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惊魂:德国军队多件武器失窃,如落入恐怖分子手中有多危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近年来,德国联邦军丑闻不断,现又爆出,大量高度危险的战争武器和弹药被盗。被盗之物是否与发生的刑事犯罪有关,更引人注意。而如果这些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对于德国的安全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秘密清单

应绿党德国议员Irene Mihalic和Konstantin von Notz的质询要求,国防部给出一份丢失武器机密清单。根据这份清单,自2010年至今,国防军在演习和试射后,共有75支自动突击冲锋枪和手枪以及近5.7万发相应的子弹失踪。失踪武器涵盖德国联邦军使用的所有类型。10支G36标准突击自动冲锋枪6挺MG3机枪,13支G3步枪,19把P7和P8手枪以及配套弹药。 另外,还有17把军用信号手枪失踪。根据清单,在这些年里其实失去了更多的武器,不过后来又找回来一些。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2014年。这一年21件武器丢失,其中包括9支G3步枪,6挺MG3机枪和一支G36突击步枪。被盗弹药数量超过2万发。清单上,当年消失的一支G36步枪和一把手枪,后来又找到了。 

 

 

说辞牵强

据德国国防军称, 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武器是否已被用于刑事犯罪还是再次出现在别处。

而绿党的两位议员想知道部队中的极右士兵是否可能藏有武器和弹药。

奇怪的是,上述数据被归为机密的(“VS-仅供官方使用”),国防军称,因为它们“可能会导致联邦国防军的运作丧失信心”。这些数字可能会“得出不准确的结论”,表明德国联邦国家有严重的安全缺陷,甚至可以被视为“有潜在威胁的人”。

Von Notz批评了德国国防军的情报。 这位绿党政治家说:“联邦政府甚至无法判断有多少刑事案件是由于丢失武器或弹药而引发的,这令人非常担忧。”

Von Notz认为,对于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从国防军偷走武器和弹药,没有人会不感兴趣。

他的同事Mihalic看到了另一个问题。 她说:“人们不会对发生盗窃行为的机构失去信心,只有当权力机构试图暗箱作业的时候,掌权者才会失去信心。

形势诡异

 

实际上,所谓保密性实在是名不副实。

 Seedorf 国防军营军械库被专业盗匪入侵之后,一整托盘的弹药,共有3.2发各种口径的子弹被盗。事件发生后,德国联邦国防军下令对武器进行更好的监督。后来大部分弹药被找到,但肇事者一直未被抓。

在极右翼中尉Franco A.和他的帮手大学生Maximilian T.事件被揭发后,民政当局也调查了,此二人是否从军队中偷拿武器为极右势力所用。

Franco A.去年4月6日被捕时28岁,他的同伙大学生Maximilian T.同一天被捕,当时24岁。这名上尉曾在驻法国Illkirch的野战营效力,他在维也纳机场卫生间通风槽里藏了一把手枪。在他想取回手枪时,被奥地利警方逮捕。

就在对这位上尉进行指纹采集等取证工作过程中,德国方面发现,此人在2015年12月用假名在德国黑森州的小城基森(Giessen)的难民接收登记处登记注册,并于2016年1月在巴伐利亚小城青多夫(Zirndorf)递交了难民申请。他申请避难使用的名字是大卫 本杰明(David Benjamin),自称是叙利亚的法裔基督徒,走巴尔干路线一路来到德国,他没有证件在身上。这位大卫 本杰明申请避难时讲的是法文,尽管他说自己来自叙利亚但是不会说阿拉伯语,却仍然让办事人员相信了他编的故事。此人在难民接收站得到了一个床位,每月还得到政府发的409欧元的生活费。他就是扮演了双重角色”。

德国刑侦总局、德国黑森州、巴伐利亚州警方、奥地利及法国的安全部门的总共90名警员对16处住所以及德国联邦国防军军营进行了搜查,并查获了重要证据材料。经过对被捕嫌疑人手机数据的分析,这位德国上尉有仇外倾向,并与24岁德国大学生保持邮件往来。在这名大学生的住所,警方搜查到了照明弹等军用物资,都在德国枪支武器和军用物资管理法明确禁止公民私自获取、储存和使用的物资范围。

有关此案件的详情,请看后附的“延伸阅读”部分。

然而到目前为止,只有弹药被发现,但没有相应的武器。当然,它们还会进一步确定这两人是否与2017年2月在Munster战斗训练场神秘武器失窃有关。当时,两支G36突击步枪,一把P8手枪,一把信号手枪,两部收音机,两个空弹夹和一个双筒望远镜从一辆锁着的装甲步兵战车中被偷走。德国国防军还发现了违反适用的安全防范措施,因为即便是锁着的装甲车也需要特别防护。

“共同运动”中的士兵

这些文件还包括属于极右的“共同运动”的士兵的新数字。因此,在2017年有3人和2018有1人被确定为该运动的追随者,从军队中剔除。

在另外三起案件中,疑犯直至离开该部队,也没有消除对他们的怀疑。

慕尼黑的德国国防军大学尤其受到影响。“共同运动”在欧洲几个国家很活跃,在德国它因宪法保护而备受关注。

据当局称,活动分子利用现代通讯渠道表达他们的排外动机,并在互联网上特别活跃,在那里他们招募年轻的追随者。

简而言之,武器丢了许多,但查不出是谁干的。安全防盗措施很严,但仍不断发生意外。联邦军真让人不放心。

信息来源:

http://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bundeswehr-kriegswaffen-und-munition-wurden-laut-vertraulicher-liste-entwendet-a-1208965.html 

 

延伸阅读 

德国军队上演现实版“双重身份”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件事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一位德国联邦国防军的士兵冒充是叙利亚难民。这位现年28岁的上尉2017年4月26日被捕。此人用假名在德国申请避难,并涉嫌策划极右背景的恐怖袭击。一位24岁的大学生同样被捕,因为涉嫌协助作案。德国检方指控这名上尉”准备进行出于仇外动机的严重犯罪行为”,此人涉嫌计划用藏在维也纳的武器制造”可能对国家造成重大伤害的袭击事件”。

这名上尉曾在驻法国Illkirch的野战营效力,大约3个月前引起注意。此人在维也纳机场卫生间通风槽里藏了一把手枪。在他想取回手枪时,被奥地利警方逮捕。德国法兰克福检察院发言人尼森(Nadja Niesen)向德国之声介绍说,这位上尉在奥地利被捕后,对他的指控除了违反枪支管理条例,并无其他的具体的袭击嫌疑证据。尼森同时介绍说,被查获的这把手枪不是德国联邦国防军的武器。

穿梭在军营和难民营之间

就在对这位上尉进行指纹采集等取证工作过程中,德国方面发现,此人在2015年12月用假名在德国黑森州的小城基森(Giessen)的难民接收登记处登记注册,并于2016年1月在巴伐利亚小城青多夫(Zirndorf)递交了难民申请。《南德意志报》报道说,这位上尉的真名是弗兰克(Franco A.),他申请避难使用的名字是大卫 本杰明(David Benjamin),自称是叙利亚的法裔基督徒,走巴尔干路线一路来到德国,他没有证件在身上。

这位“大卫 本杰明”申请避难时讲的是法文,尽管他说自己来自叙利亚但是不会说阿拉伯语,却仍然让办事人员相信了他编的故事。而他究竟是怎么谎称自己是叙利亚难民的?”这是人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检方发言人尼森说。《南德意志报》报道说,此人在难民接收站得到了一个床位,每月还得到政府发的409欧元的生活费。

那么另一个问题是,这个在法国驻扎的士兵,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德国巴伐利亚去冒充叙利亚难民并申请避难?尼森对此的解释是:“虽然在法国驻扎,但是士兵并非每天都必须在军营里不能外出。这位士兵也有休息和放假的时候,他就是扮演了’双重身份’。”

德国刑侦总局、德国黑森州、巴伐利亚州警方、奥地利及法国的安全部门的总共90名警员对16处住所以及德国联邦国防军军营进行了搜查,并查获了重要证据材料。经过对被捕嫌疑人手机数据的分析,这位德国上尉有”仇外倾向”,并与一名24岁德国大学生保持邮件往来。在这名大学生的住所,警方搜查到了照明弹等军用物资,都在德国枪支武器和军用物资管理法明确禁止公民私自获取、储存和使用的物资范围。

绿党党团议会内务议题发言人米哈利奇

德国在野党绿党(Bündnis 90/Die Grünen)要求在逮捕嫌疑人后,对幕后可能存在的策划网络进行彻底清查。绿党党团议会内务议题发言人米哈利奇(Irene Mihalic)周五(4月28日)接受《中德意志报》采访时说,”警方必须尽快查清,德国极右圈子是否计划假冒难民制造袭击,以此栽赃陷害难民。”德国执政党之一社民党(SPD)党团国防事务发言人阿诺德(Rainer Arnold)在接受《柏林日报》采访时说,”逮捕了嫌疑人,这是件好事。这件事也说明,军队在招入新兵时进行全面核查有多么重要。”德国国防部长、执政党基民盟(CDU)成员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马耳他出席欧盟防长峰会期间被记者问及此事,她表示暂且不愿发表意见,因为”检方还在调查此事,不愿过早置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