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随笔】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让你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0
4
原标题:我的同学玛丽亚

作者:夏青青

大学时期是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在这一时期总会遇到几个一生难忘的人,或者是老师,或者是同学。我在大学时期最难忘的人是我的德国同学玛丽亚。想起玛丽亚的时候,我会看到莹白翠绿的黄瓜片,听到轻微的脆响,闻到黄瓜淡淡的清香。

玛丽亚,没有惊人美貌,没有过人智慧,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平平常常的一个人,中等身材,中长发,微微驼背。现在回想起来,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长长的鹰钩鼻,给一张普通的长脸增添几分棱角。

玛丽亚是我在慕尼黑大学学经济时的同学。从慕尼黑工大转到慕尼黑大学,第一个学期,某天上大课,我们偶然坐到了一起。那天,不知什么原因我迟到几分钟,照例寻找讲台前几排的座位。靠前的座位离老师太近,通常不受学生欢迎,我匆忙坐下来拿出本子开始记笔记。不记得那天是哪位教授的什么课了,只记得有不少数学内容,线性方程式什么的。数学是我在德国中学最好的功课,曾在工大专修数学,这些内容对我不具有任何难度。不知道是我脸上的自信,还是不经意间信手解题的表情,引起旁边一位同学的注意。课间休息时,她主动打招呼,介绍自己说:我是玛丽亚。恰巧,这也是我的外文名字,感觉亲切,开始攀谈。她邀请我在下午下课后到她家里一起学习。

下午我如约从大学乘坐地铁来到她家。她家在歌德广场附近的一座很老很旧的楼房里,推开沉重的木质大门,采光不好的楼梯间显得幽幽暗暗,踩着黑褐色的楼梯走上去,楼梯在脚下咯吱咯吱响。第一次来,我走得小心翼翼,唯恐楼梯板中间会有漏洞不小心陷进去。

她住在二楼,公寓不大,两三个房间,她和妹妹合住。房间设施陈旧,记得没有中央供暖设施,自己在厨房安装一个大大的热水器。老式厨房,相对比较大,是过去所谓的Wohnküche,过去普通人家没有客厅,而且难以负担厨房和客厅的供暖费用,所以一家人起居通常在厨房。她还没有吃过午饭,在我若无其事地打量房子的时间,她烧了一壶开水,为我们泡茶,洗了半根黄瓜,切成一片片,用吐司机烤热两片黑面包,抹上黄油,上面放上黄瓜,站着她开始吃简单的午饭。

一边吃饭,她一边介绍自己说她上大学很晚,对数学、统计学等课程特别感到头疼,非常希望能有人做伴一起学习。我笑笑表示没有问题。随后我们开始学习,我很快发现她说自己数学不行真不是谦虚,好多中学应该学过的基本概念都没有弄清楚。我给她讲解,同时自己复习学习内容。我们一起做练习题,结束后约定每星期三次在固定的时间碰面一起学习。

熟悉起来后,她坦白对我说起她的人生经历。她出生在某地乡下的一个普通家庭,有一个孪生妹妹,姐妹两人从小表现截然不同。她妹妹聪明灵慧,读书成绩出类拔萃,一帆风顺地升学,在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已经拿到博士学位开始工作。贪图房租便宜,她们姐妹一起在那里已经住很久了,房租主要是妹妹负担。她本人正好相反,幼时屁股坐不住,不肯学习,只上了五年制的普通中学。(德国学制小学四年,中学分为三等,最好的文理中学九年制,中等实体中学六年制,最差的普通中学五年)我没敢问她是否拿到了普通中学的毕业文凭,静静听她讲下去。

离开学校后,做学徒,工作,二十几岁痛感知识不足,她上夜校学习,花了好几年时间,才通过所谓“2. Bildungsweg”(第二升学途径)取得相当于文理中学的高中毕业文凭。近三十岁才开始上大学,当时读Grundstudium已经五个学期,按照规定必须在第八个学期内拿到Grundstudium需要的所有学分。当时德国大学学制本硕连读,学制长,分为初期的Grundstudium和后来的Hauptstudium。德国大学一向是:进去容易,毕业难。中间在Grundstudium结束时会有严格的考试,刷下很多人。毕业考试,难度会更上一层楼。

她叹口气说,数学太难了!能够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你陪我学习,我逼你努力,我们互相帮助吧,好不好?

听了她如此艰难的求学故事,我真是好感动好感动!一个人,能在二十多岁,在业余,发奋学习努力向上,我有什么理由不尽力帮助她呢?迎着她期待的目光,我用力点头说:一言为定!

后来我们定期一起学习,我被她激励也开始奋发努力。中学毕业后,我最初在慕尼黑工大学数学。大学初期,忙着打工,忙着恋爱,生活重心没有放在学习上,成绩当然不尽如意。蹉跎三年,转到慕尼黑大学,见到另外一个也叫“玛丽亚”的女孩这么努力,心下惭愧,于是奋起直追。

多少次我踩着黑褐色咯吱咯吱的楼梯,来到她的公寓,我们一起海量练习。多少次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在慕尼黑大学主教学楼内一步步爬楼梯,一级级走上去,稍息,转弯,然后继续攀登,一级又一级。那一学期是我求学生涯的分水岭。我一口气拿下四个学分!她也顺利拿到她需要的学分。

她的专业和我不同,第二个学期我们还有很多课在一起,继续一起学习。第三个学期,我已经拿到Grundstudium的所有学分。那时玛丽亚还在为Grundstudium努力,我没敢问她学校规定的八个学期超过了怎么办?后来我开始Hauptstudium,和她没有任何共同的课,我专注自己的学习,和她的联系越来越少,偶尔在校园见到,知道她没因为Grundstudium逾期被开除,还在继续学习,稍觉安慰。

后来我以极快的速度从大学毕业,离开校园后再没见过她,至今不知道她最后是否拿到了大学毕业文凭。她那么刻苦努力,我真心盼望她最终达成心愿圆满完梦。

如今大学毕业工作二十年了,回忆起大学时期,总会想起求学生涯的转折点,想起那个陪伴我一程的女孩,长长的鹰钩鼻,手拿一块抹了黄油上放黄瓜片的面包,站在水槽边,边吃边跟我讲她的求学之路。随着她咀嚼 ,翠绿莹白的黄瓜片发出轻微的脆响,淡淡的清香飘散开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