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另类德国人:除了猪博物馆 德国还有个腊肠犬博物馆

0
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邮政曾向党派出售客户信息
据德国《周日图片报》的最新报道,德国邮政公司(Deutsche Post)这一曾经的国有企业通过其子公司“Deutsche Post Direkt GmbH”从2005年开始就从事向党派出售选战用信息的业务。在2017年的联邦大选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CDU)以及德国自民党(FDP)都曾各自向德意志邮政支付过5位数的信息分析费。相关信息分析的精度可以准确到德国的每个街区。

这两个党派都向《周日图片报》确认了相关合同。该报援引可信的文件报道称,分析所用的数据虽然已经被匿名化,可是通过大量的个体信息以及其组合排列的方法可以计算出德国6户以上居民楼的“党派倾向性”。

报道称,德国邮政在公司内部的一份宣传材料中表示:“可以为选区内的每一处民房计算出每个党的得票机会值”。该机会值的体现方式为1至100之间的一个数字。据称,相关数据囊括了德国2000处民房3400万户家庭的“超过11亿条个体信息”。

这些信息包括居民的购买力、银行信息、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居住状况、家庭结构、居住环境以及私家车信息。《图片报》报道称,除此以外,德国邮政表示还会从包括联邦交通局或土地注册局在内的政府机关购买统计信息。

德国左翼党的网络问题专家多姆沙伊特-伯格(Anke Domscheit-Berg)表示,这种情况是“无法容忍”的。她表示,如果没有用户的明确同意,就必须禁止转交这类私人信息。汉堡负责数据保护的专员卡斯帕尔(Johannes Caspar)称,有关脸书和英国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曝光后,通过“线上或线下领域的微定位来为选战广告服务”的做法必须重新得以评估。他表示,宪法虽然赋予了党派参与民众政治意见形成的任务,但这肯定不意味着可以用不透明的手段来“操纵选民意志”。

针对在德国选战期间出卖客户信息的指控,德意志邮政公司予以反驳。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在上述消息曝光后表示,其子公司“Deutsche Post Direkt GmbH”完全是在“严格遵守联邦数据信息保护法的前提下处理相关个人信息”。他补充说,这家子公司的业务归德国数据保护部门监督,“多年来都会接受经常性的检查”。(德国之声)

球首家——德国腊肠犬博物馆
德国南部城市帕绍(Passau)建成全德国、也是全世界首家“腊肠犬博物馆”,这里有近2000件展品,都是以腊肠犬为主题的工艺品,有的是地摊货,也有的价值连城,纯金打造的狗狗工艺品。

短腿、长身的腊肠犬(英文:Dachshund)源于德国,却因英文发音被称为达克斯猎犬,不过德国人通常叫它Dackel, 猎人称其为Teckel。这一原产德国的品种如今遍及全球各地。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吉祥物就是一只腊肠犬,名叫瓦尔第。时任西德奥委会主席的威利·道莫(Willi Daume)养腊肠犬,也极力争取让腊肠犬成为吉祥物标志。因为腊肠犬嗅猎、追踪、耐寒等方面都被认作技能超强,且有锲而不舍的精神。

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也是帕绍所在的州,曾经特别流行养腊肠犬。那时候在大小城市街头,随处可见身着巴伐利亚传统服饰皮裤,手牵腊肠犬的养狗人。现在腊肠犬虽然不再是巴伐利亚养狗人的首选,不过腊肠犬和巴伐利亚的亲密接触仍是帕绍博物馆的展览主题之一。

德国帕绍的腊肠犬博物馆开馆迎客后,当地的餐饮业也意识到腊肠犬可能带来的商业利益。比如面包房里出现了以腊肠犬为造型的糕点,甚至还有仿制腊肠犬造型的比萨饼。会不会日后还有腊肠犬啤酒?

几乎在全球所有地方都有养腊肠犬的人,也有不少地方定期举行狗狗秀,让狗狗和养狗的人一展风采。帕绍的腊肠犬博物馆里展出大量来自全世界的狗狗秀的摄影作品。

帕绍腊肠犬博物馆创办人是Seppi Küblbeck和Oliver Storz。两位在当地是有名的爱狗人士。他们原本是鲜花行业的成功商人,现在通过博物馆想让更多人了解腊肠犬。他们的爱犬Seppi和Moni自然也是博物馆的“核心团队成员”。在博物馆开馆之前,有人批评说,专门给腊肠犬办个博物馆,根本是和文化无关的荒唐之举。对这种批评声音,他们一笑了之。(德国之声)

德国联邦议会主席警告:移民助长了反犹主义
德国联邦议会主席朔伊布勒警告说,移民使反犹太主义在德国得到滋长。日前,柏林一所小学一位犹太女学生受到穆斯林同学的辱骂和威胁,在德国引发了愤怒和忧虑。

据德国《世界报》报道,基民盟籍联邦议会主席朔伊布勒警告说,移民使反犹太主义在德国得到滋长。反犹太主义虽然“不专门是穆斯林的问题”, 但“通过移民和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煽动的对以色列的仇恨,反犹势力在滋长。”穆斯林极端份子在欧洲散布对犹太人的仇恨,这令人越来越担忧。德国和法国都受到影响。由此可见,“对自由社会来说,要在社会快速转变和移民巨大的情况下,实现已经取得的成就如宽容和宗教自由,是何等的艰难。”

就柏林一位二年级女生受到穆斯林同学辱骂和威胁一事,外长马斯表示:此事件“令人羞愧和无法接受。”

媒体报道说,反犹事件不光在小学有,在中学也有。据柏林警方统计,2017年,柏林发生了288起有反犹背景的事件,是2013年的两倍。

专家们指出,光对穆斯林学生进行启蒙教育还不够,还必须劝诫这些学生的家长。如何做到这一点,德国正在讨论中。

据柏林《每日镜报》报道,德国的犹太人教堂和机构大都有警察站岗守卫。尽管如此,这些教堂和机构还是不时会受到攻击。在左翼党的询问下,德国内政部透露说,德国去年发生了27起对犹太人教堂的攻击。除此之外,玷污犹太人墓地的事件也有20起。警方估测,大部分事件的背后有反犹背景。(丹兰)

德国难民子女融入难 将影响和改变教育体制
德国媒体报道,自2015年以来,德国的幼儿园及中小学共接收了数十万难民儿童和青少年。学生们拥有不同的语言、民族、风俗、地域和文化背景,在逃难的路上,经受过各种磨难,甚至留下心理阴影。教授这些孩子们的难点在于,每个孩子都不一样,他们的水平参差不齐,有些根本不识字,有些则接受过很好的教育。有的会英语,有的会德语,有的都不会。教师们急需为他们找到合适的德语课本,强化语言课。但是,学校已经人满为患,老师必须身兼教授各个专业、各个年级的课程,额外工作不堪重负。

德国融合与难民基金会的专家委员会推出了一份调研报告,作者莫里斯·朗格(Simon Morris-Lange)表示,中学里的师资在难民学生到来前就已忙得焦头烂额,他们根本没有精力和时间对难民孩子做有针对性的个别辅导。

参与了这一调研项目的马提西亚克(Ulf Matysiak)对德国之声说,“我们无法肯定难民学生在我们的教育制度下不被淘汰。”

教育与科学工会的霍克(Norbert Hocke)认为,难民将会持久性地改变德国的教育体制。

中学教材出版社已为难民儿童的到来做了很大的调整,也整理出版了一系列专门教材。可奈森出版社(Cornelsen)的霍洛(Klaus Holloch)说,他们希望教师做好迎接难民孩子的准备,“有关的大部分教材都是从游戏入手。”但不是每个人都青睐游戏,尤其是年长些的男孩子,如果教材编写得太孩子气,他们会立刻产生厌倦心理。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少德语作为外语专业的师资力量,只有少数学校能够开设德语培训课。人力资源同样需要更多的财政支持,学校、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争论由谁来支付哪部分费用。

莫里斯·朗格表示,德国已经是一个移民社会。在这一背景下,怎样让学校更加适应这一环境,他说:“前面的路还很长。”(周扬)

默克尔有”恐俄症”?原来与她幼时自行车被偷有关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曾在克格勃工作的俄罗斯铁路公司前总经理弗拉基米尔·亚库宁,近日在一本回忆录中为默克尔的“恐俄症”进行了一种非常规的解释。他表示,默克尔出生在东德,讲得一口流利的俄语,但她与俄罗斯方面进行会谈一般都会通过译员交流,而不愿意使用俄语。亚库宁怀疑这位德国总理是患有某种“恐俄症”,而最终,默克尔本人向他揭晓了答案。

亚库宁称,他曾有幸在柏林与默克尔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并谈到了此事。“(默克尔)在接待室门口欢迎我,并开始跟我讲俄语。她说,‘亚库宁先生,您是对的,我真的很害怕说俄语。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一名苏联士兵偷走了我的自行车。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种感觉,可以说是反感俄罗斯人。’”亚库宁在自己的书中引用默克尔的话写道。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亚库宁也是做出了迅速而又绅士的反应。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立即回答,‘默克尔女士,拐角处就有一家大型百货商店。我立刻就想到,如果这能够治愈您的创伤,我会跑到商店里去把所有的自行车都买下来。但是我不确信这样做能否奏效’。”

虽然由于年幼时的糟糕经历导致默克尔对俄语以及俄罗斯人产生了反感,但她与俄总统普京的私交似乎还是不错的。普京曾表示“安格拉(默克尔)不时会送我几瓶德国产的拉德贝格啤酒”,而默克尔也证实有时候会从对方那里收到非常棒的俄罗斯熏鱼。此外,两人交流也没有语言障碍。普京曾在东德工作,学会了德语,而默克尔的俄语也十分流利。(海外网 张霓)

德国内政部:德国将剥夺极端分子护照
据外媒报道,德国联邦内政部国务秘书斯特凡·迈尔表示,德国将剥夺极端分子的护照。

据报道,内政部希望在极端分子有其他国籍的情况下,剥夺他们的德国国籍。据迈尔表示,这是一个“首要目标”,并预计法案将在“新政府工作第一年”实施。

此外,德国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有意扩大“安全国家”清单,以便更加快捷地处理来自这些国家的移民庇护申请,清单中包括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

泽霍费尔以前是巴伐利亚州州长,这是大部分中东移民们第一个抵达的德国地区。泽霍费尔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是严格的。

德国媒体说德法将合作研发新型战斗机
德国媒体证实,德国与法国将推动研发一款“未来战斗机”。

德国《航空讯息》网站报道说,在本月25日至29日举行的柏林航展期间,法国打算与德国签署文件,包含两国对这款战机的共同需求。多家军工企业将按其标准,拟定技术细节与方案,最后商定合作协议。

按照设想,这款战机将在2030年至2040年间服役,替代现役“阵风”与“台风”战机。按断代划分,这款战机应属第六代。战机设计将基于两国共同搭建的“未来空中作战系统”,具备更佳的隐身性能、更远的作战半径、高存活性等特点。

按照空中客车防务与航天公司的概念图,这一战机是配备双引擎、采用双垂直尾翼的双座战机,具有较高的武器系统兼容性和较大改装空间。

关于这一未来战机项目的设想,德法两国政府在2017年夏季就已达成合作意向。项目旨在加强德法合作,先由两国牵头,而后向欧洲其他国家开放,将共同提高欧洲本土防务水平。

由于欧洲国家不同军工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的竞争关系,这一战机项目被视作欧洲多国军工企业大项目合作能力的一个体现。

法国《论坛报》援引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的话报道,现阶段重点是以战机项目夯实法德两国合作基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