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老师诲人不倦,停车、撒尿……都指导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职业进修学校的老师们

作者:宗麦丽

       没想到失业让我成了个业余作者。我在近期德国《华商报》上发表了《与难民同窗而学》后,在朋友圈里得到好评,甚至一位记者女友也表扬我,说写出了他们看不到的一面,鼓励我继续写,那我就再写写那家职业进修学校的老师们吧。

       我第一天去第一个见到老师叫布鲁努,简称他布老师吧,他算德国普遍高大魁梧男子里的中小个,但不显弱小,而是结实匀称且健美的那种,估计一直去健身房锻炼的。可是他说话不像他的身材那么干练,而是喜欢把话题扯开扯远。比如第一天给我们介绍哪里可以停车,说那有公司名,或标着车牌号的车位不能停,但其他的车位您可以竖着停,横着停,或者一个人停两个车位……我当时就觉得,他说的废话比正话还多,开车的都知道停车的规矩,不开车的跟他们说也是白说,因为班里多数人是刚来一年左右的难民,是坐公交来的,特别是后面一句话是完全的废话,谁会横过来停,或一个人开两部车来停?

进修学校的部分老师和同学

       再比如,他解释让大家保持厕所干净,又玩笑似的说,您可以坐着尿,站着尿,但要对准便池尿,不要对着天花板尿。我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我想他对我们成人像对幼儿园小娃娃似的,还要关照怎么尿尿?(后来听到另外一个喀麦隆男子说他在难民营里看到过一些男士对着墙壁撒尿,才回想起老师第一天的啰嗦也不是废话哈)。

       但我现在觉得布老师喜欢瞎扯主要不是为了打发上课时间,应该是他的个性使然,是个活泼外向型的人,他在后来给我们上德文课的时候经常扯到自己私人情况,比如他童年怎么顽皮,爬到屋顶上摔下来啊,在哪里,怎么与她太太认识的,女儿被家里几百个胡蜂蛰了脚啊,或者他爸爸是律师,从小让他干各种活甚至花园里的体力活才能挣得零花钱啊,爸爸要他读大学,他读了与父亲一样的专业:法律,可是他不愿意每天看大量的文件读的都是一个个问题,于是又读了个经济学位,后来在一家家具公司做销售,可是三天两头需要几百公里开车出去推销产品,他也不喜欢,于是……最后到了这里来教书……

       听起来他来这里教书有点大材小用,可是其他的工作他试过很多,也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啊。我感觉他还是教我们这些德语非母语的还是劳动局出钱送我们来的人让他没有压力,可以扯这扯那,既不需像律师那样每天面对苦大仇深的案件,也不必为完成产品销售额四处奔波,耗脑细胞磨嘴皮,来这个学校教德文,面对多数结结巴巴只能听懂百分之二十左右德文的外国人,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天马行空,没人给指标,没人检验教学质量,有时候忙不过来时,给我们发几张作业,自己离开了,过会再来看看……不过我觉得他爱瞎扯也很好,也是让我们练德语啊,搞笑般地形象化说明,加深我们的理解和印象,比如我就一直忘不了这令人发笑的开场白,还了解了很多德文练习里没有的德国人人生。

       教我们写求职信的老师课时不多,也不太说废话,唯有一次,因为教我们拟写简历时说要写上自己的婚姻状况,有个少年时被德国家庭领养十多年的贝宁男同学大声问,那您已婚吗?老师顿了一下,还是把隐私抖出来:我没有结婚,但有女友,只是我们不住一起,周末聚一下,否则天天在一起对我太多了。贝宁人又追问,那有孩子吗?(贝宁人现在也是单身,但有个女儿。德国很多人未婚有孩子)。老师答:没有孩子。我都45岁了,再要孩子太老了,等孩子上幼儿园,我若去接孩子,会被人当做是孩子的Opa(爷爷)的!

       我想起很早认识的一个女同胞也说她老公不要孩子是因为不想让孩子的同学喊“你Opa来了”,我忍不住插话:您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想做爸爸,您一点都不老!还有70岁80岁做爸爸的呢!

       他还是一个劲地摇头,不要不要。我想,他说跟女友不要住一起,周末见面就够了,否则是zu viel(太多了),可能因为他们都习惯了一个人自由的空间,不想打破彼此的习惯,也不想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减少自由。他应该向我们班里好几个有四个五个孩子的爸爸或妈妈取取经,人家做你学生的在这方面绝对是你的老师,你一个在自己国家的本土人没生孩子都害怕,人家来这里话都说不好,生了四个还不怕,那个库尔德同学已经报告了,下周他老婆住院,他要请假去陪老婆等待第五个孩子的出生!

       有两位外聘老师也很有意思,一位是教我们电脑Excel的,别看他满手臂,胸部,脖子到处都是纹身图案,看起来像个嬉皮士是的,但还是企业主,有自己的人力资源公司,且是最严格的老师,不仅很少笑,还不许我们把吃的,喝的放电脑边,不许手机响铃声,不许大声交头接耳,谁忘记关了铃不巧出声了,他会盯着谁把声音关掉,有时候接近放学时间结束教学,同学们把电脑搬回储藏室柜子里,都提着包准备回家了,都被他叫回来,再坐在教室,听他聊几句坚持到放学时间才让离开。因为他的严格,他的课相对出勤率是最高的,迟到早退现象最少。有一次,他跟我们说起他的人生观,比如他可以买奥迪车,但是他觉得没必要,(我看到他的车是一部很小的法国雷诺车),他也可以经常去吃大餐,但他很少去吃,土豆沙拉,黑面包吃吃他也觉得很开心,现在工作是为了乐趣,不是为了赚钱,但35岁前他还没计划要孩子。

       另外一位外聘老师是所有老师里最年长的,形象和气质有点像廊桥遗梦里那个男主角,属于特别硬朗的老男人,他虽然头发全部花白,嘴角边也有深深的法令纹,可他是老师中最精神的。他主要来讲解安全和环境保护知识,比如工厂,企业或者公共场所的各种标记,也经常放有关录像给我们看。可是他无论讲课还是放录像,自己永远是站着的,其他年轻老师都会随时坐一下,有时候是连续一上午的课!他说他天天出去走路风雨无阻,但不规定自己走多少公里和多少小时完成,否则就没有Spaß(快乐),他也尽量不乘电梯,坚持走楼梯,甚至坚持不用智能手机,他说不想被网络绑住,他常常在教室里只穿短袖,虽然当时已经是深秋,年轻的非洲同学坐在暖气教室里还裹着棉外套呢,有次火警铃声响起,大家被叫赶快到门外停车场,每个人都披上外套,就是这位老师一个人还是穿着短袖出去,在寒风里比我们穿棉外套的脖子腰板都挺得直。看着他老而健,精干挺拔的体魄,寒风吹乱了的白发,觉得他非常独特,刚毅,尤其是他讲环保的种种观念,与我的观点非常接近,让我觉得有像廊桥遗梦里的女主角爱上老男人的可能。不过,到学期结束时他的最后一堂课后,当他特别感谢我的认真听讲,不像其他同学各看各的手机时,我还是没有跟他交换手机号码,只想让那特别的感觉永远停留在类似电影一样的虚幻里。

       对了,说到现在,你会问进修学校里都是男老师啊,不,也有几位美女老师的,尤其是一位叫玛雅的女老师,朴素大方,声音,外貌都清纯甜美,是典型的人见人爱的老师形象,让我们,特别是男生们喜欢。她介绍自己也读了两个学位,一个是西班牙语,而且为了学语言去了墨西哥,在听起来治安很差的墨西哥城呆了两年。还学了教育学。可惜才教我们两个月,她就离开了,估计去了更适合她的新工作岗位了。本来么,学了西班牙语和教育学,却来教这种初级德语,大材小用啊!偶尔老师去办公室忙别的,都能找那位格鲁吉亚来的年轻人上去讲习题,他德语程度很高,以前又学的建筑学,可因为在德国一时没有工作被劳动局送来进修。不过,我听老师说,我们坐那里学习阶段,虽然拿着失业金,可我们不算失业人员呢!尽管我们上课也没有学到很多,好多人一直在看手机或是聊天或者常常病假事假,我们跟拿哈兹IV失业金的人都不算在失业人数里,这我以前还不知道,虽然我觉得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可是好歹我们在为德国失业率降到最低点作贡献呢。打住,我又扯远了。

       最后得隆重推出我们学校个子最小但工作时间最长最杂的老师苏比亚女士,她不仅也给我们上课,还要管理行政工作,如每个同学的月票申请或者汽油补贴申请啊,还有病假单啊,她得指导填写签字,送交劳动局。她虽然娇小但是女老师里最时尚的,比如夏天还是红头发,秋天变成“奶奶灰”,度假回来看她背影让我吃一惊,咋一看变成小个老太太,扭过头看她还是很年轻,而且脸上一点点斑啊痣啊都没有,常常穿着露肚脐的短T恤加低腰裤,看得我这女学生都有点不好意思,更不知那些非洲单亲爸爸或者可以娶四个老婆的阿拉伯男人会不会有啥想法了。

进修班结业早餐聚会一角 

 

       不过她让我更惊讶的是结业早餐聚会那天,我写了新年贺卡给每位老师,发现教另一个班的老师也在座,我得给他补写一张,于是去请教布老师那位老师的姓,他说叫苏比亚,我说跟苏比亚女士一样的吗?是她老公?布老师答,是啊,是啊,就是那个Dicker!(胖子)他特地用了Dicker这词,让我笑起来,当然布老师这么说不是在其他人面前,否则会让人觉得他用词粗鲁吧。不过,这符合第一课就跟我们说不要撒尿到天花板上的老师的风格。或者他这么说也是强调那对夫妻形象上的不合,一个小于德国女子平均身高,一个是胖于德国男子平均体重,他的体积有她四倍大,偏偏这两个极端组合在一起,要不也符合中国人说的互补?

       我品尝着同学们做的各国风味早餐,琢磨着那娇小可爱时尚前卫的女子嫁给那个穿着普通的超大块头,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果然,不经意间,我看到斜对面那超胖老师正拿起一块食物,喂到娇小的太太嘴里……哈哈,亮瞎我的眼睛了,当着学生同事的面,大庭广众下宠爱太太,绝对是真情流露啊,看来我跟布老师都太俗,什么dick不dick,看起来不相配的人在一起,这是更真更实的爱,发自内心的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