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德国要被女人统治永久?默克尔的接班人是强悍美女

0
1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默克尔的“女王储”

人称“小默克尔”的萨尔州原州长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现已担任基民盟总书记(又译“秘书长”)。在未来的接班卡位战中,虽然克兰普-卡伦鲍尔作为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女王储”占据有利地位,但基民盟保守派领军人物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也不会不战而降。基民盟的未来走向将会变得保守一些,德国政党格局也会随之而出现相应变动。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处事果断雷厉风行,在这一点上与默克尔相似。但她更加靓丽

 

01、“小默克尔”的从政经历

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1962年8月9日出生于萨尔州弗尔克林根(Völklingen),自2011年11月至2018年2月任萨尔州州长。此前,克兰普-卡伦鲍尔曾在萨尔州州政府中担任过内政、教育和劳动等部的部长,且2000年时,她还是德国第一位女性内政部长。

克兰普-卡伦鲍尔是个天主教徒。就其政见而言,这位基民盟党人一方面很早就要求引进最低工资制度,并主张对富人征收更高税率,为此,自民党前主席莱纳·布吕德勒(Rainer Brüderle)曾将她称为“漆成黑色的女社会主义者”; 而另一方面,克兰普-卡伦鲍尔又在一些问题上持保守态度。譬如,她坚决反对《婚姻平权法案》。2015年时,克兰普-卡伦鲍尔甚至警告说,一旦实行《婚姻平权法案》的话,则就“不能排除其他要求, 如: 近亲之间或两人以上的婚姻”。对此,基民盟内自由派感到惊愕, 而保守派则为她鼓掌喝彩。

克兰普-卡伦鲍尔早就有“小默克尔”之称。但她的从政经历并非一帆风顺。

2011年,萨尔州原州长彼得·穆勒(Peter Müller)被任命为联邦宪法法院法官。离任前,穆勒提名被称为“穆勒女孩”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接任州长。但在当年8月10日萨尔州州议会选举新州长时,克兰普-卡伦鲍尔竟然在第一轮选举中落选, 她的州长仕途面临失败。在第二轮中,她好不容易才算通过。选举后,她露出尴尬的笑容声称:“作为有三个孩子的母亲,我知道,最艰难的分娩将会给世界带来最出色的孩子。”

5个月之后,当克兰普-卡伦鲍尔决定让德国第一个由基民盟、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的“牙买加联盟”告吹时,她再次处于风口浪尖。柏林总理府曾来电,要她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据报道,默克尔在电话中称,她认为这个决定是完全错误的。但克兰普-卡伦鲍尔坚持己见,果断结束了萨尔州的“牙买加联盟”。

在2017年3月26日的萨尔州州议会选举中,虽然此前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已以100%的得票率当选为社民党主席,并被视作该党的救世主,但克兰普-卡伦鲍尔领衔的基民盟最终打败了社民党和左翼党,并以40.7%的得票率获得大胜, 从而在2017年德国超级选举年里为基民盟打响了第一炮。当然,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此前萨尔州基民盟的支持率一度曾大幅落后于社民党。据媒体报道,克兰普-卡伦鲍尔为此还曾有过一旦失去州长职位不再从政的想法。

2017年州议会大选后,萨尔州组成了大联合政府,克兰普-卡伦鲍尔担任州长。在她的领导下,州政府的运作颇有成效。克兰普-卡伦鲍尔将自己的运作方式称为“萨尔州路线”。这位女州长在民众中获得的支持率更是攀升至近80%, 这是联邦各州内的最高值。许多人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踏实,且接近民众。2016年,在德国电视一台“安妮·维尔”(Anne Will)的访谈节目中,这位萨尔州女州长曾声称,她的电话号码可在电话簿中查到, 并表示:“每个人都可以与我通话。”而许多人也的确这样做了。

基民盟总书记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狂欢节期间一直扮演成清洁女工

 

这次,克兰普-卡伦鲍尔向默克尔自荐担任基民盟总书记,后又放弃州长职位来到柏林就任党总书记,同样充满了风险。但最终可能又会有很好的结局。毕竟这位55岁的政治学学者现在被视作默克尔的“女王储”, 因而在接班卡位战中居于十分有利的地位。虽然克兰普-卡伦鲍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不能阻止这类称号”,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但在2月26日的基民盟党代会上她竟以98.9%的高票当选为党总书记,足见其在基民盟党内有着非常好的人缘。

 

02、“大默克尔”的一步妙棋

安格拉·默克尔已当了18年的基民盟主席。她深知,在过去数月里,不满情绪一直在党内酝酿。这位基民盟主席本人及其推行的中间路线正在遭到抨击。因而,默克尔迫切需要采取断然行动来扭转局势。为此,她主动出击,部署交班。

当然在选择接班人问题上,默克尔本人迄今为止非常纠结。这位基民盟主席认为自己使该党实现了现代化,并将这一点视作自己的历史功绩。她还千方百计要让未来的接班人维护好自己的遗产。

据《明镜》周刊称,为此默克尔早就有意要将萨尔州女州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培养成为自己的接班人。该周刊并称,默克尔特别担心,基民盟内保守派领军人物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将会带领基民盟向右转,从而会毁掉自已在总理任期内所取得的伟大成绩”。而按照默克尔的观点,克兰普-卡伦鲍尔是继承自己事业的最佳人选。但这位萨尔州女州长还缺乏在联邦层面上的从政经验。因而,默克尔千方百计要为她创造条件。

默克尔与她的“女王储”很开心

 

此间有媒体报道说,默克尔原本想让克兰普-卡伦鲍尔进下一届的内阁,并作出如下安排:一旦这次大联合政府再续前缘,她将先让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留任, 并在他任期到一半时, 再由德梅齐埃让位给克兰普-卡伦鲍尔。后因在组阁谈判时,默克尔把内政部长的职位让给了基社盟,因而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2月19日,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出其不意地提名克兰普-卡伦鲍尔为该党总书记。默克尔的这一决定甚至获得党内一直与她唱反调的延斯·施博恩的赞许。施博恩认为,这一决定对基民盟来讲是个“好的信号”。一位主席团成员甚至发短信称: “绝妙的决定”。默克尔本人在谈到她提名克兰普-卡伦鲍尔的理由时则表示:“我们早已相识,虽然各自都有自己的头脑,但可以相互信赖。”一周后,在基民盟党代会上,克兰普-卡伦鲍尔更以高票当选为该党总书记。默克尔为部署交班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自默克尔2000年担任基民盟主席以来,先后已有鲁普雷希特·波伦茨(Ruprecht Polenz)、劳伦茨·迈尔(Laurenz Meyer)、福尔格尔·考德尔(Volker Kauder)、罗纳德·伯法拉(Ronald Pofalla)、赫尔曼·格罗厄(Hermann Gröhe) 和彼得·陶贝尔(Peter Tauber)担任过党的总书记。这6位总书记有两个共同点: 其一, 均为男性; 其二, 都对党主席“无限忠诚”(《明镜》周刊语)。没有人敢擅自在基民盟总部“康拉德·阿登纳之家”里提出与默氏政府工作发生冲突的想法。而如果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的话,则默克尔办公室主任的一个电话就会将事情摆平。

但克兰普-卡伦鲍尔则向媒体表示:“我对安格拉·默克尔说过,我是因海纳尔·盖斯勒(Heiner Geißler)而加入基民盟的。因而,她知道她将会处于何种境地。”

克兰普-卡伦鲍尔这里提到的海纳尔·盖斯勒曾于1977年至1989年间在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手下当过基民盟总书记。盖斯勒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乐意自称“执行党主席”,为此,科尔非常恼火。1989年时,科尔风闻盖斯勒等人密谋要将自己赶下台,随即不再提名盖斯勒担任党的总书记。 而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被默克尔提名担任基民盟总书记时,竟然抬出了这样一位偶像,确实令人感到颇为吃惊。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那就是克兰普-卡伦鲍尔将是一位特立独行的总书记。在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内,基民盟总部“阿登纳之家”在德国政坛的地位将会得到加强。

被科尔赶走的 Heiner Geißler

 

基民盟内现正就党的未来走向发生激烈的争论。日前,基民盟副主席、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Amin Laschet)和石荷州州长丹尼尔·君特(Daniel Günther)均表态反对基民盟朝右转。为此,党内保守派代表人物延斯·施博恩感受到了压力。他随即声称,谁要求增强保守派实力,那还远远不是要党朝右转。施博恩的一些同僚们认为这位党内保守派代言人在党的未来走向问题上转入了守势。

而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则断然拒绝让基民盟朝右转。但基民盟内各派系这次之所以都对她出任党总书记表示欢迎,就是因为克兰普-卡伦鲍尔要比默克尔来得保守一些。特别是党内保守派希望克兰普-卡伦鲍尔能使基民盟重新赢得保守派选民的支持。

这次,除对克兰普-卡伦鲍尔未来发展作出安排外,在2月26日党代会前夕,默克尔还提名延斯·施博恩担任新届大联合政府的卫生部长。而在组阁谈判结束后最初流传出来的内阁名单中却是没有施博恩的。但迫于党内压力,默克尔以退为进,毅然决然让施博恩进入内阁。

默克尔这两步棋还是走得相当出色的。一则这位基民盟主席以此部分平息了党内对她在组阁谈判中对社民党做出重大让步的不满, 二则她已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始部署交班。

当然,这里需要提到的是,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也早在为自己踏上联邦政坛造势。她的州大联合政府成员去年就注意到,这位女州长经常去其他州的党代会发表演讲。2017年10月,克兰普-卡伦鲍尔在德国青年联盟“2017年德国日大会”上还竟然声称: “因对社民党感到羞愧,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可能会在坟墓里辗转反侧。”为此,萨尔州的社民党人大发雷霆,称这是“损害名誉”及“恶意犯规”。

 

03、德国政坛的一位新星

在默克尔提名克兰普-卡伦鲍尔担任基民盟总书记后,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随即表示: “现今在基民盟总部‘康拉德·阿登纳之家’里, 除了‘大默克尔’外,还有了‘小默克尔’,她们对事物的看法完全相同。”他认为她俩将会推行“继续这样下去”的路线。

但实事求是地讲,克兰普-卡伦鲍尔虽然对默克尔忠心耿耿,但在一些问题上仍会坚持己见。2015年时,这位萨尔州州长一方面支持和捍卫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另一方面在自己州内却实施了强硬的移民路线。萨尔州甚至对未成年难民进行了年龄测试就是一例。因而,从现在来看,在克兰普-卡伦鲍尔担任基民盟总书记后,该党的未来走向会发生一些微妙变化。

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就直言道:“我认为我的任务也在于从整体上来加强基民盟,并使其团结在一起。”“我们要求成为一个自信和强大的中间人民党。”这里她把中间作为政治目标,那就是要继承默克尔的路线。但55岁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接着又表示:“如果人们要达到这一目标,那就不能把党内任何人撂下。”显然,她在此同时又强调要将党内各派系团结在一起。默克尔目前的布局暂时可以平息基民盟内部的争论。但预计最晚在她这届任期近一半时,卫生部长、基民盟保守派领军人物施博恩和基民盟总书记克兰普-卡伦鲍尔之间的权力之争将会激化。

默克尔本人则已为防“逼宫”表了态。她2月11日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就毫不含糊地表示,一旦社民党基层党员赞同组阁协议的话,她将做满四年总理任期,并将同时继续担任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强调:“对于我来说,为了能稳定地执政,这两个职务是一个整体。”这就为防止在她四年任期内被人抢班夺权采取了措施。

而通过将克兰普-卡伦鲍尔安排在党总书记的位置上,默克尔已明确表明她本人希望谁来接她的班。但以施博恩为代表的党内保守势力也不会轻易放弃要求基民盟朝右转的立场和态度, 并希望能由施博恩来接默克尔的班。

加之,联盟党内“姐妹党”基社盟的未来走向也将会影响基民盟。接任巴伐利亚州州长的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将率领基社盟迎战2018年的巴州州议会选举。他日前声称,基社盟要从另类选择党那里夺回选民。索德尔并强调称:“我们是处在民主国家政治版图的中间,但我们也要让该版图的右端重新与我们联合起来。”因而,基社盟将会进一步朝右转已成定局。而这种走向也将会对基民盟的走向产生不容忽视的影响。

但不管施博恩和克兰普-卡伦鲍尔之间权力斗争的结局如何,基民盟的总体立场可能会变得保守一些。另类选择党的崛起、难民危机的后果和数字化时代的难以预测性也使基民盟内的自由派意识到坚持该党核心价值观的必要性。

而一旦基民盟选择这一未来走向,则对社民党也是一个突现自己作为中左政党的机遇,并将有利于重塑德国的政党新格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