis Vuitton、Valentino 和 Gucci并肩而立,街区虽静谧而不惹人注目,却又魅力十足。

裤裆大街,名店林立,成为柏林的香榭丽舍大街

选帝侯大街(Kurfürstendamm),当地人简称它为“Ku’damm”,由于德文和中文发音相似,于是华人常常戏称为“裤裆大街”。哪怕不会说德语的中国游客,只要对计程车司机说“裤裆”,保证您可以准确地到达目的地。

有意思的是,就在这条著名的购物大街“裤裆大街”的不远处,还真有一条真正和裤裆有关的大街Kurfürstenstr,翻译成中文也是“选帝侯街”,索性就简称为”裤街“吧。几十年来,不仅因为汇聚了众多的家具店而闻名,还因为这里是首都最大的露天妓院。

地处于在Zoologischer Garten 和 Gleisdreieck 之间段的”裤街“,130年前,就有妓女们在这里做生意,所以,卖淫在这条大街上是传统产业了。而嫖客与妓女打一炮的价格,仅仅只有20欧元。而且就在露天的角落里。妓女们没有地方洗澡和上卫生间,还要带着上一个恩客的体味不断接客。这听起来就让人感到不舒服。条件所限,只能如此了。嫖客们就将就一下吧。

Zoologischer Garten 和 Gleisdreieck 之间段的这条大街被称为“德国最大的露天妓院”

 

今天,控制这里黄色卖淫业的是两大阿拉伯家族,他们身兼皮条客和老鸨双重身份,招募拐骗来自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的女孩做妓女。在裤街上,血腥的人贩子贸易、性奴剥削和毒品交易已经根深蒂固。

本公众号曾经报道过,德国的传统红灯区”转型“后的问题”

德国已无红灯区?妓女潜伏在民居,卖淫场所混乱需加强管制

柏林问题最严重的是在学校和游乐场附近的社区卖淫。站街女们就在“裤街”上公开拉客,附近儿童游乐场上到处都是事后避孕套、湿纸巾和注射器,一些住宅的入口处也是便溺满地。很多妓女要注射毒品,或者吸食毒品才能营业。孩子们的游乐场和学校院子必须用围栏进行保护隔离。 

柏林大街上卖淫女

性工作者在德国也算是一个合法的自由职业者,不过要经过注册、正常交税。开妓院的也可以注册成公司的经营模式,聘请性工作者作为“公司职员”,还要按照劳动法给她们购买各种保险,让她们定期做身体检查。但是这些做皮肉生意的人,本身可以算是无本生意,怎么会愿意花钱去注册交税?所以在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的妓院,大概有着40万的性工作者,注册的不过2000来人。站街女,更是无证经营。

柏林大街上卖淫女

柏林米特大区(市中区)的区长Stephan von Dassel(51岁, 绿党)曾经想过在这里设立一个禁区,当然最终提议被否决了。

一心为妓女谋福利的绿党籍区长Stephan von Dassel

 

如今,面临日益严重的站街女的问题,这位绿党区长认为至少要解决她们的上厕所问题。他的想法是:公共机构和相邻的企业应该在夜间为妓女和他们的嫖客打开厕所。要知道,在德国,绿党是最关心妓女人群的政党。正是在绿党不懈的努力之下,妓女才有合法营业的权利,妓院也因此可以正大光明地成为“公司”。

本公众号曾有关妓女保护的报道:

超尴尬!德国政客的热脸蛋贴到妓女的冷屁股上

德国政府出台法律保护妓女,却遭到妓女的反对?

 

家具店对此提议感到震惊

 

位于这个地区的Hübner家具店对此提议感到震惊。 “von Dassel先生是如何想象的?”,市场总监Heiko Bartels问道。 “那我们就得晚上开着店,让妓女在我们的家具上做生意?这是不可能的。”

Hübner家具店内

 

与此同时,von Dassel已经提出了另一种选择:为妓女建立流动厕所。这位区长说,虽然看起来不太漂亮。但总要解决这个问题。妓女们可以在厕所里办事。 

Bartels认为这总好过让妓女进他们商店里做生意,每天早上看门人还要收拾他们晚上的“战后遗留物”,将是多么糟糕的事情。

提出抗议的Hübner家具店

 

没想到,就在繁华似锦的“裤裆大街”旁边,竟然还有一条如此的“色彩斑斓”的“裤街”。估计不会有店家愿意让妓女自由进出使用他们的厕所,甚至是做生意。哪怕政府提供一年6000欧元的打扫费用,以后甚至会加到12000欧元。

”裤街“位于柏林的Tiergarten这个区,当地政府计划将这一条街改为“Milieuschutzgebiet ”,意思是“特色一条街”,如果说白了,就是台湾说的“风化区”。所以,官府不希望大量的高档高层建筑涌入,破坏了街道原来的风貌。同时,政府要支持房东翻修旧的房子,给予补贴,但是翻修后的房子租金不得提高30%。

建筑工程工地。这里将建起130个高档公寓阻遏站街女

为了阻挡浩浩荡荡的妓女们,有房地产投资商计划在与”裤街“相交叉的Genthiner Straße拐角空地上,也就是Hübner家具店旁边,建起一个名为“G40”的大楼项目。楼下是餐饮和零售店面。这里的房价在每平方米6500欧元。尽管有很多妓女出没,但这里是柏林中心繁华地段,所以价位会居高不下。

延伸阅读

德国成了欧洲大妓院”

2002年,德国将卖淫全面合法化,从业人员可以光明正大的入保险、交税。时至今日,德国逐渐成了买春客的天堂,妓院老板暴富,而性工作者却愈加被挤到了社会的边缘。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每天有120万人次在这个行业消费,每年这个行业的营业额高达145亿欧元,这个行业就是:性产业。德国电视一台今年6月份播出的一部题为”性-德国制造”(Sex-Made in Germany)纪录片,就是围绕德国性产业这一主题。

北德意志电视台(NDR)的两位记者蒂娜·索利曼(Tina Soliman)和索尼娅·肯尼贝克(Sonia Kennebeck)经过历时几年的跟踪采访、调查,拍摄成了这部45分钟的纪录片,想通过人物纪实的表达方式,让公众了解德国性产业全面合法化十几年来,这一产业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当时执政的红绿政府强调的保护性工作者权益的初衷究竟实现的怎样?

德国卖淫合法化

自从2002年德国将卖淫合法化后,从业人员可以获得医疗保险,同时要正当缴税。德国的各类性交易场所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兴旺时期。而且越来越多的性交易场所,不再是人们固有观念中想象的”阴暗、脏乱、遮遮掩掩的低俗角落”,不少场所从硬件设施到经营理念,走的是时尚典雅路线。”性-德国制造”(Sex-Made in Germany)纪录片拍摄组走访了全欧洲最大的连锁妓院”天堂”(Paradies)。”天堂”总店位于德国斯图加特,在德国与法国、奥地利等交界的地区也有分店。这家妓院的老板约尔根·鲁德洛夫(Juergen Rudloff)以及媒体发言人都强调自己经营的是一家上档次的俱乐部,不愿再使用”妓院”、”妓女”、”嫖客”这些词汇,因为到俱乐部来的无论男女都是”宾客”。 

无论“天堂”的经营方愿意给自己的买卖如何命名,这家企业在德国卖淫合法化之前是不可能开张的。因为有了卖淫合法化的前提,可以让性交易在德国正式归属经营范围。

以斯图加特“天堂”俱乐部为例,每个月这里接待的”宾客”人数约为5万5000。其中不乏远道而来的客人,因为德国的邻国和周边国家如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奥地利、丹麦等,对性产业的法律限制比德国要严格的多。这也无形的让德国成了周边国家买春客的目的地之一。”天堂”俱乐部的老板鲁德洛夫直言,没有德国将卖淫合法化,他也不可能做这行生意。

2002年,德国当时执政的红绿政府将卖淫合法化,主要是为了让性工作者能正式融入德国的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体系,减少地下非法性交易场所时而发生的犯罪现象。

斯图加特的“天堂”俱乐部,实行凭票入场,每天79欧元,无论是提供性服务的从业者,还是享受性服务的顾客,都交79欧元入场,这个门票收入归俱乐部,其余的交易收入归从业者。该俱乐部的一位性工作者贝蒂娜说,自己喜欢这份工作,喜欢享受性爱乐趣,也愿意与人交往,思想上也没有什么负担,而且年景好的时候,每个月一两万欧元的收入也很可观。

德国科隆的妓院“帕莎”(Pascha)也在德国乃至欧洲性产业里相当有名气,每个月客流量达3万多人次。这里实行的是”包租制”,把房间包给从业人员,每天房租175欧元,从业人员交完房租之后的收入全归个人所得。”帕莎”的一位从业人员介绍说,在这里提供性服务的人员都知道,”接第一个客是为了交房租,再接客就是给自己挣的。”

可观的税收

经营性服务场所,被认作是赚钱又快又多的行业。不过,不仅是部分经营者或从业人员收入可观,德国政府其实也是这一利润丰厚产业的受益者。德国卖淫合法化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所有从业人员都必须进行所谓的”上岗登记”,一方面方便卫生部门进行定期体检等各类检查,以及让警察部门监督这一行业是否有人口买卖等犯罪现象,另一方面也让这些在德国从事性服务的人员向各行各业的从业者一样缴纳个人所得税。除此之外,不少德国联邦州和城市政府,还想出其他的课税名目。比如科隆市就像性服务业征收所谓的”特别税”,每位从业人员每天上交30欧元。科隆市每年仅靠这个”特别税”就能征收80万欧元。而像”帕莎”这样的妓院,每年上交的经营税则达数百万欧元。德国斯图加特市政府向性工作者每人征收6欧元所谓的”消遣税”,这样累积起来,每年也有100万欧元的额外税收。

北德意志电视台记者在采访斯图加特财政部负责人时问道,为什么卖淫合法化的结果之一,就是从业人员成了额外的纳税力量?这位负责人解释说,由于没有一位买春者在填写报税表格时会写明“我今年一共去了哪些性场所,享受了几次性服务”,所以让税务部门无法从这些消费者身上征税,只得让正规登记的性工作者来上交这份税款。

对卖淫合法化持批评意见的人士认为,德国卖淫合法化的最终受益者并非最初所希望的那样,即让从业人员权益得到保护。相反,由于各类提供性服务的场所属正规营业,让警方在追查强迫卖淫、人口买卖等犯罪活动时更加困难。

卖淫在德国合法化后,德国性产业的规模猛增。去年德国发布的一份性产业报告显示,德国登记在册的性从业人员有40万,每天的性交易人次达120万。随着网络的愈发普及,性服务2.0让这一产业更多样,也更难以监管。    

性服务2.0

片中除了走访了位于德国的全欧洲最大的几家妓院、性服务俱乐部之外,还向观众展示了网络时代性产业的各种经营平台。这与德国法律对性产业的限制少也有直接关系。比如在德国,出售“性爱直播”视频的网站,就是完全合法的经营企业。所谓的”性爱直播 “,就是从业人员、以女性居多,在网络摄像头前跳脱衣舞、做撩人动作,或是两人或多人现场展示做爱场面,在网络”对面”的观众,可以现场观看,收费大约5欧元一分钟。视频的主角大多是非专业人士,并非色情影片的演员,有很多是学生、家庭妇女、失业者,为了能通过这种便捷方式赚钱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视频网站向每一位提供服务的人收取15%的所谓中介费。一位视频网站负责人认为,在现在的网络时代,”性爱直播”是一种顺应技术和时代发展的性服务方式,从业人员可以自由选择服务时间、地点,享受服务的顾客可以保持自己的匿名身份,可谓”两全其美”。

除了提供“性爱直播”收费视频,类似德国网站gesext.de这样的性交易平台还提供竞拍服务,愿意提供性服务的人可以把自己的服务当作商品在网上拍卖,愿意享受性服务的人可以出价竞拍。gesext.de网站老板赫尔伯特·克劳莱迪斯(Herbert Krauleidis)认为,这是一种公平的买卖方式,也符合市场经济的自由原则。一位在该网站上出售性服务的名叫娜塔利的女性介绍说,自己在网上很受欢迎,每一次拍卖自己的”身体”,都有很多人竞拍,有一次有人出500多欧元,只为和她度过一个小时的美好时光。娜塔利同时认为,自己不是专业的妓女,因为自己是出于希望享受性爱的乐趣,在网上征集有兴趣者报名,而不是完全为了挣钱逢场作戏。gesext.de网站通过收取交易手续费,已经成了年营业额达700万欧元的企业,正在打算上市。

性产业开放的德国,网络平台上也出现了各种服务,包括可以专门选择“竞拍”和一位处女做爱,或是和一位孕妇,也可以”竞拍”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性服务等等。女性权益保护组织和人权组织对此类网络性服务商品提出强烈抗议,认为是对从业者人权的极大不尊重,也对保持卫生健康、减少疾病传播极为不利。

妓院比着降价 妓女累到住院

 同样成为女性权益和人权组织批评对象的,是一些妓院推出的极其廉价的性服务,有不少妓院允许嫖客交一次费,不限次数享受服务。有些妓院打价格战,柏林的一家就推出”49欧元随便享乐”的项目。批评观点认为,这是将以女性为主的性工作者赤裸裸地作为”肉体商品”出售的行为,缺乏对人性的最起码尊重,也违背德国提倡的人权价值和道德原则。

在纪录片“性-德国制造”中,一位在斯图加特”天堂”俱乐部提供性服务的女职员介绍说,她的确听说过,有一些在”一次收费,n次享用”妓院工作的女性,最终因身体吃不消甚至被送往医院抢救。还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来自罗马尼亚的妓女在片中讲述自己的经历,她因为家里穷,来到德国做性工作者,她曾在一家妓院每天最多接客40位,她说”本以为罗马尼亚的性行业最没有人情味,谁想到德国才是把妓女不当人看的地方。”

外国嫖客钟情德国妓院

纪录片中援引德国官方的性产业统计数字报道说,德国登记注册的性从业人员中65%来自境外,其中大部分是东欧穷国。这些国家的人在德国提供性服务,有时候接一次客的收入就相当于在家乡一个月的收入。不过,德国性产业比较有吸引力的收入,也让东欧女性成了非法买卖人口团伙的拐卖目标、以及犯罪团伙强迫卖淫的主要受害群体。

不仅在德国的性从业人员有大部分来自国外,性产业的顾客群中也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比如从美国、日本、意大利、法国等,在那些卖淫嫖娼属违法的国家和地区,德国被认作是”物美价廉”的性服务天堂。斯图加特的”天堂”俱乐部,和科隆的”帕莎”妓院都证实,有旅行社、酒店、航空公司愿意和他们合作,搞”德国妓院游”旅游项目。已经有美国嫖客包专机飞往德国,就为了在德国妓院痛快一个周末,然后再飞回美国。一位美国嫖客在”性-德国制造”纪录片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情绪,连连称赞德国的性产业,还说奥巴马总统也该让美国的性产业全面合法化。 

鉴于德国性产业发达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后果,已经有德国政客公开要求政府考虑修改卖淫合法化,其中最主要的理由是,性产业的全面合法化,非但不利于打击强迫卖淫,反而阻碍警方调查和破案。全欧洲最大的性服务场所、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天堂”俱乐部的老板鲁德洛夫表示,他不否认强迫卖淫等非法现象存在,但是他作为俱乐部的经营者,不认为调查每一位在此从业的人员是否完全出于自愿,是他能完成的任务,也不是他的责任所在。在记者问道,如果他自己的两个女儿将来有一天”自愿”从事性服务工作,他会怎么看时,鲁德洛夫说:”这个问题太残酷了,我根本从来没想过,也不认为我的女儿会走这一步,她们所受的教育给了她们很多工作机会,决不会是从事性服务这一行。”

早已通过开妓院成了千万富翁的鲁德洛夫虽然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将来会成为性工作者,但他很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能接手他的产业,当然是在管理层任职。

这部“性-德国制造”(Sex-Made in Germany)纪录片,希望给观众评断的机会,看看德国2002年起将卖淫全面合法化,究竟给哪些人带来了怎样的后果?不过,在片尾的解说词中,纪录片的拍摄记者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当初德国政府希望通过立法,将强对性工作者的权益保护,这一初衷没有实现,而是正好相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