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党和联盟党是离还是和?德国大联合政府在出生阵痛中

0
2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大联合政府能否再续前缘?

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已开始进行联合执政谈判。但社民党基层党员最后还要对联合执政协议进行表决。这将是大联合政府能否再续前缘的关键所在。

三位党首同命相怜

在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特内尔(Christian Lindner)2017年11月19日宣告“牙买加联盟”谈崩后,基民盟主席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和社民党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共同目标就是尽快组建成新届大联合政府。这个目标是符合三者共同利益的。在这个问题上,三位党首同命相怜。

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基民盟主席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社民党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

 

对于默克尔来说,一旦组建成新届大联合政府,她将名正言顺地第四次出任联邦总理, 并希望自己在解决难民危机等问题上能进一步有所作为,从而留名青史。而一旦组建不成这个政府,则默克尔的处境颇为尴尬。这是因为这位看守总理迄今为止坚拒少数派政府,而如果重新举行大选,基民盟是否会再次推出她作为总理候选人还要打上问号。此间已有媒体把新届大联合政府称为“默克尔的最后机会”(《柏林晨报》语)。

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夫也把希望寄托在新届大联合政府上。这是因为在基社盟内部的权力之争中,泽霍夫已处下风。目前,他还身兼两职,即基社盟主席和巴伐利亚州州长。但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泽霍夫将要把自己后一个职务让给自己的党内对手、巴伐利亚州现任财政部长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因而,在新届大联合政府中获得一个重要阁员位置很可能是这位基社盟主席的一条出路。

而对马丁·舒尔茨来讲,他的全部命运将取决于联盟党和社民党这次能否组建成新届大联合政府。一旦组建不成大联合政府,他的社民党主席位置很可能保不住。

数月来,这位社民党主席已经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因而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2017年德国大选日当晚,舒尔茨表态道:“从今天晚上起,我们与基民盟和基社盟在大联合政府内的合作也就结束了。”但在2017年11月23日与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会面后,舒尔茨则声称:“社民党完全意识到自己在目前困境下所负的责任。”2017年12月7日,这位社民党主席在社民党党代会上又表示:“我奉劝人们不要排除一切东西,但我也劝人们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地接受任何东西。”而在2018年1月12日联盟党和社民党试探性会谈结束后,舒尔茨更是满怀信心地宣告:“我相信,我们取得了出色的成果。”

试探谈判取得突破?

那么究竟该如何来评价这次试探性谈判所达成的协议呢? 此间有媒体将其称为“突破”,但也有媒体人则认为,社民党遭到了失败。 后者的理由是: 社民党原本所要求的公民医疗保险、增富人税等均未实现,在难民家庭团聚方面也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对此,在社民党内威信颇高的该党副主席、莱法州州长玛露·德莱尔(Malu Drey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认为:“社民党在试探性谈判中为社会公平取得了许多成果”。其中包括:免除全德托儿所的入托费,加强双轨培训,引入基本养老金,从法律上规定养老金水平,雇主和雇员各自承担一半医保费等。除德莱尔提及的诸点外,这里还应提到的是: 就欧洲政策而言,几乎对于所有着眼于欧盟和欧元区改革的建议,联盟党和社民党都准备进行谈判或至少进行评议。这也是亲欧社民党所取得的一项谈判成果。当然,德莱尔也承认,为了一个社会公平和经济强大的德国社民党“还有进一步的诉求”。她并承诺:“我们还将会努力在联合执政谈判中取得成果。”

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安德烈娅·纳勒斯(Andrea Nales)也表示:“在5天的试探性谈判中,我们不可能就所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这是完全正常的。因而,我们将会再次进行艰难的联合执政谈判。”但她同时又告诫人们不要抱有“幻想”。为此,纳勒斯并提到了“公民医疗保险”等议题,并强调,联盟党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类要求的。

而联盟党的一些要员已排除对试探性谈判协议进行重新磋商的可能性。默克尔本人也表示:“作为联盟党我们……也作出了痛苦的让步”。 这位看守总理并强调,这个谈判协议为联合执政谈判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但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福尔克尔•考德尔(Volker Kauder)还未把门完全关死。日前,他表示,人们将不得不对一些议题继续进行谈判,譬如难民家庭团聚等问题。

当然,在增收富人税等方面,看来社民党可能只得放弃自己的要求了。据此间媒体报道,社民党原本想要将最高税率从42%提高到45%。而默克尔也曾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对社民党作出让步。但基社盟则断然拒绝了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和该党议会党团主席纳勒斯所提出的这一要求。因为一旦提高了这一税率, 则巴伐利亚州的许多中型企业将不得不一下子缴纳更高的税费。联盟党一位参加试探性会谈的人员明确表态道,对于泽霍夫来讲,这样的增税方案将会使他在政治上无法生存下去。因而,联盟党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做出让步。

当然,谈判双方总算在部分取消团结税方面达成了一致。这个税项是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为两德统一筹资而引进的。按照试探性会谈达成的协议,至2021年,将减少90%纳税人近100亿欧元的团结税税负。据报道,在“牙买加联盟”谈判时,各方也曾谈及类似的减负数量,但自民党嫌太少。据称这也是该党让“牙买加”告吹的一个重要原因。

试探性会谈结束后,社民党左翼及该党青年团对会谈结果持批评态度。青年团主席克文·库纳特(Kevin Kühnert)坚决反对重建大联合政府。其理由是,社民党不能让另类选择党占据在野党领导地位。按照库纳特的看法,基民盟和基社盟都是背信弃义的谈判伙伴,在这方面人们已经有过许多不愉快的经历。库纳特还认为,试探性谈判的结果实在太差: 社民党的一些主要要求,如增税或公民医疗保险等, 均未能得到满足; 对难民政策所达成的协议更是令人难以接受。

社民党青年团主席Kevin Kühnert极力反对大联合政府

 

库纳特在推特上写道,正是由于基社盟对此非常满意,因而可能意味着这并非是件好事。“如果舒尔茨和泽霍夫两人都认为,对自己党来说会谈结果ʻ非常出色ʼ,那么至少有一个人是错误的。”

在社民党特别党代会召开之前,这位28岁的青年团主席就力图扭转党内对新届大联合政府的看法。正是在他的推动下,社民党萨安州党代会在试探性会谈结束后的翌日就以一票多数否决了新届大联合政府。

这一表决结果是对舒尔茨的沉重一击。它表明党内的看法是难以预料的,且党内基层并不买领导层的帐。早在去年12月,社民党图林根州党代会就已表决反对新届大联合政府。而继萨安州社民党后,社民党柏林党代会也于1月15日以21票对8票反对与基民盟和基社盟举行联合执政谈判。

舒尔茨现在必须为了重建大联合政府,而首先当然也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而奋力一搏。

当然,在社民党特别党代会召开前夕,形势已渐趋明朗。虽然社民党图林根州、萨安州和柏林三地党代会投票反对新届大联合政府,但黑森州、汉堡、下萨克森州、勃兰登堡州和萨尔州党代会均已先后表决支持重建大联合政府。此外,马丁·舒尔茨还获得了在德国拥有广泛影响力的工会的支持。德国工会联合会主席赖纳·霍夫曼(Reiner Hoffmann)表示:“我们对这次试探性谈判的结果进行了评估,对德国雇员来讲,其中含有许多实质性的内容。”人们不能把这一揽子协议“简单地扔在大街上”。由此可见,马丁·舒尔茨在社民党特别党代会前夕已赢得党内外广泛的支持。

 

基层民意难以预测

1月21日,社民党在波恩举行了特别党代会。虽然代表们最后决定与联盟党就联合执政进行谈判, 但只有56.4%的代表投了赞成票。从中可以看出,社民党对参加组阁谈判还持有相当保留的态度。社民党副主席拉尔夫· 施特格纳(Ralf Stegner)表示,党内气氛表明,社民党“要做的事还很多,不仅仅是在谈判方面”。施特格纳并强调,通过与联盟党进行艰难的谈判,社民党必须进一步取得一些成果。但基民盟和基社盟不会轻易做出让步。因而,预计联合执政谈判将会十分艰难。

联盟党与社民党已于1月26日起开始进行联合执政谈判,并希望到2月4日能结束谈判。但会谈很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此后,基民盟需要召开党代会对谈判达成的联合执政协议进行表决。而基社盟则还在考虑如何来进行表决,既可通过党代会,也可由主席团和执委会来作出决定。但无论是在基民盟还是在基社盟那里通过该协议都不会遇到多大阻力,至多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当然在社民党那里,情况就要复杂得多。这是因为社民党此前已决定让该党逾44万基层党员对联合执政协议进行表决。预计这一表决过程需要2至3周的时间。

从表面上来看,社民党领导人作出最终让党的基层对是否参加大联合政府进行表决这一决定非常民主。但这同时也隐含着相当大的风险。这是因为社民党基层至今对与联盟党组建新届大联合政府还持负面态度。

2013年德国大选后,社民党也曾在联合执政谈判结束后举行过全党表决。表决前,舒尔茨的前任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在莱比锡的党代会上发表了一个值得纪念的讲话。他指出,一旦社民党成为在野派,就无法为选民和国家实施双重国籍、最低工资等事项。此间有媒体认为加布里尔此举实属孤注一掷,并获得了成功。社民党内有许多人也希望舒尔茨以此为例,引领全党,走出困境。但这次舒尔茨在特别党代会上所发表的近一小时的演说并未达到这一效果。而却是纳勒斯充满激情的演讲最终使党代会勉强同意参加组阁谈判。

当然,这里需要指出两点: 其一,加布里尔当时手中确实拥有像最低工资那样的王牌, 能够使社民党基层受到激励。而在这次的试探性谈判中,舒尔茨在公民医疗保险和增富人税方面均未达到目的。单凭在会谈中所达成的诸如免除全德国托儿所入托费或雇主和雇员各承担一半医疗保险费等举措能否同样使党的基层受到鼓舞就不得而知了。其二,在两次作为大联合政府中的小伙伴参政后,社民党的得票率已降至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一旦再次参政,这个德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究竟能否保住人民党的地位还要当上问号。因而,社民党基层对新届大联合政府持怀疑态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加之,普通社民党党员根本就不必为议席和公车操心,预计在表决时会更加无所顾忌。因而,这一全党表决结果将会更加难以预测。

为此,社民党领导层煞费苦心地选择了表决时间:社民党基层只是在联合执政谈判结束、组阁协议达成的情况下才进行表决。这就大大增加了通过的可能性。因为一旦基层拒绝这一已谈成的组阁协议,就意味着要推翻社民党整个领导层。 其结果很可能是重新举行大选。而这对于社民党来讲是相当不利的。该党甚至很难保住2017年德国大选时所获得的20.5%的得票率。民调机构福尔萨(Forsa)在社民党特别党代会前夕为RTL/n-tv所作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社民党的支持率已跌至18%。 因而,社民党基层很可能会在上述压力下不得不对组阁协定表示赞同。

当然,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社民党基层党员事后也会对舒尔茨的可信度产生怀疑。这是因为舒尔茨在试探性会谈开始前曾向社民党党员许诺,他还将会与联盟党就包括少数派政府在内的其他合作方式进行对结果不预设立场的谈判。但由于联盟党不愿接受这类选项,因而也就不了了之了。

从2017月9月24日德国大选至今已有四个多月了。整个欧洲乃至全球都在关注着德国这个欧盟第一大经济体的组阁进展。一旦继续徘徊不前,甚或出现倒退,则不仅会对德国的国计民生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还会危及欧盟的整体大局。这次试探性谈判一结束,法国政府发言人随即表态道:“这一协议的达成有利于德国,有利于法国,首先是有利于欧洲。对德法关系的稳定和未来,而特别是对欧洲的未来,这是一个决定性要素。”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人们正殷切期待着德国最终能够顺利组阁,并为欧洲的未来作出更大的贡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