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之旅】欧洲诗友大联欢 惊喜不断 收获多多

0
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维也纳诗歌行

作者:恩丽

       要说今年的欧洲诗歌春晚能在维也纳举行,还要从去年的杜塞尔多夫欧洲诗歌春晚说起,自去年2017年的诗歌春晚欧洲分会场在德国杜塞成功举行后,我们这些诗歌爱好者就期盼着2018年的诗歌春晚了。

       转眼间又快到戊戌年的春节了,可是,诗歌春晚的总负责人,荷兰箸名诗人池莲子老师还没有发出消息,我们这些去年参观过诗歌春晚的诗歌爱好者就有些等不急了,于是,我们去年诗歌春晚群里的诗歌爱好者们开始问池莲子老师了。池老师当时说,自己年龄已大了,恐怕没有精力再组织这样的大型活动了。

       我们大家就又鼓动她,希望她能再次给我们机会为诗歌狂欢。

       池老师被大家的激情感动后说:那我就再受累一次,我积极努力寻到合作伙伴,等为找到合作伙伴后再通知大家。

       有了池老师的这个话后,我们都翘首祈盼。等到池老师宣布:今年2018年的诗歌春晚欧洲分会场将在乐都维也纳举行的时候,我们诗歌爱好者们都高兴得跳了起来。

       此次池老师刚开始时找到了四个合作伙伴,一个是凤凰诗社-欧洲总社,一个是捷克华文作家协会,还有一个就是荷兰彩虹中西文化交流中心,世界华文作家交流中心。

       四个合作单位来自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经历,所以在合作刚开始的时候一波三折,使得我们这些盼参加诗歌狂欢人的心也像过山车。

       当四个主办单位达成一致,在协办单位奥中友协华人委员会的支持下,维也纳诗歌春晚如期举行,我们的心才落实了下来。

       2月3日,我们德国参加维也纳诗歌春晚的诗人们已经从各路进发了,朱校廷先生带着太太已经在2月2日晚乘夜火车去了维也纳,德国诗人许梅3日上午一早就到达了维也纳,因为,她有朗诵的光荣使命在身,必须早到和主持人一起排练节目。3日上午我和法兰克福的诗人昔月、穆紫荆约好在维也纳机场见面,然后一起乘机场班车去诗歌春晚指定的酒店。维也纳真的是名不虚传交通很方便。

       当晚我们接受当地诗人吴杰的建议,去品尝了维也纳著名碳烤猪排骨。

       2月4日下午两点,中国诗歌春晚欧洲分会场在维也纳《欧洲时报》中国文化中心举办,欧洲各国50多位诗人带着他们的作品来参加了诗会,德国来的朱校廷、昔月、许梅、恩丽自己朗诵了自己的诗歌,诗人穆紫荆带来的获奖作品由许梅代诵,诗歌春晚上,专业朗诵嘉宾(许梅·德国、玉扣子·斯洛伐克、赫丹·瑞士)朗诵的是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很有专业水平,使我们享受到了诗歌朗诵艺术的美好,而诗人们自己带有乡音朗诵,却也质朴感人,整个朗诵会使人心潮起伏,高潮迭起。最最使人惊喜的是从瑞士来的一群零零后小诗人们,本来诗歌春晚准备在三个小时内结束的,结果到了四个小时才结束,会场里的观众也挤满了走廊。

参加维也纳诗歌春晚人员合影

 

       原来我们还计划准备在诗歌春晚结束的时候,用几分钟的时间为我的新书做一个简短的介绍的,也因为晚会时间拖的太长而被忘记了。但是,晚会结束后,参加诗歌春晚的诗人们共进晚餐,在晚餐的间隙,池老师说:请大家静一下,这里有个文友的新书介绍。接着就由我的新书《永远的漂泊》出版推荐人,德国著名作家、诗人穆紫荆向大家介绍了我的新书,我也把为什么要写这本书的原因告诉了大家,没有想到大家听了以后,对我的书很感兴趣,纷纷前来索书,我一开始没有想到要开新书介绍会,所以,没有带很多的书。

       晚餐后,我们回到酒店再继续喝酒聊天,西班牙诗友王晓露、厉雄从西班牙带来了红酒和火腿,大家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吃着西班牙人口即化的美味火腿,谈诗论诗诵诗,大有李白穿越来到维也纳之势。

       这时有一捷克的年轻人来到我的身边,她说她很被我书中的故事感动,她说她在捷克也看到我书中描写的越南华人,他们就像我书中描写的那样,没有归属却在拼命地寻找归属,他们是那样的可怜可悲,可是,没有人来为他们发声,他们所遭受的一切都自生自灭了,你做了件好事,你来为他们发出了声音,至少你来为他们做了个记录。其实,我们看到他们,也会想到自己,我们哪一个人没有一个漂泊的灵魂?

       年轻人的话,使我很感动,原来年轻人也很关心前辈移民的历史故事,他们是这样地有思想,有见地,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诗歌春晚后的2月5日,一部分人已经陆续离开维也纳,还有一部分人随朱校廷老师游维也纳。朱老师已经是第三次来维也纳了,2月3日又是一早就到了维也纳,又为我们这次做好了攻略,他今天建议我们乘环城游览车,27欧元一张票,24小时有效。在酒店买好车票,出酒店不远处就有了车 站,一切由朱老师带队上前说话,是的,虽然奥地利说德语,可是,这里的德语有口音,朱老师是德语专家他能应付得了;再说,我们今天的队伍里还有来自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的诗人,他们都不会德语。

       朱老师建议我们先坐在环城游览车环城一周,第二次的时候在主要景区下车游玩拍照。

       坐在车上带上有中文解说的耳机,一路上维也纳风景尽收眼底,一路上维也纳的故事也尽入耳里,那比教堂还要高的市政厅,那国会大厦,那皇家霍夫,那茜茜的故事,茜茜的博物馆,茜茜的宫殿,还有美泉宫,还有一路上无数的教堂,每一个教堂都有自己的故事,城市道路两边都充满了人文故事,令人目不暇接,也令人耳不 暇听。当游览车在市中心维也纳国家大剧院旁停留的时候,朱老师来说:有人推荐今天晚上的音乐会35欧元一张。

       我们问是金色大厅吗?

       朱老师又去问,回来后说:不是金色大厅,而是国家大剧院。

       大家说:那也好啊!这样的价格能在维也纳国家大剧院听音乐会,真是不敢想象的好!来维也纳就是要听一场音乐会,请朱老师再帮我们问问在哪里买票。

       一会儿朱老师带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说:票不是在车上买,而是在国家大剧院的旁边我们的售票处那里买。

       我们还需要下车去,唉!也不需要着急了,等会儿车反正是要在国家歌剧院停的,到时候再说吧!

       继续在游览车上观光维也纳,看到了举世瞩目的金色大厅,在世界上被拍照最多的金色施特劳斯雕像前留影,在皇家霍夫散步流连,想象着奥匈帝国曾经的辉煌,感叹着世间的沧桑,叹息着茜茜公主的命运。

       中途休息时,我们还去了市中心百年老咖啡店喝了杯咖啡。

       再上游览车,大家念念不忘的还是音乐会的票,到了国家大剧院时,我们下车,朱老师带领着我们行行色匆匆地去了国家大剧院的售票处,还有不少的人在排队,等我们排队到的时候,拿出我们的游览车票说:游览车上的人说,凭这个票可以买35欧元一张音乐会票。

       售票员说:我不懂你们说的什么?这个票跟我们没有关系。说着拿出他们的价目表给我们看,并且说:在我们这里最低价是120欧元一张票。

       我们大家都悻悻然地退出了大剧院售票处。

       刚出门就看到两个莫札特,手上拿着有莫札特画像册,推销着音乐会票,我们驻足一看,唉!这不要就是我们所说的音乐会喔?

       问莫札特 :这是什么音乐会?他给我们看目录,还真都全是莫札特,施特劳斯的音乐曲。

       再问莫札特多少钱一张?

       莫札特答道:45欧元一张,买三张赠送一张。

       我们几个说:就是它了,就凭这个价格在维也纳听一次音乐会也值得!

       我们晚上乘地铁去市中心。再步行几分钟就远远地看到了Salonorchester Alt , Wien音乐厅,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啊,音乐厅古老典雅,灯火辉煌,音乐厅前是音乐家卡农的雕塑。

       音乐会还真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翻版,乐曲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我们耳熟能详的乐曲,其间穿插着芭蕾舞,男女高音歌剧演唱都是有很高的专业水准,维也纳真不愧是音乐之都,音乐会上无水货。

       最后的结束曲也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传统结束曲老约翰施特劳斯的《拉德茨基》进行曲,观众们也学着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样子和着乐曲随着指挥鼓掌。场面热烈有序,让我们着实过了一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瘾。

施特劳斯金像

 

       2月6日上午,因为,我们昨天的环城游览车的票还在24小时之内,我还可以再去一次美泉宫,昔月虽然以前去过,但是,这次也舍命陪君子了,意大利赵九皋也想去参观美泉宫的博物馆,西班牙的王晓露下午两点多的飞机,没有时间去美泉宫了,他想去市中心看看买些东西给孩子们带去,然后就去飞机场。

       我们三个人坐游览车去了美泉宫,冬天的美泉宫免费对游客开放,这里虽然没有了花草,树木也已经凋零,但是花园两侧一溜排的大理石雕像就尽显皇家气派,蹬上美泉宫最高处可是俯瞰维也纳城。

作者在美泉宫(摄影:昔月)

 

       下午两点多我们得到王晓露的信息,他因为在城里吃了维也纳碳烤猪排而误了飞机,再重新买飞机票去他要去的地方每天只有一班,所以,他必须再在维也纳留守一天。

       听到他的这个消息,我们也打算早些去飞机场,送走了意大利来的赵九皋,我和昔月来到了办理登机的柜台前,我的一切都办妥后,轮到昔月办理,突然,柜台小姐说:您的这飞机票是3月6号的呀!

       什么??

       我们都傻了眼,怎么都不敢相信了呀!怎么会订票的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大疏忽?

       柜台小姐说:请您去改机票的柜台去看看,也许她们能帮您解决问题。

       来到改机票柜台,人家一查电脑说:您的这机票是不能改动的。

       那怎么办?

       只有重新买机票。票价380欧元。昔月当即决定坐火车回法兰。

       一来二去,我的起飞时间已经要到了,我不得不跟一切情况未定的昔月告别了!

       放手时我很担心,昔月对我说:别担心,我可有冒险精神了。

       告别了昔月,我在飞机上不知道她是否买到了火车票,是否……

       等我到了家和昔月联系上了,她正坐着夜火车在往法兰克福的方向,明天早上8:00到家。她还说:我这个票到了3月6日还有效的哈!我们的快乐维也纳之行还将继续到下个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