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杂记】升官不发财?德国市长收入都比财政部长高!

0
3

原标题:晒晒汉堡新老市长的收入

作者:张丽

 

汉堡市长Olaf Scholz先生已走马上任德国联邦财政部长兼副总理。3月14号汉堡晚报头版刊登文章“Olaf Scholz verdient als Finanzminister weniger als bisher”, (汉堡市长当财政部长挣钱比现在少)升官没有发财,挣得钱确比当市长还少些。文章中还做了详细对比,德国普通人的收入是隐私,市长的收入倒可以大鸣大放地拿出来晒。汉堡市长的收入是每月基本工资15.993欧元,另外还有每月639欧元的津贴,这津贴的德文名字是“Aufwandspauschale”。算下来Scholz先生当市长每年能挣大约199.600欧元。而作为财政部长,每月的工资15.156欧元就比当市长低,部长的津贴是一年3681欧元,比市长津贴少一半。加一起每年收入约185.600 欧元。Scholz先生当部长比当市长每年少挣1.4万欧元。年轻人跳槽都是越挣越多,由此可见Scholz先生当部长不是为赚钱的。

两位市长:左边是新市长Peter Tschentscher,右边是老市长Scholz先生

汉堡的新市长Peter Tschentscher 先生也是社民党(SPD)籍,和前任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从2011年就是汉堡市的财政局局长,基本工资和市长是一样的,只是津贴比市长少。他当市长后每月能多挣350欧元。

关注并帮助无家可归人员

3月24日星期六是汉堡的“Wohlfühlmorgen”,就是给贫困的人和无家可归的人员提供各项免费服务,我给起个中文名就叫“学雷锋日”吧。从10点到13点在汉堡的Sankt-Ansgar -Schule 学校(距S-Bahn Landwehr很近),许多志愿者来服务,其中包括理发,提供浴室洗澡,并免费发给新的换洗内衣裤,剪指甲,修脚甚至还有按摩,发放食品和生活用品,不少企业赞助。还有医生和兽医免费给人和宠物看病。详见www.wohlfuehlmorgen-hamburg.de。汉堡有大约有4000个无家可归的人,这些人如果不看报纸也无从知道有这“学雷锋活动”,只有 350人来此接受了各种服务,人数不足十分之一。

学雷锋日

私立学校越来越多

汉堡几乎每十个孩子中就有一个上私立学校。在全德国范围从1992/93年到 2015/16年,私立学校的比例从4.8%上升到9.0%。而汉堡在同时期只是从8.3% 增到 10.7%,增长速度并不快。前东德地区普遍增长很快,比如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Mecklenburg-Vorpommern)同时期私立学校的比例是从0.3%增长到11.2%。今年该州的社民党(SPD)主席、女政治家Manuela Schwesig把自己的儿子送到私立学校,引起很大震动。连左翼的社民党领导人都不相信公立学校,人们担心德国以后也会像美国一样,公立学校质量越来越差,孩子们不得不上私立学校,加重有孩子家庭的经济负担,而贫困家庭的孩子更无出头之日了,导致阶层更加固化。

汉堡有107.250个家庭靠社会救济,也就是Hartz IV生活,其中有51.754 孩子。虽然德国公立学校免学费,而且书费也免,原则上不存在上不起学的问题,可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普遍受教育程度还是差得多。

私立学校越来越多

汉堡入室盗窃案件明显下降

汉堡入室盗窃案件2015年发生9006起,而2017年只发生5769起,减少了3237起,也就是说降低了35.7%。可是在一些贫困地区盗窃案件并没有下降。在富裕地区占地面积较大的独家别墅偷盗者采用从房顶进入的新方式。汉堡只有一个区从没有发生过盗窃案,那就是汉堡孤悬海外的袖珍宝岛纽维克岛(Neuwerk Insel)。一到冬天没有了游客,这个小岛上的常住居民不到40个,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汉堡将修建自行车高速公路

在丹麦的歌本哈根早就有了自行车高速路,汉堡也将修一条 5 公里长的自行车高速路。Altona 区议会(Bezirksversammlung)已经讨论通过。从有一万居民的Osdorfer Born地区开始,经过有2300名员工的德国电子同步加速器研究所(DESY)及有3000居民的新建居民区Bahrenfeld-Nord 到终点 Diebsteich,也就是未来的新长途火车站,其每天客流量为 2万2千人,取代现在的Altona长途火车站。这个新车站的设计既简约又节约,被汉堡人吐槽为“狗窝火车站”。

自行车高速路

汉堡最小的酒店将开张

汉堡最小、最浪漫、最豪华的酒店建在一座历史悠久名叫“Greif” 的浮动起重机上,该起重机始是1947年制造的,为汉堡港工作了大约60年,于2009年退役。本来是要报废的,汉堡海事基金会把这台浮动式老起重机抢救下来,该起重机自2013年起位于Sandtorkai的老港口。和汉堡的教堂船、剧场船、医疗船,关税船、消防船一起作为汉堡海事历史的见证。

出生于汉堡的Tim Wittenbecher和Marc Nagel 先生有着深厚的海事情怀。他们已经将位于北海的Dagebühl和位于波罗的海的Usedom两座灯塔Scharmützelsee的一座水塔成功地改造成了微型酒店。

最小的酒店

教堂船

 

他们投资50万欧元,把“Greif” 浮动起重机改造成微型酒店,各种审批文件就很麻烦,“Greif”目前正在Finkenwerder的Behrens造船厂进行改造。这个微型酒店只能住两个人,有卧室、卫生间、酒吧,每天早上有附近合作的酒店送早餐过来。客人在此零距离体验海港。当门锁上时,一对客人完全沉醉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既有点冒险的刺激,又有极好的视野,大玻璃窗正对着新音乐厅。4月15日,将迎来第一对客人。这特殊的酒店可真不便宜,周末每夜450 欧元,平时350 欧元,未来两个月几乎都已经预订出去了。

最小的酒店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