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现代的名利之争 今后的汉堡该何去何从?

0
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汉堡新易北音乐厅与米歇尔教堂争名夺利

汉堡米歇尔教堂长期以来一直是汉堡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汉堡的象征。就像艾菲尔铁塔是巴黎的象征。

米歇尔教堂守望着易北河畔的汉堡港,其塔高132米,远航来的船只,老远就能看到米歇尔教堂的雄姿。一看到米歇尔教堂,水手的心就能安了,知道很快就可以驶入汉堡港喘口气了。

在几百年前出海的风险远远大于现在,水手们虔诚地信奉 “在海上人们的安危掌握在上帝手里, “Auf dem Meer ist man in Gottes Hand”。

现如今米歇尔教堂作的守护功能基本没有了,再过几年无人驾驶的集装箱船都可能大摇大摆地进港了。

可是米歇尔教堂仍是汉堡的象征, 每年来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一些重要的仪式也在这里举行,比如前总理施密特的葬礼。每年港口节的Eröffnungsgottesdienst都在这里举行。可自从易北新音乐厅落成后就成了游客的新宠,虽然新音乐厅的高度只有110米高,比132米高的米歇尔教堂还低22米,可是对游客的吸引力却大过了米歇尔教堂,还常被称作汉堡新标志性建筑,现在到底谁能代表汉堡已经有争议了。

米歇尔教堂(Hauptkirche Sankt Michaelis)

 

2018年1月16日汉堡晚报头版头条发表了一篇文章《Wie die Elbphilharmonie dem Michel schadet》(新易北音乐厅如何使得米歇尔教堂黯然失色)。前几年倍遭诟病的易北新音乐厅(Elbphilharmonie)今非昔比,当年多少负面新闻报导出来,汉堡奥运会申报失利都和这个工期一拖再拖,中间还停工一年多,费用翻着跟头上涨的音乐厅有关。汉堡人都怕了,如果奥运会馆也是这么个盖法那日子还过不过了。

十年磨一剑,易北新音乐厅的造价预算是7700万欧元,可最终花费了7.89 亿欧元,虽有许多人捐款(最老的一位老人的捐三千万欧元,还没看到落成就去世了),可是负担还是太重了。玻璃墙体面积共16000平方米,比两个足球场还大。音乐厅的总重量是20万吨,相当于722架 A-380客机或两艘半Queen Mary 2游轮。该音乐厅的建造用了18000吨金属,艾菲尔铁塔才用了7300吨。声音效果就更棒了,对其中音响效果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便是其“白色皮肤”。这一独特的凸凹墙壁与天花板上特殊的吊灯,使得声音可以扩散至任一角落。全程经历了3500天终于于2016年11月竣工了。

易北新音乐厅有点像难产的婴儿,虽然经历了痛苦,还花了那么多的钱,付出的代价高就更觉珍贵,开幕式时1000张门票有22.3万人抢购。平均223人抢一张票。去年G20 时给来的各国首脑和警察各演了一场。把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汉堡新地标易北音乐厅

 

众所周知,易北新音乐厅整座建筑由两部分构成,下半部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建的方方正正的红砖仓库,上半部呈船型,玻璃幕墙如同奔腾浪花般令人惊叹,为的就是要体现历史和现代的结合。位于上下部主体建筑之间的是一个宽阔的37米高的观景平台,可以眺望老港口Landungsbrücken以及仓储城的景色,视野相当好,而且还是免费开放。当天去参观排队即可,因为平台上人数有限制,往往要排很长时间,如果不想排队,可以网上预订只需交2欧元。而米歇尔教堂登塔观景的门票是成人5欧元,小孩3欧元。2017年参观米歇尔教堂的人数同比减少了12%,收入减少10万欧元。所以米歇尔教堂的牧师强烈要求音乐厅的观景平台也收费,而且应该同等票价5欧元,难道教堂也要搞垄断价格。

易北新音乐厅这座建筑里不仅有音乐厅、五星酒店(每晚 220-3000 欧元,还常订不上呢)、饭店、咖啡馆,观景平台,还有45套豪华套房(每套大小在120-385平方米之间)等。自2016年11月开放以来,14个月已经接待了四百五十万游客和汉堡市民了。不仅去米歇尔教堂登塔观景的人越来越少。就连参观教堂的人数也在减少。受到同样影响的还有St. Petri教堂。仓储城于2015年成功地申报了世界文物遗产,那一片博物馆、咖啡馆、餐饮店众多。其中有极受追捧的“微缩景观世界”、“海事博物馆”、“仓储博物馆”、“汉堡地牢”(Hamburg Dungeon)对游客的吸引力极大。就算是易北新音乐的观景平台也收5 欧元的门票,米歇尔教堂怕也是竞争不过了。

汉堡44所新教教堂面临关闭,21所天主教学校也要关闭8所,虽然引起抗议也是势在必行,家长们在教堂(Mariendom in St.Georg)前示威“我们不能让汉堡大主教管区的金融危机影响汉堡天主教学校。”NDR电视台1月19日的报道,由于财政原因,德国北部的天主教教堂面临大规模关闭的问题。

天主教学校要关闭8所

最憋屈的教堂Katholisch Apostolische Kirche

 

在汉堡Mundsburg附近的天主教堂(Katholisch Apostolische Kirche), 成了最尴尬的教堂,平时也不开放。有的教堂改作它用,比如做攀岩训练,老人院等。看到过一所教堂墙上的漫画,一个年轻人心不在焉地祷告“上帝,你懂的,阿门”。到底汉堡还需要多少教堂也是常讨论的事。毕竟时代不同了。

教堂门口的漫画:心不在焉地祷告。

教堂被当作养老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