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苦旅】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平昌冬奥会幕后的故事……

0
1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沸沸扬扬的平昌冬奥会终于结束了,德国人取得了辉煌的战绩,金牌14枚,银牌10枚,铜牌7枚,继挪威之后名列第二。你知道吗,在平昌冬奥会的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这里就来说一下。

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德国运动员代表团 

故事之一:心灵安慰师
Juergen Huenten是德国冬奥队的队牧,来自杜塞,今年51岁,神学院的老师。他跟随德国冬奥队前往平昌,他说过,他非常乐意接受这份挑战。当他出发时,箱子里装入的全是资料和书,都是他要在平昌同运动员们一起交流的。夹克衫、裤子、帽子、围巾,手提包都不需要,这些都会发的,他的待遇同所有参会的运动员一样。

Juergen Huenten牧师手拿介绍平昌的资料

当德国冬奥运动队牧师位子还空着时,天主教议会问Juergen Huenten是否乐意去当随队队牧?他马上就答应了。三年前他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也当过队牧。当时举办的地点也在南韩—-光州广域市。对于运动员在比赛期间会有哪些精神方面的问题,他了如指掌。运动员在比赛前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成绩好与坏,关系到以后的运动生涯,如果受伤,一切都完了。所以,队牧非常受运动员的欢迎,他们很高兴在艰难的时刻,有人在身边帮助他们。

那么,随队牧师的具体任务到底是什么呢?首先,他要接触运动员、教练员和其它人员,尽快地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信任的基础。德国冬奥队一共有两位牧师–天主教牧师和基督教牧师。这次冬奥会的基督教牧师是 Thomas Weber,两位牧师之间须默契配合。他们会在比赛期间举行礼拜,邀请运动员参加。困难的是,要找到合适的时间,毕竟,比赛是首要任务,一切都要为之开路。同时他们提供运动员面谈和倾听的机会。Juergen Huenten牧师说,“我们要让运动员感觉到,教会不是无形的,它是可触摸的,它就在身边”,两位牧师将以最大的可能陪伴运动员在比赛现场。

牧师不住在主奥运村,他们通过当地的教会介绍住在东海岸的一个教区,那里临近江陵冰球中心,有一些比赛也在那里进行,等于是第二个奥运村,距离平昌主奥运村30分钟车程。牧师还算幸运,其它的工作人员住得还要远,必须在首尔和平昌之间来来回回地奔走。Juergen Huenten牧师曾经在瑞士上过一年的大学,所以他本人也擅长滑雪,但是他谦虚地说,那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了。

 

故事之二:没有这家公司,冬奥运无法运转
Wuppertal有一家公司Riedel,负责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顺利进行。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原来冬奥会使用的是这家公司的通讯联络设备。公司负责人说,我们的通信联络设备保证了开幕式上的视听活动正常进行,具体一点地说,就是所有在幕后进行的语言交流,要在开幕式上全面无阻碍地运行。这个系统保证了仪式进行时,即使部分交流不通畅,也不能让整个系统瘫痪。这是个巨大的挑战,一项很繁复的工作。在前场仪式进行中,后台有1000台接收器同时工作,工作人员必须同步作出合理的安排,就像飞机场的指挥塔精准地计划起飞和降落那样。如果这中间发生一个很小的错误,前方的试听设备马上就会出现故障,影响效果。当然这样的后果没有出现,因为整个系统的设计,就是要保证前台无障碍进行。这种产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使得这家公司在过去的30年间,声誉一直很好,在同行业中成为全球的领军者。企业领导人自豪地说,“我们的成品在全球同类中具有很大的竞争力,虽然不是独霸,但有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被我们占领了”。2016年的巴西夏季奥运会,使用的也是此公司的设备,今年的奥斯卡奖和格莱美奖的授奖仪式,也都将使用此公司的设备。

不仅仅是开幕式和闭幕式需要用到这些设备,每个比赛分场也需要这些设备,千万个数据从这些设备中飞进飞出,用以计算出时间、成绩;还有大屏幕,场地灯光等等也要用到这些系统。这家公司在韩国的冬奥会期间,还用自己的设备搭起一个“友谊会客厅”,所有参加幕后工作的人员都可以在这里交流他们的经验。目的只有一个,让奥运会进行得更加完美。平台很受人欢迎,当年在里约热内卢就启用了这样的平台。许多不同国籍的人在这里汇合交流,当他们下午在平昌喝着咖啡互相交流时,会知道此时德国Wuppertal正是清晨,因为这个“会客厅”里还挂着一个钟,展示了W市的时间。这座钟暗示给人们:德国Wuppertal在平昌冬奥会上的地位,不可小看。

Riedel公司的“友谊客厅”屏幕,上面标有Wuppertal当地时间

故事之三:独眼看奥运

来自柏林的摄影师Sebastian Wells喜欢放弃经典的体育视角,拍摄自己有特色的照片。冬奥运上有足够多的体育记者,去抓拍那些常人看惯了的照片,它们的目的都是出于消息报道,或者强调美感动感,用来制作画册。而Wells的照片喜欢抓住戏剧性的一面,表现出类似舞台上的场景,它们不仅是记录,还是展现和注释。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事先做好足够的准备。当年在法兰克福拍欧洲足球锦标赛时,Wells的老板就对他说:你要让自己自由放松,不要有框框。直到今天他都把这句话作为守则,特别是自己将要落入陈调滥套中的时候,更是抓紧。

看到他的照片,人们都会很吃惊,他当时怎么会身处现场?其实,奥运会的规则针对所有人,他不会有特权。他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别人没有想到的地方。他说,我并不想让我的照片只是凝固的某一瞬间,而是让它有诉说的空间,是从大情节中挖出的小片段,它能够跳出照片的框框而反映现实。比如,美国自由式滑雪选手金牌得主David Wise坚持在领奖台上等待,直到他三岁儿子穿越障碍板,寻找到出路,来到爸爸的跟前。这一感动人的场景,被Wells摄入镜头。

美国运动员David Wise同他的儿子在领奖台

拍照就是猎人打猎,到处寻找手下的猎物。摄影者必须不停地走动,抓住稍纵即逝的一瞬。对于Wells也毫无例外,不管他对那些照片心动还是不心动,他都要猛烈奔跑着去努力。

有人采访Wells,问他对韩国印象如何?他说,对于与西方世界不同的语言,食物和建筑,并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冲击,反而是韩国人那些尺度特别大的美容手术广告,喜欢把眼睛开成欧洲式的双眼皮,令他印象深刻。他还坦率地说,除了在奥运会比赛的圈子内活动外,他很少看到韩国的真实世界,这里的一切只是主办国刻意制作出来呈现给来宾的一个小空间,不代表真实的现实,就像当年他在巴西里约时的感觉一样。记者又问Wells,他是否会在家里挂自己的作品?他说不会。他更愿意挂别人的作品,向他人学习。

 

故事之四:政治家微服私访
Jens Nettekoven 是一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德国政坛上的一颗明日之星,本人长得很帅,曾经有人在网上盗用他的照片做广告。他是CDU党员,北威州议员,CDU在州议会的体育运动发言人,来过我们团契做报告。2014年他代表R市CDU理事顾问进入州议会,2017年在州议员选举时成功地获得直选议席。

2月11日星期日狂欢节那天,Jens Nettekoven 飞去了韩国平昌,理由是三月份他满40周岁,进入男人最华丽的年代,他要送自己一份生日礼物。他是个热情的体育爱好者,本身也参加过许多比赛。在这之前,他有两个梦想没有实现:一是亲自体验奥运会,一是看一场温布尔网球赛。借了这个理由,他让自己随同梦想放飞了。在平昌的日子很短,星期五他就飞了回来,也许是工作太忙。这短短的时间里,每一分钟他都感到很幸福。他订的是一家便宜旅馆,距比赛场地很远。星期一晚上十八点到达旅馆,马不停蹄地赶去了速度滑冰的现场,刚好赶上荷兰女运动员Ireen Wuest 1500米的比赛,见证了她得到第五块奥运金牌的时刻,Ireen Wuest成为了荷兰冬奥史上成绩最优秀的运动员。对于Jens Nettekoven 来说,也是激动人心的一刻。当德国运动员Eric Frenzel 在北歐混合式滑雪项目中得到金牌的时刻,Jens Nettekoven也在现场,开始他在壕沟边观看,后来又到终点处观看。在同一天Jens Nettekoven还去了德国队的驻地,晚上同他们一起庆贺。

基民盟北威州议员Jens Nettekoven(右)与德国金牌获得者Eric Frenzel

 

当他回到家乡时,记者采访他,问道:德国将来有没有机会举办冬奥会?他说,德国的民众不喜欢举办这样的活动。在慕尼黑申请举办2018年冬奥会的时候,被公众否决掉了。但是,有关部门决心继续努力,期望能够在2032年于北威州举办夏季奥运会。Jens Nettekoven还说:体育很重要,每个孩子都有运动天赋,必须挑战他们,从中培养出优秀的德国运动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