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德国男人政坛难以出头,左右前后都是女强人掌权……

0
1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社民党的希望之星安德里娅·纳勒斯

作者:袁杰

集社民党主席和该党议会党团主席两职于一身的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是这个百年老党的“希望之星”。现在社民党内部新的权力中心已经形成。纳勒斯将与新政府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一起带领该党迎战“后默克尔时代”,而纳勒斯本人则有机会能圆自己想当总理的梦。

 

社民党总书记

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 1970年6月20日出生于德国莱法州的门迪希(Mendig)。 她18岁在就读高级文理中学时就加入了社民党。纳勒斯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并声称自己的信仰构成了投身政治的根基。

自1995年至1999年,安德里娅·纳勒斯曾担任社民党青年团主席。1995年11月,当时只有25岁的纳勒斯在社民党曼海姆党代会上首次在该党党代会上发了言。她在发言中激烈抨击了时任党主席的鲁道夫·沙尔平(Rudolf Scharping)。在选举党主席时,奥斯卡·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最后击败了沙尔平。当选举结果公布时,纳勒斯激动地跳了起来,并向拉方丹欢呼。 这证明纳勒斯有着极其灵敏的政治嗅觉,她把宝押在了拉方丹身上。作为回报,拉方丹则把纳勒斯这位社民党青年团主席称作“上帝送给社民党的礼物”。

2005年10月31日,纳勒斯又在社民党的历史上留下了难忘的一笔。当时担任社民党主席的弗朗茨·明特费林(Franz Müntefering)提名卡约·瓦塞赫费尔(Kajo Wasserhövel) 担任该党总书记。但纳勒斯竟然置明特费林的提议于不顾,与瓦塞赫费尔争夺总书记的提名, 并在表决中以23票对14票取胜。这使明特费林无法下台,最后自己竟放弃竞选党的主席。为此,纳勒斯受到党内部分人的严厉批评,她本人最终也放弃担任党总书记候选人。由于明特费林为此事挂冠而去,因此纳勒斯得到了“谋害国王者”的称号。接替明特费林担任社民党主席的马蒂亚斯·普莱泽克(Matthias Platzeck)曾提议她出任副主席。但纳勒斯拒绝了这一职务。

2009年,社民党在德国大选中失利。纳勒斯接替胡贝图斯·海尔(Hubertus Heil) 担任了该党总书记。在这个职位上,她一直工作到2013年底。

在讲坛上Andrea Nahles总是斗志昂扬,巾帼不让须眉,气场十足

 

默氏内阁部长

从2013年12月17日至2017年9月28日,纳勒斯任第三届默氏政府的劳动和社会部长。 正是在她的具体操作下,德国于2014年8月11日颁布了《最低工资法》。这是自两德统一以来,德国第一次引入全国通用的最低工资标准。

制定《最低工资法》是社民党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这也是2013年社民党基层对组阁协议进行表决时,当时任社民党主席的西格玛·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要求基层党员同意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时打出的王牌。因而,纳勒斯为推出《最低工资法》所做的工作意义重大,功不可没。

按照该工资法,从2015年1月1日起,德国雇员和绝大部分实习生的最低工资标准为税前每小时8.50欧元。 从2017年1月1日起,该最低工资标准已提高到8.84欧元。

在纳勒斯的主管下,上届大联合政府还对养老金进行了改革, 推出了面向1992年前生育子女群体的“母亲养老金”、附有连续缴纳法定养老保险满45年及其他条件的“63岁退休”等举措。

在纳勒斯告别第三届默氏政府时,气氛中含有一些忧伤。但在纳勒斯被问到她是否会惦念这一桌人时,她竟然回答道: “从明天起,这些人要被打嘴巴”,矛头显然是对准联盟党诸位阁员的,结果引发了哄堂大笑。在社民党议会党团会议上以及在面对记者时, 纳勒斯又重复了这句话。一些媒体对此进行了抨击。而另一些评论则为之进行了辩护, 并特别不同意将此等同于选择党议会党团主席亚历山大·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的政治风格。纳勒斯自己则声明道,从这句话可以明显看出她是在开玩笑。但纳勒斯这种遣词造句的风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她本人也为此饱受此间媒体诟病。

 

百年老党主席

纳勒斯先前就预见到社民党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会失利,因而早已未雨绸缪,做好了准备:她最初想要担任对左右德国政局起到关键作用的该党议会党团主席。据报道,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原本自己也想担任这一职务,后因在选举中受挫而被迫放弃了这一打算,因而纳勒斯得以如愿以偿。2017年9月27日,她以90.13%的得票率当选为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

在社民党内,这位议会党团主席人脉相当广。她与奥拉夫·肖尔茨关系相当密切,经常可以通上数小时的电话。纳勒斯跟社民党财务总监迪特马尔·尼坦(Dietmar Nietan)也是好朋友。据此间媒体报道,为了使难以驾驭的北威州社民党效忠于纳勒斯,尼坦还出了力。

此外,纳勒斯数年来已在自己的周围组织起一个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 , 如塞巴斯蒂安·耶贝利乌斯(Sebastian Jobelius)、扬·布施(Jan Busch)、汉内斯·施瓦茨(Hannes Schwarz)、莱娜·达尔德鲁普(Lena Daldrup)、托瓦本·阿尔布雷希特(Thorben Albrecht)等人。虽然公众对这个团队并不熟悉,但在社民党内这些人却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纳勒斯要把议会党团建成社民党内的战略中心,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在马丁·舒尔茨任党主席时,她所要考虑的问题仅仅在于:该战略中心的指向是什么? 是要与舒尔茨一起干还是把舒尔茨撇在一边,甚或反对舒尔茨?

Andrea Nahles与社民党前任党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有过紧密的合作阶段

 

1月21日,社民党在波恩举行了特别党代会。虽然代表们最后决定与联盟党就联合执政进行谈判, 但只有56.4%的代表投了赞成票。从中可以看出,社民党对参加组阁谈判还持有相当保留的态度。舒尔茨在特别党代会上所发表的近一小时的演说根本没有达到让代表们投赞成票的效果,相反却是纳勒斯充满激情的演讲最终使党代会勉强同意参加组阁谈判。

2月7日,德国联盟党和社民党达成组阁协议。六天之后,舒尔茨正式辞去社民党主席职务,并先由社民党副主席奥拉夫·肖尔茨临时代理党主席职务。 舒尔茨原本想在新届大联合政府中担任外交部长,结果惹得加布里尔勃然大怒, 背后甚至借自己5岁女儿之口把舒尔茨称作“满脸长胡子的人”,加布里尔为此后来还向舒尔茨道了歉。但舒尔茨最终则因党内基层的强烈反对而没有当成外交部长。

此间有人恶毒地声称正是纳勒斯和肖尔茨联手让舒尔茨行为失当,撞到对手刀口上,最后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但据此间媒体报道,正是舒尔茨本人坚决要求当外交部长。而社民党领导班子里的其他人都曾告诫舒尔茨不要走这步棋:因为这位时任党主席自己先前就已声称不会进入内阁班子, 因而一旦舒尔茨食言的话,社民党基层是不会原谅他的。但舒尔茨一意孤行,最终咎由自取。

在4月22日召开的社民党特别党代会上,安德里娅·纳勒斯已被选为该党主席。她已成为这个德国历史上最为悠久政党的第一位女主席。但纳勒斯只获得了66.35%的选票。据称,这是二战以来社民党历届党主席选举中倒数第二差的得票率。这反映了许多社民党员对至今该党领导层的不满。丹尼尔·弗里德里希·施图尔姆(Daniel Friedrich Sturm)在《世界报》上撰文称:“这次选举结果凸显出社民党的分裂状态。”因而,纳勒斯任重道远,担子不轻。

目前,社民党正处在极其艰难的时刻,纳勒斯临危受命,接受了奥古斯特·倍倍尔(August Bebel)、库尔特·舒马赫(Kurt Schumacher)、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等人留下的政治遗产,担当起了党主席的职务。

但社民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纳勒斯究竟能否带领德国社民党走出困境,并为欧洲其他社民党作出表率,人们至今还不得而知。笔者前个时期曾在一篇题为《欧洲社民党出路何在?》的时评中指出,整个欧洲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现只有6个成员国还是由传统的中左派政党执政的。其他社民党(也称: 工党、社会党、工社党等)都是在野党,且不少都是支持率在个位数的小党。欧洲社民党人现正把希望寄托在德国社民党的身上。因而,现在该党真可谓重任在肩,责无旁贷。

社民党新时期的领路人:Andrea Nahles和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

 

未来总理人选?

在德国社民党这个百年老党里现已形成了新的权力中:纳勒斯是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而肖尔茨则担任了内阁中最有权势的财长职务,并协调社民党所掌管各部的工作。纳勒斯和肖尔茨两人性格截然不同:纳勒斯激情洋溢,肖尔茨则冷静沉着。此间媒体认为,因而两者能很好地协同作战,发挥重要作用。

纳勒斯原属党内的左翼。但在第三届默氏政府中她已证明自己是个务实主义者。这一点甚至使她在联盟党同事中也拥有粉丝。

当然,纳勒斯在党内的经历并非一帆风顺。这次舒尔茨退下来之后,纳勒斯原本想要直接接任,却引发了党内的强烈反弹,因而不得不先由肖尔茨担任临时党主席作为过渡,直至4月22日才如愿以偿地当选为新党首就是一例。

从社民党近二十多年的历史来看,虽然拉方丹和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1999年后分道扬镳,但此前两人曾组成过搭档, 并成功地结束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连续16年执政的历史。从目前来看,纳勒斯和肖尔茨两人的合作可能会比拉方丹和施罗德好一些,因而两人合作也有可能为默克尔时代划上一个句号。

在这次组阁协议谈成后,舒尔茨曾不无自豪地声称,这次的协议体现了社民党的风格。但2013年的组阁协议也是这种情况。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两届默氏大联合政府内,社民党作为小伙伴则始终处于默克尔的庇荫之下, 社民党所取得的成绩都记在默克尔的帐上。纳勒斯现在要凸现社民党的特色。她认为社民党必须成为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在此人们可以就未来的问题进行争论。譬如,数字化就是一个巨大课题,它目前正使数百万的雇员寝食不安。纳勒斯认为,社民党“必须对我们时代提出的重大问题找到答案”。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强调:“社民党将会更新而获得力量,组织上、人员上和内容上均是如此。”

纳勒斯在4月22日举行的党代会上并宣布了社民党的未来目标,那就是抑制数字资本主义,并让大型互联网公司缴纳更多的税金。此外,她还允诺对有争议的“哈茨四号”失业救济金改革展开公开辩论。

当然,由于这次组阁协议中有关欧洲的章节是由舒尔茨负责起草的, 因而这份政治遗产对纳勒斯和肖尔茨的约束力并不大。从目前来看,两人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anuel Macron)所提出的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等建议都不感兴趣。《柏林晨报》甚至发表评论称:“社民党放弃欧洲了”。虽然言重了些,但却点出了纳勒斯和肖尔茨在欧洲问题上所持态度的实质。绿党主席安娜莱娜·贝克博克(Annalena Baerbock)甚至声称:“显然, 舒尔茨作为大联合政府中最后一位欧洲人已经离去。”社民党在欧洲问题上所持态度的转变令人感到遗憾。

集社民党主席和该党议会党团主席两职于一身的纳勒斯现在必须为自己的党创造一个执政前景。或许在今后的某一个时候,由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组成的“红红绿联盟”将会给社民党提供一个推出联邦总理的机会。

颇为引人注目的是,新届大联合政府成立后仅数周,在执政党之间就已产生了隔阂。纳勒斯指名批评了内阁中联盟党阁员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和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她向媒体表示:“卫生部长施博恩在自以为聪明机灵的访谈中把德国国内状况讲得一塌糊涂。但此前,他应该操心一下他本身的工作。此外,这里还要顺便提一下,13年以来内政部一直是由联盟党掌管的。”言下之意,施博恩自己所在的联盟党本身要对此负责。

从目前来看,虽然社民党人、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肖尔茨有意成为2021年社民党总理候选人,但作为党主席的纳勒斯则有首选权。当然,迄今为止德国民众对这位社民党新党首仍抱有怀疑态度。4月23日公布的RTL/n-tv 电视台“趋势晴雨表”民调数据显示,眼下只有13%的德国人在直选时会选举纳勒斯担任联邦总理。民调机构福尔萨负责人曼弗雷德·戈尔纳(Manfred Güllner)认为,“安德里娅·纳勒斯至今还没有赢得大多数公民的好感。”因而,对于纳勒斯来讲,攀登总理宝座的路途还十分崎岖。

作为政治女强人的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 Nahles),婚姻也破裂了。她2年前与艺术史专家的丈夫Marcus Frings 离婚了。他们有一个5岁的女儿Ella Maria。这是当年的旧照

 

但据此间媒体报道,在当年的高级中学毕业生年检里,纳勒斯就曾把“家庭主妇或联邦女总理”称作是自己未来的职业愿望。中国古语说:“有志者事竟成。”或许在下一届或者再下一届德国大选中,在与默克尔继承者争夺联邦总理一职时,社民党155年历史上首位女主席还真能圆自己少时的当总理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