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成果:将中医经络显示出来给你看,千古疑问有答案

0
21

针灸原理研究进入细胞分子生物学层面

《经络 • 从生物波到细胞》中文版在德出版

作者 王施奕

       长期以来围绕中医是科学还是玄学和伪科学的争论阻碍了中医的发展,也给中医走向世界蒙上了阴影。繆强教授的新著《经络·从生物波到细胞》结合世界最新研究成果,将经络的研究深入到细胞分子生物学和神经分子生物学领域,论证了针灸治病和针刺麻醉的科学原理,对经络的研究探索做出尝试。

       2017年12月旅德科学家繆强教授的第二本有关经络研究的著作《经络 • 从生物波到细胞》中文版ISBN 978 3 946 935 04 9在德国德累斯顿华夏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是作者继2014年在柏林出版的《Meridian is the Channel for the Bio-Wave in Human Body》英文版之后,将经络研究的生物波理论,进一步深入到细胞分子生物学和神经分子生物学领域的的探讨和心得。全书分为两个重点:一是人体生物波的形成和重要的生理作用,作者提出了 “驻波理论”。二是针刺麻醉的生物波和神经分子生物学原理,为此作者提出“突触阻滞“理论解释了针刺镇痛和针刺麻醉的机理。
 

一.经络现象是人体生物波的场效应

       大家知道,西医的理论基础是解剖学,中医的理论基础是经络学。中国的先哲们在5000多年前发现了经络现象,并成功地使用中草药,针灸等方法治疗疾病,保证了中华民族的繁衍和中国文化的不间断的发展。

       作者原在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和空间科学技术中心研究受控热核聚变和卫星微波遥感,自1988年开始接触中医,在生物物理所祝总骧教授的指导下,对经络的研究产生了兴趣。经过10余年的思考,在道家“天人合一”思想的启示下,提出经络是人体生物波的通道的见解,又经多年探讨,建立了生物波的生物物理和生物数学的模型,摈弃了寻找经络的解剖组织的无解之路。作者认为,“经络现象是人体电生理现象与日地空间物理现象(主要是地磁场)交互作用,产生的洛伦兹力在人体中产生次声频率的震荡,从而激发出生物波在人体中的传播。经络现象是人体生物波的“场效应”。经络现象也不仅仅存在于12条经络上。人体的各个器官和组织,以至每一个细胞,都是经络现象的载体。经络现象只有在活人身上出现。一味寻找经络的解剖组织是毫无意义的。为此发现,作者提出了一门新的科学:细胞波动力学(The Dynamics of Wave to Cell),它是专门研究生物波与细胞之间作用的新学科。可喜的是近50年来一些中外各国的专家在实验中发现了沿经络方向的声波传播(见本书27—28页)。作者在研究针灸为什么能治疗疾病时发现,针刺进入人体时生物波诱发了“驻波“现象,使人体进入” 激发态“ 或”针灸态“,人体的生理现象产生巨大的变化,从而能够有效地治疗疾病。正是经络的场效应,人体产生了自调节和自加权效应,使“同穴治异病”才能实现。

细胞膜的各种运动形式

       中外科学家在研究针刺时,注意到细胞膜内外钙离子的富集和振荡现象。(现代分子生物学的研究表明,钙离子在人体生理学中有十数项极其重要的功能)中国第一军医大学邓亲恺教授指出:“西方生物物理和细胞分子学专家在上世纪80—90年代在钙离子震荡和钙波的产生和传播的研究中取得了很多成绩。既然钙波能够在不同质,不同组织(肌肉,骨骼,皮肤,筋膜,上皮细胞等等)和不同的内脏中传播,是否与经络的传播有一定的关联呢?遗憾的是这些西方学者未能奖其重要的实验成果应用于经络学说的研究”。

       为此在本书中,作者用生物波理论初步探讨和揭示了欧美科学家有关钙波产生的机理,以及针灸时出现的生理现象,解释了近20年来以美国科学家J. Sneyd 为首的科学家发现并深入研究的”钙波“ 现象。

以J.Sneyd 教授为首的团队的钙波实验图例

       当细胞受到机械刺激或电刺激后10秒内,钙波已经在邻近细胞传播开来。波动的范围不仅在皮肤和肌肉层面,而且在骨骼,筋膜,上皮细胞等组织同步传播。J. Sneyd教授否认了IP3(三磷酸肌醇)引起钙波的论断,承认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解释这一现象的理论根据。

二.针刺阵痛和针刺麻醉的神经分子生物学原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神经生理学家张香桐教授提出“针刺镇痛是来自针刺穴位和痛源部位的传入信号在中枢神经系统相互作用,加工和整合的结果“的论断。本书作者根据这一论断,注意到在痛觉神经传递过程中的神经细胞和有关大分子运作的8个过程中的“突触传递“这一环节的生化和电活动的变化这一关键,提出了突触的神经调质(钙离子和钙调蛋白CaM等),以及钾钠离子在生物波的作用下的特殊运动和输运方式,这种运动阻滞了前突触中的胞囊的运动和阻止了其释放神经致痛介质的功能,从而阻断了下行神经的痛觉上传递到中枢。

突触前膜的胞囊的运动,停靠与释放的抑制和后膜的超极化

       在针刺麻醉时,关键是正确的经络和穴位的选择, 以及实施正确的手法,病人产生“酸麻重涨”的感觉,使人体进入激发态。此时强烈的驻波使钙离子在细胞膜内外原地震荡,突触前膜内的胞囊实现不了与钙离子与钙调蛋白的结合,使胞囊的输运及与靶膜的停靠中断,从而胞囊不能释放Ach,P物质等几十种致痛递质,阻止了突触后膜的极化。使EPSP 变成了 IPSP。(参考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奖R.W.Schekmann等三人的论文《Machinery regulating vesicle traffic, a major transport system in our cells》)与此同时,细胞膜的强烈震荡使钾离子大量溢出包膜,形成超极化,提高放电阈值,也同样起到了止痛和麻醉的作用。

三. 为什么要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经络现象?

       在本书编写过程中,一些读者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经络现象?”不少从事中医治疗的医生和关心中医的人士说:“中医五千年一直在有效地治疗疾病,维护着中华民族的健康,我们的阴阳五行学说,八纲辨证,足以解释治病的原理,没必要去用西方的近代科学来解释”。作者同意这样的观点,因为中西医有各自不同的医疗理念,是两种治疗思路,两种科学体系。但是百年来,由于西医大举传入中国,以他们的财富和科学为后盾,在中国建立了强势地位,并伴随着宣传“中医是玄学”,“中医仅仅是哲学或艺术”,“中医不科学”,“中医是伪科学”等杂音,使中医遭到严重的妖魔化。

       该书作者认为既然存在着经络现象,(例如循经传感,经络低电阻抗,低声阻抗,示踪原子沿经络扩散等实验结果)那一定有其生理学,分子生物学以及人体周围环境学的现代科学的理论根据,就能够用物质,能量和信息的有关交互的理论来解释,否则不就是“不可知论”吗?

       经络现象至今未得到解释和破译,只不过是人类到目前掌握的知识尚少。现在的科研,尤其是医学方面,被原子论,还原论统治着,不是从整体论,系统论和辩证论出发进行研究,还没有完全跳出笛卡尔所说:“人体是由一部精密的机械控制的机器”的理论。现今大力提倡的“精准医学”就是例证。纽约罗切斯特大学神经学家内德尔加德博士认为:“针灸治疗历史悠久,但由于其作用原理一直不清楚,许多人对针灸治疗持怀疑态度,有些人认为把对针灸的研究视为垃圾,这是十足的傲慢”。俄勒冈大学生化学家Mammerschlag说:“针灸是对现代生物学模式的一个挑战,针灸的效应必定和生物医学相关。有些针刺现象只用现在所了解的神经学机制还不太容易解释。”

       该书作者也着力于日地大环境对人体生理学的重要影响。目前的医学研究只是局限在人体内部,没有按天人合一的方法论去进行大系统的研究。例如在磁场方面,现代医学只研究脑磁和心磁,但是围绕人体的地磁却无人问津。其实地磁强度(平均4至5高斯)比心脑磁场都大万倍到亿倍,对人体不可能没有影响。

       为此该书作者认为,应该在中医与现代科学之间建立起一座桥梁,深入研究中医的基础理论,特别是经络理论,经络理论是中医的精髓,在诊断,辩证和治疗中都是以经络理论为基础。在经络理论得到正确的解释和破译后,中医是“二等医学”,“替代医学”的不公正的帽子自然就会抛到九霄云外。西方不少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两次诺贝尔奖获得者Linus Pauling所言的“正分子学说”,也就是中医的“正气充盈邪不可干”的道理。作者相信殊途同归,中西医最后会走到一起来,届时一场伟大的医学革命,技术革命会到来。

德国科隆艾弗尔中医研究院 E-Mail THKMW@aol.com

**文中图示系本书插图,若引用请标明出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