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微信诈骗在德国泛滥成灾 自媒体广告陷阱就在身边

0
18

危险:微信诈骗在德国泛滥成灾

打假:自媒体广告陷阱就在身边

德国华商报讯:本报接到数十起读者对微信诈骗的举报,也请举报者能提供确切的证据,我们愿意发表出来。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来,自媒体上的广告诈骗泛滥成灾,而上当受骗者也比比皆是。对德国华人中自媒体欺诈广告的打假行动,到时候了。

匿名免费的环境增长人性之恶

自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智能手机、社交软件不断地推陈出新,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大大改变,就算是出国旅游学习定居,都不会隔断与国内的联系。特别是微信的广泛使用,让生活更加便利,不但是与家人联系,摇一摇、察看周围朋友等功能,也使很多人扩大了交友圈,就连走出国门,只要有网络,就能立刻找到老乡或是同胞。

在中国和西方,通过各种网络社交平台传播“假消息”(Fakenews)已经为人周知。这种假消息能够影响政治决策和选举结果,误导舆论。所以,各国均出台了打击网络社交平台和自媒体传播假消息的对策。当然,假消息通常对个人的财务影响不大,没有切身利害关系。但是,利用微信等社交网站针对个体的诈骗,就与大家息息相关。

对于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来说,就有人很快地从微信软件里嗅到了商机,建立了各种群,“帮带”、“换汇”、“租房”、“代购”等等。这些有商业利益在内的群,在各国当地是否合法姑且不说,反正各种税是肯定不交的。而且,这种群里做广告是免费的,发广告的人很多是假名和使用假的照片与标识,完全是匿名的状态,因此没有人知道打广告的人真实姓名、地址、银行账户、电话号码等等。在一个匿名的环境里,人性中恶的一面会快速膨胀,利用一切机会行骗,而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这种匿名和免费的环境,为没有代价的诈骗,提供温床。

地处北威州的Essen市有一所私立大学,近年来深受中国留学生“青睐”,生源不断。每到大学开学前期,就有华人在学校附近转悠,找新来的留学生推销保险或者其他资讯。

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特别是留学生,在国内都还没踏上社会,更别说国外了,很可能会遇到麻烦,如果能找到同胞帮助,自然是好事,但是,就有人打着帮助同胞之名行骗,这在德国华人圈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这些年留学生越来越多,到德国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德国大学可没有那么多宿舍提供,就连跨州上大学的德国学生也是自己租房(或合租)居住。因此就有人在微信、网站、微博上,早早地向国内推出空房出租的广告,一旦有人上钩,就要求先交半年的房租当押金。面对各种信誓旦旦的保证,留学生和家长都会信以为真,乖乖交钱。在很多情况下支付是通过微信转账完成的。孩子出国有地方住,父母也就放心了。往往就是根据地址找不到房子,或是房子根本与介绍不符,勉强住上了,一旦提出搬家,还会遭到不退多余房租的威胁,要么就必须找一个垫背的来顶替等等。更为恶劣的是,学生在支付了押金后,微信被对方拉黑了,不知道收费的人是谁了,除了一个微信名称外没有其他任何资料信息。

这样的黑房东,没有人去告发?当然有,只不过德国的官司耗时长久,警察还没找到证据,黑房东就跑回国了,换个名字继续上网行骗。而且大多数学生又因语言问题、法律知识匮乏、微信交流是否能作为证据等原因,多数采取的都是息事宁人的方式,赔了钱,自己重新找房子。

帮带中的骗局不仅骗钱甚至有犯罪风险

再来说说“帮带”。因为上万公里的距离,要想寄个什么小东西、文件等回国,一般都要等上一两周的时间才能到对方手里。如果像国内似的找个快递公司,德国也有啊,不过邮寄价格就从原本的平邮7欧元变成快递数十欧元。以至于很多人就会到处托人,看是否有人刚好回国,帮忙捎带一下。微信的“帮带群”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

需要服务的,或是提供服务的,都可以在群内说明,而且日渐形成行规,捎带文件、物品都明码标价,自己看后自行联络成交。那么这里面就存在一个相互信任的问题,收了钱的到了目的地将物品如何处理,是否能安全无误地送到第三方手上。

这里是一些广告的格式:
帮带
航班时间:X月X日
出发:法兰克福/北京/

交接:邮寄或面交

带什么:非违禁物品,非带粉末和液体。易碎品请自行打包好。

费用:托运物品10欧/kg,文件8欧一份。整箱150-160欧

说明:海关如果出现罚款、扣税或没收,所有产生费用损失均由委托人/物品主人承担。

微信号: ……

求带: 德国法兰克福

航班日期:越快越好

求带物品:信件

交接方式:法兰克福

联系方式: ……

 

曾经在微信群里有过这样的纠纷,甲方(出货方)斥责乙方(带货方)贪污了包裹里的高级衣物。乙方自然是不会承认的。这种口水战也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另外还有可恶的事情,就是有人一边网上订货,一边找人帮带。群里交易达成后,没想到,订货人并未支付货款,付款方以及收货人直接留了帮带者的名字地址。帮带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赚了一点小小的费用帮忙转交了货物,结果却收到高额的货款账单。回头再找那个拖带物品的人,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两方面都拉黑了。不交货款,面临吃官司,真是哑巴吃黄连了。

最为危险的是,在这种匿名的帮带委托关系中,一些不法分子会用于走私,甚至是贩毒。而受害人一旦在海关被查扣,就是获刑甚至是死刑。而且,帮带的人并不知道委托人是谁,因此也无法找到真正的罪犯。

自从有了微信,很多留学生、家庭主妇、外嫁女都有了致富的手段,就是开微店做代购,这就需要和物流公司打交道,毕竟总是跑邮局,寄费也高,到国内海关被查被没收都是麻烦,如果能找到帮忙报关、上门可取货的物流公司,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危机也就在方便中产生,因为微信里的群友都不认识,所发的广告无法核对其真实有效性。

前不久,本报编辑收到投诉邮件,有一位名叫“Do not leave”的女士诉说自己在微信群里看到广告后,找到的物流公司,没想就遇到了麻烦。

邮件原文如下:
1、我是在德国微广播看到她发表的广告,决定揭发她是因为,她骗了以后直接把我拉黑让人感到气愤,并且我通过微广播的检举她的行为后,微广播告诉我她不做任何回复。为了以后更加多的人不被欺骗。希望广大在欧洲的人转发这篇文章;
2、这是她在微广播打广告的截图3、当初问她的时候她说是包税的。最后包裹被海关扣了,这件事我没有过多的计较。

4、去海关那里取了包裹后我懵了,这哪有9公斤,这么轻,(因为自己本身作为代购,经常发包裹,多重心里有数)我让她退2公斤的钱给我

5、包裹7公斤的证据图

6、我让她解释一下,或者把钱退给我,哈哈!最后我被无情地拉黑了!!

7、最后联系了微广播,无果!申明一下,微广播只是负责打广告的,这事情跟微广播没有关系。

8、不想更多人被这个黑心快递公司骗。

9、以下是国内代收点的地址

我们收到的邮件截图

传统媒体的广告更为可靠

这可真是跨国官司,物流公司是荷兰的,货物从德国出发,中国海关扣留。到底要找哪一方说理?

当事人受了损失,又被拉黑,微信平台不承担责任。打官司?律师费肯定要贵过邮包里的零食费用。真是精神上屡屡受创,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对于微信经营这个广告新兴产业,法律没有约束力,交易双方是自愿成交,最后要是上当受骗,只能是自认倒霉。所以说,微信微信,也就是微微相信。如果是牵涉到金额比较大的,比较重要的东西,还是要谨慎行事。对于群里发送的各类广告,在无法核实真假的情况下,也就看看算了,还是应该以正规媒体发布的资讯为准。

比如报纸杂志,毕竟这样的传统正规媒体是有据可循的。假如有人想要在报纸上发布租房或帮带或出售商品的广告,首先他需要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汇广告费到报社,而银行账户一定是以真实的个人信息注册登记的。此外,广告内容还需要发布广告者的真实姓名、电话、住址等等,所有的信息也都要保证真实、准确、有效。这些客户的信息均保存在报刊的编辑部或者广告部里,可以随时查找。这也正是传统正规媒体经久不衰和广告可信度很高的原因所在。

面对哪些天花乱坠的广告,要有清楚认知。要询问发广告者的真实姓名、地址、电话、邮箱、银行帐号等等资料。要通过正当的渠道支付款项。如果没有这些先决条件,就不能相信。

非法经营早晚要出大事

还有一类微信营销行为,尽管不是诈骗,但在德国也是非法,并且已经开始引起德国税务、卫生部分的关注。

其中之一是各地出现了很多非法的美食提供者。他们没有卫生部门批准的生产地点,而是在家里自己加工制作各种食品;他们没有符合卫生条件的出售场所,而是在公共场所交货交易;他们订货支付很多是通过微信支付人民币完成的,没有经过德国正规的商业渠道。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在德国做商业税务登记,或者根据没有在德国经商的资格,做的是“黑生意”,交易的过程逃避了交税的义务。而且,他们没有房租和税务的负担,与那里开餐馆的人相对,就是一种不公正的竞争关系。一间餐馆要缴纳很多税费房租,成本很高。对于这种不公正的非法的竞争,一些餐馆老板非常愤怒,多次向本报投诉。

还有一个是最近几年大热起来的代购群。2015年,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在接受中国之声专访时说,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被邻居举报,警察去一看,家里满地纸箱子全装的是奶粉。人家说你从事了与自己身份不符的活动,给驱逐了。当地报纸头版头条也登着,奶粉都被中国人买光了。“留学生代购”,这个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群体,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说,居住在德国北威州的春来(化名)就是一名中国留学生代购。她7年前刚到德国的时候,打过各种各样的餐馆工。目的就是为家里减轻经济上的负担。后来,她发现中国消费者对海外代购的需求越来越大。她也从一个”单打独斗”的留学生代购,发展成为手下有众多“买手”的“专业”代购。鼎盛之时,她一个月的净收入可达十几万人民币,勘比许多德国大型企业的高层领导。

根据春来在某些德国代购微信群中的观察,许多女性留学生代购无法完成学业,无法在德国通过工作渠道获取合法身份。所以有许多中国女留学生,如今在德国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位德国国籍的老公,可以在做全职妈妈的同时,继续做代购。不管她们所遇到的德国人“有多丑,多差,多恶心。”

虽然代购仍然能给春来每个月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但就像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所说,留学生做代购其实违法,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属于商业经营,和其在德国居留的学生身份不符。所以说,德国的留学生代购一直生活在一种“灰色地带”,春来也不例外。也需要每天面对生活在这种“灰色地带”的恐惧。

她规避风险的方式是:不会在家里存大量的东西。会以最快的速度发货。另外,在网上订货的时候,春来一定不会大批量订货,而是宁愿多花邮费,小批量的把货品订回家中。除此以外,和卖方建立友好关系也非常重要。春来每次“上货”时,都是以自己家里的亲戚或朋友需要为名,购买各种奢侈品。她表示,无论和店员们好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说我把这个东西卖回去。我都是说帮我家里人买。”

这种非法生意还导致了另外一个非法行为:私下换汇。代购和私自出售食品者,都他哦各国微信支付收取了大量的人民币。但是,他们在德国购货需要欧元,于是就是了地下换汇黑市交易。一方面这种通过微信联系换汇的商业行为(不是个人自己需要),是违法的,另一方面,也有很多骗子在其中诈骗。

中国侨务部门和中国驻外使领馆不断号召,海外华侨华人要遵纪守法,合法经商。中国外交部更严厉要求去掉非法华商。去年以来,在加拿大、西班牙等地,均发生了针对华人通过微信等自媒体非常经商(代购等)大搜查行动,大量的钱财货物别扣押,非常经商者被起诉。所以,德国的非法经商的华人,迟早会得到惩罚,请大家好自为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