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未来危殆:学校出现伊斯兰化趋势,犹太学生频遭欺凌

0
14

德国华商报讯:

最近几天,德国《图片报》对德国学校越来越严重的“反犹太主义”思潮进行了系列报道,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目前这样的“反犹”势力已经渗透很多小学校园里,使得犹太孩子的生活和生命安全都受到了严重威胁。

比如最近一次在柏林Tempelhof区的Paul-Simmel-Grundschule小学,一名犹太女学生就受到同校的穆斯林男同学的辱骂和威胁,有一次差点儿危及生命。原因仅仅就是因为这名女同学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上帝安拉。

位于柏林Tempelhof区的Paul-Simmel-Grundschule小学

距离Paul-Simmel-Grundschule小学400米的地方有一个清真寺,这家清真寺是由极端恐怖份子萨拉菲控制,并在德国宪法保卫局的监控之下。德国特警部队于2015年曾对其进行大搜查,打击萨拉菲分子。这样的极端伊斯兰教氛围也给这所学校带来不良的影响。本公众号曾对萨拉菲分子做过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下克萨森州又抓萨拉菲恐怖分子 自制炸药的恐怖袭击计划被阻止

警惕:德国恐怖分子全民皆兵,妇幼成定时炸弹

还有报道称,在北威州Ennrpetal的Grundschule Wassermaus小学,一些伊斯兰教的忠诚信徒因其他学生吃德国特产小熊糖而对其进行辱骂,原因是小熊糖的明胶是用猪肉做的,而穆斯林是不吃猪肉的。

此外,学校很多不是伊斯兰教信徒的学生也时不时会遭受穆斯林“反犹主义者”的侵犯、伤害甚至攻击。这样的极端恶略的学校氛围让学生家长深感不安和担心。柏林市长Michael Müller表示,我们希望这仅仅是个例。这样一句推卸责任的外交辞令引来很多家长的不满与愤怒。

德国外交部长Heiko Maas(来自社民党)表示,孩子们遭受“反犹主义”的穆斯林攻击,是非常过分的,理应受到谴责。无论什么样的反犹主义行为我们都要坚决反对。不管是在德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国家,我们都应该保护犹太人的正常生活不被干扰。

德国外交部长Heiko Maas

事实上,极端的“反犹主义”在德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本公众号此前也对校园反犹主义做过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犹太人”在德国是骂人的话?穆斯林难民移民反犹倾向愈演愈烈

2017年11月,德国之声中文网曾报道过一名15岁中学生艾米丽(Emilia S.)检举了一名学生,因为该学生在教室里向希特勒行举手礼,还在手机上发布“让犹太人去死”的语句,她班里的同学还会讲一些蔑视犹太人的笑话。刚开始,艾米丽不知作何反应,她害怕自己挺身而出反而受到孤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玩笑和行为愈演愈烈,当教室里出现一张冒着烟雾、写着“犹太人家庭”几个字的照片时,艾米丽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开始呼吁班里的其他同学一起抵制这种“纳粹”言行,然而她得到的却是相反的答案,同时班里的反犹气氛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一名男同学甚至给她写“在你身上犹太人的阴魂不散”,无奈之下,她只得到警察局报案,指控这个男同学的“反犹煽动”行为。

15岁中学生艾米丽(Emilia S.)

艾米丽的行为被“欧洲被杀害犹太人纪念协会”授予勇于抵制右翼激进主义、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嘉奖,并得到2000欧元的奖金。得奖后的当天晚上,艾米丽把奖金中的500欧元拿出来捐给一名柏林14岁犹太中学生米夏尔斯基,这名中学生曾因是犹太人在学校受尽欺辱,德法公共电视台也报道了这个犹太家庭的遭遇。后来,米夏尔斯基的父母决定把这500欧元捐给一个反犹暴力受害者咨询机构,他们希望有跟米夏尔斯基同样遭遇的人能够得到该机构的帮助。

艾米丽(Emilia S.)在柏林领奖

纵观历史,犹太人的生活似乎一直都没有安宁过。二战时期可以说是犹太人遭遇最悲惨的时期。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分子对犹太人施行灭绝式的打击屠杀行为,使得近600万犹太人在这场灾难中失去生命。一切均源于纳粹分子的种族主义思想,在他们眼中,犹太人摧毁了日耳曼民族的纯正血统,因此必须剔除。当时犹太人的经历也被拍成许多电影,比如《美丽人生》、《辛德勒的名单》等等。

最终,德国在二战后受到严重惩罚,这也让德国人开始自我反省,并在战后建立了反省战争的系统机制:对纳粹主要战犯和组织进行审判、废除一切法西斯决议等,在一定程度对犹太人进行安慰,并为犹太人洗清冤屈。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一事,当时,勃兰特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一跪也成为战后德国与犹太人改善关系的重要里程碑。

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

如今,随着伊斯兰教国家难民的不断涌入、在德土耳其人口(很多土耳其人也信仰伊斯兰教)的不断壮大,好不容易安静几年的犹太人再次遭遇攻击。而此次反犹太思潮主要是由穆斯林发动的。这也是德国伊斯兰教化的一个插曲。

有犹太人建立的以色列国,一直是中东阿拉伯国家的眼中刺。上世纪曾经发生过五次“中东战争”,均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联盟之间的厮杀。而与以色列居住在同一地域的信奉伊斯兰教的巴勒斯坦人,则不断对以色列发动恐怖袭击。信奉犹太教的以色列人与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结下了血海深仇。但是,在战争中,尽管阿拉伯国家人多势众,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败给了以色列人。这些居住在德国穆斯林就将仇恨犹太人的情绪传给了他们的孩子,让这些孩子在学校欺凌犹太同学。

据了解,目前在德国,土耳其人口增长迅速,很多德国学校甚至被土耳其学生“占领”,有的学校只有几个德国人,其他全是土耳其人或其他伊斯兰国家的学生。所以德国还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一名刚刚上学的德国学生在一所几乎全是土耳其学生的学校就读。过了一段时间,父母询问其在学校的德语学习情况,谁知,该学生德语没怎么学好,却学会了流利的土耳其语,让父母哭笑不得。

除了受到土耳其人、穆斯林的侮辱和攻击,德国异军突起的极右分子也加入到打击犹太人的行列中。根据德国《每日镜报》的报道,2017年德国警方记录在案的反犹活动高达1453起,其中包括32起暴力犯罪、160起财产破坏犯罪和898起仇恨言论犯罪,而且这还并不是完全统计的数据,具体数字还在增长之中。

从古至今,“反犹问题”一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话题和社会话题。历史上,犹太人所经历的不公待遇和悲惨遭遇一直都是犹太民族心目中无法触碰的伤痛,有关犹太人的遭遇也是很多学者不断研究的话题。现在,德国反犹势力再次崛起,也引起德国警方和政府的担忧。另一方面,由于伊斯兰信徒群体的扩大,德国逐渐被伊斯兰化的趋势和危险也成为一件非常棘手的问题,本公众号曾做过许多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伊斯兰化程度有多深?学校取消圣诞节庆祝,因为受到穆斯林学生抵制?

德国一家人到伊斯兰国参加圣战    家属还在德国骗领国家福利

美女嫁英雄的梦幻 让众多德国女孩成为伊斯兰国性奴

此前,有报道称,德国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地区部分幼儿园开始停止订购含猪肉的午饭,原因之一就是园内不吃猪肉的儿童显著增多。其他一些州的幼儿园和中小学校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北部石荷州的托儿所考虑停止供应猪肉香肠的做法则遭到了基民盟的强烈反对,最终演变为一场政治风波。

学校是一个自由的空间,而宗教自由、学术自由是德国基本法根基之一。真心希望德国政府可以制定有效措施,制止学校的伊斯兰化趋势,不要让历史悲剧重演,让无辜的孩子受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