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德国在战火中能否全身而退?

0
1

原标题:欧美会不会爆发贸易战?

作者:袁杰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对进口钢铝制品征收重税后, 欧美贸易战迫在眉睫。特朗普这一举措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逼迫北约欧洲成员国,特别是德国,将防卫开支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一旦他的这一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则这场贸易战恐难避免。

特朗普提高关税

2018年3月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关于钢铁和铝进口的第232公告,宣布将对钢铁进口征收25%的关税,对铝进口征收10%的关税。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举惊动全世界。

2018年3月8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关于钢铁和铝进口的第232条公告

 

此前,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突然宣布辞职。原因是: 这位57岁的前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已在与主张经济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的争斗中败下阵来。信奉自由贸易的科恩以及国会内大部分共和党人士都对贸易战深感担忧。

而特朗普之所以会在此时提高钢铝制品的进口关税,不惜在世界范围内挑起贸易战,从内政来看,是因为今年11月初美国国会将要举行中期选举,对于这场仅次于总统大选的重要选举特朗普不敢掉以轻心。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来赢得这场选举的胜利。从目前来看,最受特朗普上述举措鼓舞的正是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会员们。而这些人至今为止大多是民主党的选民。通过提高钢铝制品的进口关税,这位共和党籍的美国总统就有可能赢得这部分选民的支持。这样,特朗普就打响了一场今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前哨战。

在加里·科恩辞职后,在特朗普的周围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位美国总统实施提高关税的计划了。在此期间,特朗普还特别加强了对欧洲的攻击,并威胁道,一旦欧盟采取报复关税措施,美国将会给予回击:“我们将会对其汽车课以25%的税率─请相信我,欧洲人随即就不会长时间这样做了。”

贸易战没有赢家

欧盟委员会现正千方百计避免欧美之间贸易争执升级。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öm)指出,贸易战没有赢家。3月10日,马姆斯特罗姆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布鲁塞尔会了面。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只是把加拿大和墨西哥作为例外情况来处理。马姆斯特罗姆强烈要求作为紧密的安全和贸易伙伴的欧盟也必须享受例外待遇。但欧美双方依然意见不一。会谈后,这位欧盟贸易专员声称进行了坦率和诚挚的讨论。在外交语言中,这往往意味着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öm)

 

美国是欧盟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根据欧盟委员会的统计,双方贸易额占了世界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左右。2016年,欧盟出口至美国的商品价值约为3620亿欧元, 而从美国进口商品的价值则近2468亿欧元。当然,这里还要加上可观的服务业出口额及企业直接投资。欧盟和美国这两个贸易伙伴之间现今的关税相对来说已经很低了。按照世贸组织的统计,美国2016年对所有进口商品平均征收3.5%的关税,而欧盟的该关税则为5.2%。

在特朗普这次提高钢铝制品的关税后,柏林和布鲁塞尔究竟是应该采取强硬手段来对付美国贸易伙伴,还是吞下苦果,作出让步? 对这一问题作出答复决非易事,但意义却十分重大。正如《明镜》周刊所指出的那样, “世界经济的命运以及许多德国企业的未来将取决于这一答复”。

慕尼黑大学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对外经济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伯迈尔(Gabriel Felbermayr )声称,德国四分之一的工作位置依赖于出口。在汽车、机械、电子技术、制药和精密仪器这五个引领行业中,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三输往美国。这位经济学家表示:“一旦美国闭关自守,这将会威胁到德国的运行模式”。“这样,整体将会发生动摇。”因而,他主张要显示出某种强硬姿态。这位Ifo专家还认为,一旦特朗普赢得这次钢铝关税战争的话,他还会在其他领域再作尝试。“人们必须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人们不会容忍一切。”这是因为:“否则可能有更多东西将会来临。”

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塞尔·弗拉切尔(Marcel Fratzscher)也要求欧盟作出迅速和强硬的反应。他声称:“如果欧盟不这样做的话,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免费推行其对抗路线。”

不仅上述一些经济学家主张采取反制措施,而且也有工商界头面人物持类似立场。德国工商大会负责外贸的副总干事福尔克尔·特赖尔(Volker Treier)就支持欧盟委员会对美采取强硬态度。他认为,过去在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 打交道时欧盟当局就积累了很好的经验。“欧盟现在已经更新了那时曾起过作用的商品一览表,从而表明我们也是认真对待的。” 特赖尔并指出:“我们正处于备战阶段,但幸运的是我们还未置身于贸易战之中。”

但柏林洪堡大学的经济学家迈克尔·博达(Michael Burda)则持相反意见。他表示:“我向欧盟提议采用一种和解的语调来进行交涉。”博达是美国人,1959年生于新奥尔良,在哈佛大学取得的博士学位。他认为,“以牙还牙”(Tit for Tat)的政策可能会使紧张局势逐步升级。这位经济学家警告道:“然后我们将会陷入贸易保护主义之中而不能自拔。”

当然,在历史上美国也曾为自己挑起的贸易战吞下苦果, 得不偿失。这里可以举出三个例子:

其一是1930年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该法案将20000余种商品的美国进口关税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直至60%。这份保护主义法案的目的是要保护美国商品特别是农产品在国内市场免受外国商品竞争。1930年5月,1028名经济学家曾签署过一项请愿书抵制该法案。但当时美国经济民族主义倾向十分强烈,因而该关税法仍于1930年6月17日经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签署后成为法律。但其结果是灾难性的。许多国家采取报复措施,提高了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关税, 从而使美国的对外贸易遭受重创: 在1929年至1933年间, 进口额从44亿美元降至15亿美元, 降幅达66%; 出口额从54亿美元降至21亿美元,降幅达61%。

其二是美国从2002年3月起对钢铁征收8%至30%的进口关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采取这一措施后随即遭致外国政府的报复。由于这场贸易战的爆发对美国是远远得不偿失,因而开征20个月后,这位美国总统就取消了这项关税。

其三是美国对中国轮胎加征惩罚性关税。2009年9月11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加征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第一年加征35%,第二年加征30%,第三年加征25%。虽然奥巴马此举为美国轮胎工业创造了1200个新的工作岗位,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表明,每一个新岗位耗费昂贵,竟达900,000美元。

因而,一则唐纳德·特朗普决计不是动用关税措施来保护美国工业的第一位美国总统; 二则但愿特朗普能吸取历史教训,不要挑起损人不利已的贸易战。

默克尔面临难题

此间有媒体认为, 特朗普这次对进口钢铝制品征收高关税特别是针对德国的。据报道,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这位美国总统曾把德国作为反面例子举了出来。他表示,在北约成员国中,德国的防卫支出实在太少了。特朗普间接地指责柏林“多年来极大地榨取了”美国。他声称,美国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2%用于北约,而德国的这一占比“只有百分之一”。这位美国总统强调指出,这是不公平的。虽然实际上德国现今的军事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略高于特朗普所讲的数字, 但还远远低于北约成员国应达到的2%这一目标值。因而,特朗普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特朗普正式把贸易问题与防卫问题联系了起来。他声称,两者“必须携手共进”。这就给德国新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特朗普发出的信息非常明确,那就是:增加军事开支,否则对钢、铝,可能还有汽车的惩罚关税将会接踵而来。

特朗普不久前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选战集会上还把进口汽车称作是一个大问题, 并表示:“我们将要对梅赛德斯-奔驰课以关税,我们要对宝马课以关税。”他并坚决要求欧盟作出让步。3月12日,特朗普宣布,他的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将与欧盟代表就“豁免高关税和排除障碍”进行磋商。这位美国总统声称,这些关税和障碍真是欧盟用来对抗美国的。特朗普并表示,对于美国制造商和农场主来说,设置这类关税和障碍是不公平的。

此前,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主管欧洲贸易政策的欧盟委员会均已声称原则上愿意与美国进行商谈。但欧盟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也明确表示, 按照欧盟的观点,欧盟几乎没有单方面让步的余地。他指出,虽然美国对欧洲汽车设置的进口关税(2.5%)低于欧盟对美国汽车所设的进口税(10%), 但与此同时也有美国征收更高关税的领域。譬如,美国对卡车和轻型货车征收25%的进口税,而欧盟对此只征14%的关税。欧盟委员会并指出,欧盟所征的进口税平均只有3%,而美国则为2.4%, 相差不是太多。

针对特朗普的指责,德国汽车工业也为自己进行了辩护。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Bernhard Mattes)向德国《商报》表示,戴姆勒(Daimler)和宝马(BMW)为美国的汽车贸易平衡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指出,宝马几乎是美国最大的汽车出口商,该企业集团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斯帕坦堡的汽车装配厂为全世界提供了交通工具。马特斯并指出,德国制造商在整个美国出口中所占的份额达“四分之一。这要比我们在美国市场所占份额高出三倍”。

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Bernhard Mattes)

2018年3月21日,默克尔在其第四届政府的第一份《政府声明》中激烈抨击了美国拟对钢铝征收惩罚重税的举措。她声称:“我们认为这种关税是违法的。”默克尔表示,当然联邦政府将会在与美国的冲突中寻求磋商,“但必要时也将会采取明确的反制措施”。

在特朗普3月8日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征收高关税后,欧盟委员会已为应对美国的惩罚性关税作了充分准备, 并拟采取下列三个步骤: 其一,向世贸组织起诉美国贸易保护措施,但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其二,对进口钢铁制品征收高关税,以保护欧盟工业;其三,对所挑选的美国工业品、农产品和消费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且该商品清单涉及面相当广,从钢铁制品、摩托快艇直至威士忌和唇膏。

但欧盟委员会现正处于德国等成员国的压力之下,这些成员国要求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战。此外,布鲁塞尔还得顾及各种集团的不同利益。譬如,钢铁行业协会要求对华盛顿的惩罚措施立即作出反应,而其他行业协会则要求慎重行事。因而,欧盟现处于十分困难和复杂的境地。

为了阻止欧美贸易战,德国新任贸易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eier)3月19日至21日专程出访美国,并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等人会了面。出行前,阿尔特迈尔在德国电视一台“来自柏林的报道”(Bericht aus Berlin)中表示:“我不要贸易战, 因为这最终将会成为民众的负担。”

但由于欧盟委员会现正计划对诸如谷歌、脸书那样的大型互联网企业集团征税,因而也将会面临与美国的争执。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日前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必须为数字化挑战找到答案,而对数字经济征税就是答案之一。”

3月23日,美国已正式启动对进口钢铝制品征收高关税。此前两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众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表示,在贸易谈判结束前,欧盟成员国可以像阿根廷和澳大利那样成为特朗普行政令中免于缴税的例外。但美国政府给予的宽限期只到5月1日为止, 因而时间十分紧迫。

据《明镜》周刊报道,在重新就调解欧美贸易争端进行磋商前,美国已向欧盟转达了为放弃所计划的对钢铝制品征收惩罚关税所提的条件,那就是: “欧盟必须保证,从盟内市场不再长时间地用船只运送比2017年更多的钢制品至美国。此外,布鲁塞尔必须采取措施来对抗来自中国的倾销钢制品以及在一系列国际贸易问题上与美国合作。在防卫政策方面, 欧洲人必须为其正在努力加强军备提供‘证据’。”

现在许多欧盟成员国都支持德国的立场,即优先考虑与美国进行谈判,而不是采取报复措施。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特朗普这次之所以会宣布对钢铝制品征收进口重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欧洲,特别是德国,提高防卫支出。一旦北约欧洲成员国,特别是德国,不能承诺将防卫支出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2%的话,则这场欧美贸易战恐怕难以避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