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济以大爱之心救助在土难民,华人为抚平欧洲难民潮尽力

0
131

原标题:以大愛之心救助流亡的難民,令人讚嘆的慈濟土耳其善行

作者:郭 琛

土耳其境內有三百五十萬敘利亞難民,是全球最大難民收容國。臺灣如同世界各公益團體都在盡心盡力接濟因戰爭而逃離家鄉的難民,例如「世臺聯合基金會」(STUF United Fund) 2017年2月與「世界臺灣商會聯合總會」在土耳其南部Kilis省與土耳其紅新月會(Türk Kızılay)、時裝公會及Kilis市政府合作,共同捐贈1萬件冬衣夾克予敘利亞難民。慈濟也從2014年10月開始在土耳其進行難民援助,當時只是任務編組的救濟行動,到今日已成常規性的救濟組織,其中的規模之大、效率之高,連土耳其政府、聯合國難民署都多次派員來參觀、瞭解、學習。

雖然臺灣慈濟每月籌足鉅額善款,但面對如此眾多的敘利亞難民,即使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附近也有近百萬的難民,如果齊頭式救濟則每人每月僅能得到非常少的補助。如何把每一分善款都用在最需要的難民身上?這不僅要有慈悲,還需要有智慧建立一整套判別與管理的系統。

 

慈善服務-細膩奏效的關懷

難民申請慈濟的慈善補助時,需填一份問卷表格,除地址外,詳細填寫家中的成員資料(名字、年紀、關係),與家裡的收入。依資料初步評估後,對確實需要協助的家庭,再派遣志工依地址去做家訪,調查並填寫家訪表,簽上日期以及名字以示負責,最後由慈善關懷志工再依兩份資料做交叉比對,確定給予申請人何種協助。

土耳其慈濟對難民家庭的開銷標準:依據伊斯坦堡附近的物價水準訂出,大人每個月的基本開銷設定為200里拉(土耳其幣),小孩為150里拉,家中若有鰥、寡、孤、獨、病、殘、老,各再加100里拉,最後再加上家中租金以及水電費,就是這個家庭每個月的開銷。

從2014年底開始,土耳其慈濟志工在難民區尋找該讀書的孩子

三位慈濟志工餘自成、周如意和胡光中在土耳其探訪難民家庭

 

再依調查的收入粗算出這個家庭的差額,短缺500里拉以上為特困戶;短缺500到200里拉為第一類關懷戶;短缺200以下為第二類關懷戶;開銷與收入大約平衡則為第三類關懷戶。第一類關懷戶每月可拿到5張25里拉的購物卡,第二類關懷戶每兩個月可拿到4張25里拉的購物卡,第三類關懷戶每3個月可拿到4 張25里拉的購物卡。另外考量到冬季時(12月到3月)當地天寒地凍,再對某些特困戶再加發燃料費的補助。同時為了讓打工的失學學童能上學,對這些貧困家庭的缺額作特別補助。

每月發放都是幾千戶,而場地每次只能容納150戶,慈濟對此建立好一套系統,確保整個發放過程能正確順利,包括短訊通知、進入會場的檢驗、簽名領取過物資或購物卡,與最後數據的統計。

為了把慈善費用的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口上,同時為了做到讓絕大多數的關懷戶都口服心服,除了將基本資料完整登記外,還需要大量志工定期做實地的查訪,最後才能做正確的評估。在每次的救濟發放,難民除了歡喜領取金錢、物質外,也很享受慈濟人所安排發放時的各項活動,開始是唸頌《古蘭經》,接著介紹慈濟的人文價值觀、公民與道德教育與最後培養善能量的竹筒歲月活動。在救濟發放的過程裡,讓災民能感受到善能量的傳遞,許多關懷戶都直言在此得到了「愛」,而消除了些離鄉背井的「苦」。

 

教育服務-教授母語的國際學校

最初設定幫助學童的名額是30位,隨著三位土耳其慈濟志工的調查拜訪,名額就節節上升,到今日持續照顧著3,029個學生。原先慈濟只是借用土耳其學校,在下午來教敘利亞學童,但自2017年初後,土耳其政府改變立場而要求只能教授土耳其語。如此孩童會逐漸忘記母語,使他們很難再回得去故土,而且原本兩國的語言和文化均不同,少數加弱勢的敘利亞學童難免會遭受周遭異樣的眼光,甚至霸淩事件時有所聞。

難民兒童獲得慈濟分發的書包

 

為了使敘利亞孩童有個快樂的學習環境,幾番考量臺灣同意支持協助成立滿納海國際學校,(滿納海在阿拉伯文的意思為「沙漠中的泉源」,)教導阿拉伯文,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畢業,目前106個班有2,371個小朋友,租用一間6層大樓,加上地下3 樓,有50幾間各型教室,與3間辦公室, 聘有174位老師,當然還有2間祈禱室。除了滿納海學校,慈濟還照顧在一般土耳其學校就學的658位貧困學童,另外對55個大學生,給予特別補助。

 

信譽與效率-完整的發放資料

每一個感恩戶都會有一張類似信用卡的卡片-敘利亞家人暱稱它為慈濟卡或者是臺灣卡,發放時只需要有幾支掃碼機與電腦連線,記錄、驗證時可省掉大量的人力,也少了人為的疏忽錯誤。每次的家訪紀錄以及發放依據,都由電腦管理,現在慈濟卡也可以將醫療系統連結在一起了。

每一個感恩戶的慈濟卡,電腦系統能以此快速而正確給予申請人何種協助

 

由於有金錢的流入在動盪不安的中東地區,考量各方面對可能洗錢的疑慮、對可能有支助國際恐怖分子的疑慮、對善款的發放與效果的疑慮,土耳其慈濟完成一套電腦系統,將完整的救濟戶名單與各項發放的細節記錄下來,供臺灣慈濟、臺灣政府、土耳其政府、聯合國難民署的查詢。甚至因利比亞教育部提供阿拉伯文書文範本,與學童畢業時的學歷證書,對學校的就學學童資料也是查詢再三。

 

醫療服務-從醫生到病人

有些原先在敘利亞行醫的醫師,因醫師執照的問題不能在土耳其行醫,只能做粗賤的工作過活;而另一方面,數十萬在伊斯坦堡的敘利亞難民,生活都很拮据了沒有看病的錢外,加上有語言的障礙,極易出現溝通不良的現象,導致難民無法得到良好的醫療照顧。

慈濟在當地的敘利亞志工向難民分發救助

 

慈濟義診中心一方面支薪聘用這些有資格的敘利亞醫師,同時給敘利亞難民提供免費的醫療服務,如此不違背土耳其法律下,讓病、醫都有尊嚴與心安下進行醫療診斷。一位在敘利亞行醫三十年的名醫,曾擁有自己的醫院,逃到土耳其淪為做粗賤且臨時性的工作,當他將履歷表交到義診中心時,一句「請你不要忘了我!」道出他渴望在義診中心找到尊嚴。

現在伊斯坦堡的慈濟義診中心有家醫科,小兒科,耳鼻喉科,內科,婦科,眼科,牙科,還有超音波檢查室、血液尿液檢驗科,並提供各醫科必備的現代化儀器。看診時間由每天早上6:30到晚上10:30。有13位醫生、 15位護士,再加上以工代賑的志工6位,以2班制的接力方式,讓需要醫療服務的敘利亞難民,得到其他地區所不敢期望的醫療服務。目前每天「義診」人數達3-400人,每月有8,000-12,000人次,從2016年3月7號開始,到2017年底已經照顧了超過177,000人次。義診中心設備畢竟有限,當需轉送土耳其醫院的特殊個案,義診中心會盡可能協助交通,也視實際狀況列入慈善濟助。

志工自己還開發一套醫療管理系統,對醫、病兩方提供了如同現代醫院的品質,病患自進入中心取掛號單之後,就等待顯示系統叫號。所有診間的每一科醫生都有一臺電腦,可由系統看到病人所有病史,與以往所開過的藥品,醫生看診填寫病情,輸入世界通用的病名代號,再輸入藥名與廠牌,就可列印藥單。義診中心甚至還具備鏡片研磨的設備與能力,現在慈濟只需承當5-7美元的成本,即可提供難民完全免費的一副眼鏡。

 

惡勢力的考驗

當慈濟義診中心做出信譽後,每天有3、4百位的敘利亞病人來到義診中心來求診,如此招來了惡質土耳其鄰居的言語騷擾,最後更以暴力行為想把慈濟義診中心趕跑。最嚴重一次是在言語威脅後,竟派了7-8位帶著棍棒的大漢,其中二位還持槍,把慈濟義診中心的門窗都敲破打碎,並毆打試圖阻止進一步暴行的醫護人員。幸而慈濟義行早已被當地市長認可與感謝,在接到當地慈濟人胡光中的請求後,市長火速派遣了荷搶的員警到義診中心,並且當場逮捕了歹徒。背後支使的鄰居,立刻出現在義診中心表達要和解,立即認錯並央求胡光中動用市長關係,把拘留的人釋放出來。從此不但彼此相安無事,有背景的惡鄰居還向慈濟提出保證,任何有其他如類似問題時,他會出面幫助解決,真是「化人之惡念為善緣」。

 

 

未來的曙光

土耳其的人道救援團體有世界醫師組織(Doctors Worldwide)和法國世界醫師聯盟(簡稱M.D.M.)合作的醫院,但連居住二十公里外的難民,也來慈濟義診中心求診,所以規模雖小而看診人數卻更多,是因為義診中心不但有合格的敘利亞醫師和護理師,還有充滿著慈濟團體的善能量-感恩、尊重、愛。

對於慈濟團體的信任,土耳其政府早期即同意,由義診中心醫師開立的處方,可以到土耳其公立醫院或診所換取政府藥單,再到藥局免費拿藥。後來鑒於對敘利亞難民推行疫苗注射的成效一直非常有限,於2017年就開始將兒童疫苗注射任務委託慈濟義診中心來執行。目前土耳其政府/歐盟有意近期將把慈濟義診中心納入外圍組織,而義診所有費用除了租金、其他開銷如醫護人員薪水與行政醫療費用,將會由土耳其衞生部直接支付,這對慈濟的負擔將減輕一些,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政府決定該中心對外仍繼續掛出慈濟的標記,作為感謝慈濟的貢獻。

德國慈濟書包的難民孩童表達感恩之心

 再則,慈濟儘量讓被賑災的人在得到救濟時,也同時幫助別人,使其中的善能量-感恩、尊重、愛在傳遞過程中加大、共振,力求賑災行為的圓滿之果。慈濟土耳其在找足設備外,許多事務上多能提供以工代賑的機會,來訓練培養慈濟義工成可用的師資,讓災民得到救濟時也保有尊嚴、感受到愛,甚至培養出日後謀生的能力,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地方。

 

後記

幾天前在FB上貼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裏德曼對花錢/辦事的看法:“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最為經濟;花自己的錢給別人辦事,最有效率;花別人的錢為自己辦事,最為浪費;花別人的錢為別人辦事,最不負責任。” 結果朋友中立刻有出現對慈濟的正反面看法,想到開始在收集整理資料時,(慈濟人)胡光中對我詢問的每個金額,都是鉅細靡遺的解釋,但最後看到我如此詳盡的數字,竟是苦苦哀求不要發表這些金額。他不是怕人懷疑廉潔,而是怕有心人以“救濟無罪,濟外有罪”來責難臺灣慈濟,更怕敘利亞難民的其他援助還沒有接上前,慈濟已被議論者的口水淹沒了。

這世界不缺善能量,缺的是把這些善能量整合成「無分別心」的善行組織。慈濟人能效法觀世音菩薩的「千處祈求千處應」,對受苦、受難的(世)人,行「無緣大慈」的救濟,是有功德、有福報的。一般宗教的佈施多側重在法佈施,慈濟人則常以有效、及時的賑災活動,將財佈施、法佈施完美地結合了無畏佈施。每當在世界各地有措手不及的大災難發生時,慈濟人總能第一時間就組織賑災小組,帶著必要物質到現場,直接發放到災民手上。今天臺灣更由於慈濟多次的慈善救災義舉,而贏得當地媒體的美譽。慈濟不但能夠整合臺灣民間的善能量,並能結合了世界各國的當地資源,逐步整合成一股巨大的為善力量,幫助臺灣的災民、也能幫助了許多世界各國的災民,這是臺灣極大的光榮與驕傲。

臺灣有許多善心人,也做出許多的善行,但為何善心人還常會有許多煩惱?這是分別心造成的煩惱!從信仰的角度,我並不算虔誠,甚至喜歡另類思考,並一直對各種宗教都有興趣,只要有機緣就參加,因為我認為那些活動都能引導、聚集善能量。我不是慈濟人,分享這篇感受只為表達我的敬意,並希望藉由介紹慈濟在土耳其的善行,讓大家能看到慈濟對臺灣、對世界的價值與貢獻。

(相片提供者為:慈濟土耳其志工餘自成。特此鳴謝)

收到本文後,又接到慈濟志工胡光中先生的來信,特刊登如下:

感恩修主編!

感恩郭琛兄!

 

感恩大家的鼓勵!個人覺得土耳其慈濟人雖只有三人:餘自成、周如意和胡光中,但其實我們三個後面有一群的敘利亞志工,且在我們的後面有所有臺灣人的愛一直在支持我們,也許我們沒有辦法給敘利亞難民全部他們所要的東西,但是我們將給予他們我們能給的所有的愛,他們回家的路是漫長而困難重重的,我們曾給他們承諾,希望陪伴著他們一直到他們能夠回家。

歡迎修主編有機會能來土耳其,每個月底我們都有發放,可以參加我們的發放,也歡迎郭琛兄再和大嫂到土耳其來,讓小弟能一盡地主之誼!

 

無限感恩

弟 胡光中 敬上

Faisal HU فيصل هو

İstanbul@hotmail.com.tw

www.tongkun.com.t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