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豫园关门歇业 水土不服 从万众瞩目到门可罗雀

0
4

德国华商报讯:

曲廊悠长,水清如镜,气势如虹,古色古香,汉堡豫园曾承载着当地华人太多的理想和期待。如今却已破败不堪,无人问津,到底是什么让这个耗费1亿欧元宏伟建筑变成今天的模样?着实令人唏嘘。

有德国媒体爆料,位于汉堡Feldbrunnenstraße 的豫园已经停业,并挂上了“禁止入内”的牌子。院内杂草丛生,空无一人,与10年前建成时完全两个样。难道园子的主人已经决定放弃经营了吗?

曾经的汉堡豫园

上海豫园旅游市场公司的业主代表澄清说,经过10年的时间,豫园现在急需翻新和修复。汉堡孔子学院院长康易清(Dr.Carsten Krause)表示,从业主那里得知,翻修工作完成后豫园会再次向公众开放。孔子学院在豫园开业期间经常在这里举行各类中华文化活动,并承租了四年豫园茶馆。

此外,豫园的茶馆内还会举行各类演讲,中文课程和一系列文化节。Krause 还表示,豫园已成为中德之间交流的平台,保证两国的文化密切往来。孔子学院经常举办的中德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也给茶馆带来了生机与活力。

豫园公司在汉堡的代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海的业主对豫园的经营状况是满意的,因为豫园长期以来一直承接和举办各类当地大型文化活动和商业活动,并取得很好的效果。

如今的汉堡豫园

据了解,豫园是在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关愚谦先生的牵线搭桥下,以及中德两国友人和上海市政府的努力下建成的。占地3500平方米,总投资近1000万欧元,相当于1亿元人民币。鉴于汉堡市与上海市之间30年的友好伙伴城市关系,汉堡政府承诺,上海可免费使用地皮30年。

据热心读者向德国华商报记者描述,豫园之前的经营似乎并不乐观,建筑外观早已破败不堪,柱子和大门的油漆脱落,斑驳;豫园的茶馆被上海商人承包,多年来,经营状况也不受好评,不仅冬天不开暖气,中国服务员的态度也不是很好,网上顾客恶评如潮。

有关豫园近10年的发展,关愚谦先生也于2014年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表达观点,详情请看下方延伸阅读。

不知道,重新翻修的豫园会不会再次重焕光彩,让我们共同期待。

 

延伸阅读:来源于德国华商报

汉堡豫园茶楼咏叹调

关愚谦

汉堡真美,她是个海港,夹在东海北海之间,海阔天空,绿树成荫,没有摩天大厦的压境,却有阿尔斯特湖的恬静,空气特别新鲜吸到肺里甜滋滋的。汉堡港与中国的贸易额是国际上的佼佼者,也是华人喜欢聚居的城市。随着中国经济蒸蒸日上,汉堡大部分市民对中国华人又很友好,在我大学退休后真想集中精力为中德文化交流上做点事。

汉堡茶园的诞生经过

2003年秋天,在偶然的机会几个与文化有关的来自汉堡的中德友人在上海寒舍聚会,偶尔聊起汉堡上海是个姐妹城市,如何能在汉堡找个据点建立一个中国文化娱乐中心,岂不太理想了!我介绍了加拿大卡尔格里城CALGARY霍英东投资兴建的中华文化中心。当天,在场的汉堡民俗博物馆馆长科普柯先生忽然表示,在离阿尔斯特湖不远的汉堡大学区附近、民俗博物馆后面,有一块很大的网球场地,很少人问津,属汉堡市政府所有,如果能把这块地拿下来岂不太理想了。大家都认为这是好主意。

汉堡豫园是德国最大的中国式庭院

回到汉堡,在科普柯馆长的努力干旋和我们的支持下,终于说服了当时对中国特别友好的的汉堡市长封•博爱斯特先生。他于2004年秋率领汉堡访华代表团访问上海,把我也带上成为代表团成员之一,向上海市长韩正提出这一建议。没想到韩正市长当即表态支持,最后双方达成共识:汉堡出地上海出资,把汉堡民俗博物馆后面的网球场仿制上海的城隍庙九曲桥和湖心亭茶楼样式,改建成一个中国文化中心。上海市政府愿投资两百万欧元,一切由上海方面来经营。这片3500平方米的土地将由汉堡市政府免费提供给上海使用三十年。

韩正市长亲自过问

为此,我还陪同博爱斯特市长参观上海城隍庙,看后他非常兴奋地表示,如果这样的中国江南式茶楼出现在汉堡,不知会吸引多少汉堡人来,你们华人也有聚会场所了。接着上海市政府派代表团来德和汉堡文化部商讨具体计划,但是,他们回国后却打退堂鼓了,因为二百万欧元的经费远远不够。听到此消息我几乎晕了过去,当即写了一封信给上海市长韩正,述英法殖民主义者占领上海时投资造了外滩,一百年后的今天仍是上海一个重要景点。现在汉堡市免费提供这么好的一块场地给我们上海建立一个中国文化中心,我们竟然放弃,未免太可惜了。韩正市长才知道此事,当即批示,请“上海豫园”考虑接受这一任务。

上海豫园领导认为这是向国外扩大影响的好事,决定投资八百万欧元,当时相当于1100美元,争取以最短的时间在汉堡建设一个汉堡豫园茶楼。这可是大手笔,汉堡各界听到此消息皆大欢喜。负责该项目的豫园经理和总设计师还请我到上海,和他们一起讨论设计蓝图,本来他们设计主建筑只有一层,我觉得房屋太少,建议他们把一层改建成两层,二楼是文化活动和办公场所,一楼餐饮。真没想到他们愉快地采纳了。

汉堡华人欢欣鼓舞

这消息在汉堡华人中传开了。当时在任的中国驻汉堡总领事马晋生先生和我们一些汉堡华人在中国餐馆SUSY WONG兴奋地探讨,该中心建成后如何在那里设立一个汉堡中华文化俱乐部。我做梦似地谈到,在那里有那么大场地,有那么多房间,可以大展宏图,组织各种文化讲座聚会联欢,开办琴棋书画语言班,设立中文图书馆,学中文学太极,把学音乐的组织小乐队、合唱团,把华人德人凝聚在一起。我们汉堡华人就缺这么一个聚会场所。当晚大家谈得非常兴奋,准备为传播中华文化大展宏图。该新建场地离我家咫尺之遥,走路才几分钟,我几乎每周两三次观光该地,亲眼见它一石一瓦大兴土木。当一个曲桥流水的江南庭院矗立在汉堡的文化中心地段,和民俗博物馆连成一片,我之兴奋笔墨难以形容。

2006年10月在汉堡举行盛大的《中国月》,其中一个节目就是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德国大小媒体宣布汉堡豫园茶楼即将在汉堡建成。我们一些积极华人和中国留学生兴高采烈地在议会大楼组织大型歌舞表演、在阿尔斯特外湖上组织一场有二十万人参加的中国灯火晚会,连斯堪的纳维亚几个国家的人也都来了。烟花由上海免费提供,义乌市则捐赠了一万个灯楼,点缀了汉堡整个市中心大街小巷和湖畔。中国!中国!我们一些华人和德人各界的理想主义者,在当年就成立了德中文化交流协会,举杯预祝汉堡茶楼的尽快建成,真希望她成为一个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一个华人聚会的中心。

令人失望的发展

2008年初秋,汉堡豫园茶楼终于建成了,汉堡各界政治经济、文化名流和上海的政府代表团也都专程赶来参加开幕式,汉堡州长封·博爱斯特在开幕式上高度评价汉堡豫园,认为这是德中之间、汉堡和上海之间有成效地开展经济和文化交流的一个典范。

2010年11月,夜晚的豫园

 任何人都知道,在万里之外的异地他乡开办这么一个介绍中国文化的园地是极为不易的。起初汉堡华人精英都全力以赴想帮助豫园出谋划策,希望她办得兴旺。但笔者逐渐发现,这样一个文化中心完全不适宜一个从国内来的商业企业经营。进行文化交流不是一吹就能起来的,它要有一个较长期的磨合过程。它要有听众和观众。上海豫园是个上市单位,关心的当然是企业盈利,要向股民负责至少不能亏本。这样一来派来的老总只能把精力全部投在餐馆经营上。但是在国外开饭店谈何容易,一个人生地不熟又不能说外文的老总再有多大能力也使不出来。外加上面不断的压力,最后的结果是茶楼蜕变成为一个普通的中国餐馆,这又怎能和其他老中国餐馆竞争。

汉堡豫园每况愈下,一个刚兴旺不到两年的“上海象征”就好像卸了气的皮球再也打不起精神来。顾客越来越少日不敷出,说来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刚刚建成不到三年的建筑物,由于赶建粗制滥造,房顶瓦片脱落,内墙管道漏水,墙壁发霉渗透,地室不堪入目。 最后只得宣布紧急维修,关门大吉。

矫枉过正的演变

上海豫园公司的新领导决心招标,让汉堡当地的人来接管。他们在听取了多方的意见后,决定撤销豫园餐饮部,把整个豫园的行政管理权免费五年,交给汉堡大学下属的汉堡孔子学院,中国汉办则从经济上支持,组织各种文化活动是孔子学院的事,茶楼的租赁和管理由汉堡大学行政部们负责。 孔子学院办得井井有条,组织了不少文化活动,但是人力毕竟有限。国务院汉办出资的原则只是面向德人,华人的文化活动不是汉办的管辖范围,孔子学院当然也不能过问。这么一来,这个以往红灯绿酒的汉堡茶楼变成了一个学府。学中文,组织讲座,一年搞两三次联欢,也就是说当我们欧洲华人学会和德中文化交流协会要办一些文化活动,都必须向汉堡大学行政部门申请支付租金,这与孔院无关。

于是,两年前还有红灯笼,晚上餐厅还有些人气,现在是黑黢黢死寂一片。根据我们的经验,许多文化活动西方人和华人都是一起参加才显得格外热闹。例如我们协会曾经组织过琴棋书画表演和比赛,大部分都是华人带着德国朋友一起来参加。过去的茶楼也曾经邀请过国内专家用中文来做专题报告,大部分是华人参加。也有德国学中国学的大学生来听,现在活动只能面对西方人,来的华人寥寥无几。当我向有关方面打听提出意见,认为这么一个大好场地冷冷清清,岂不可惜。我们汉堡华人是多么需要这么一个聚会之所。得到的回答是,难啊!华人的事应由侨办负责与汉办无关。原来这是井水不犯河水啊。我于是找到上海豫园的老朋友诉苦,他苦笑地说,“你们不是一直嚷没有文化活动吗?现在有了,你还要什么!”

让她早日放出光芒吧!

 仁慈的上帝啊!菩萨保佑啊!让我们的茶园发出她的光芒吧!真没想到,国内的业务分工搬到国外来了,我们的幻想又成为泡影了。一个如此大的有3500平方米的茶楼,到了夜晚应该是最热闹的地方,现在黑暗得令我恐怖,国内投资了近一千万欧元,相当于一亿人民币,到现在来参加活动的就是孔子学院的那几百个积极分子。但是这怎能怪他们呢!这里是大学学院不是俱乐部或会所。何况人力物力、财力,如果我是他们也只得如此。

怪谁呢!怪我们这些“掘井人”,反成为罪魁祸首乱出主意。天啊!一亿人民币!等到有一天也许她会感动上帝,派两个大力士把这个漂亮豪华壮观、古色古香的庭院改为一个综合性的文化娱乐中心。不过,三十年的期限弹指一瞬间,现在已经十年过去了!上帝啊!让她早日放出光芒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