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远海运入股汉堡港福地码头!深度解读中德政商较量内幕

记者:顾强

汉堡港的福地码头 

汉堡港是欧洲第三大港,在港口有一个地方叫Tollerort,那里肯定不是汉堡景色最美的地方,但它的名称绝对吸引人 — Tollerort 翻译成中文就叫“福地”。

福地与汉堡的鱼市场隔岸相望,那里是汉堡港和物流股份有限公司(Hamburger Hafen und Logistik AG,以下简称HHLA)下属四个现代化集装箱码头之一,是HHLA全资子公司HHLA Container Terminal Tollerort GmbH (HHLA集装箱航站福地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CTT)。

福地码头拥有4个集装箱货轮的泊位和14台岸边集装箱起重机(简称:岸桥),岸桥后面便是码头仓库和拥有5条铁轨的火车货运站。14台岸桥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将一条现代化的集装箱货轮卸空并再装满集装箱。无数的鞋子、手机和电脑等产品便在福地登陆上了德国的土地。

 

HHLA是汉堡最大的港口运营商,它的69%股份属于汉堡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69%的股份属于汉堡的公民。

中远海运入股福地码头

今年中秋节,9月21日,这一天,一条新闻传遍了汉堡 — 中远海运公司收购福地码头CTT 公司的35%股份。早在2019年5月,当中国国家副主席王歧山率领一个约40人组成的中国代表团访问汉堡港福地码头时,德国<<法兰克福汇报>> (Frankfuter Allgemeine Zeitung) 就报道了一则消息:HHLA执行董事长蒂茨拉特(Angela Titzrath)证实,中国国有企业中远海运远洋运输公司计划入股汉堡港的福地码头,双方谈判进入最后阶段。她还说:“我相信谈判很快就会完成。”

 

果然,双方现在完成了谈判。注册在百慕大并在香港上市的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于9月21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公告,公告原文称:

[董事会欣然宣布,于2021年9月21日,国龙(本公司之全资附属,作为买方)及本公司(作为买方的担保人)与HHLA (作为卖方) 就买卖销售股份(占目标公司注册股本的35%) 及交割股东贷款订立购股协议。于本公告日起,目标公司为HHLA之全资附属公司,在德国汉堡港经营的Tollerort集装箱码头]。 

 

该公告还称,于交割时,国龙将向HHLA支付出售股份之作价,金额为6500万欧元。交割的先决条件为已取得适用的反垄断审批;德国联邦经济及能源部已就收购销售股份不发出反对证书;已取得适用监管及政府批准等条件。股东协议首轮有效期为20年。

中远海运港口董事总经理张达宇赞扬福地码头是欧洲物流的重要节点,其“天然条件得天独厚、腹地广阔,未来前景辽阔,发展潜力巨大。” 张达宇表示,中远方面希望通过此次投资能够加强与HHLA的合作关系,为客户提供更高素质的服务。

中国是汉堡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汉堡港的三分之一集装箱不是来自中国就是运往中国。

早在1982年8月27日,中远的船舶第一次停泊汉堡港福地码头。中远与汉堡HHLA的合作已有39个年头。福地码头长1200米,最大吃水深度为15.1米,可令现代化的大型集装箱船舶停泊。2018年2月中远海运的能够装载两万多个标准集装箱(20英尺)的巨轮白羊座号(Cosco Shipping Aries)首航停泊福地码头,该轮是当年1月16日建造完交付使用的,2月份就来到了汉堡。

汉堡政界和工会的反应

中远海运投资入股福地的谈判在德方并非一帆风顺的,主要阻力来自于Verdi工会和汉堡议会中的反对党基民盟(CDU)、选择党(AfD)和左党(Die Linke)。

Verdi工会担心,海运公司直接参与汉堡公共管理的港口会加强其对当地物流的影响力,会导致航运和装卸的工作条件越来越多地由海运公司来决定,带来的后果是侵害船上和码头上的工人权益。

Verdi工会指出,海运公司已经获得过度的政府补贴,工会应该保护码头工人的权益。工会中负责交通事务的Natale Fontana呼吁港口发展要保持社会公正,保障工人的未来和环境的生态需求。

议会中的反对党激烈批评由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政府多年来忽略和忽视汉堡港的发展,对港口出现的危机长期视而不见。

左党的交通事务专家诺伯特·哈克布施(Norbert Hackbusch)指出,市政府在没有议会的参与下决定将福地码头的一部分股份卖给中方,这是对议会的挑衅。

汉堡议会选择党党团的港口政策发言人瓦尔察克(Krzysztof Walczak)则认为卖掉汉堡港是政府迈出的错误的一步。

社民党则坚持认为,与中远海运达成的协议对汉堡有着重大意义,因为这份协议能使汉堡港更强大,同时又不违背港口的基本原则,福地码头同样也会对其它海运公司开放。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汉堡经济部也反驳Verdi工会,让中远海运入股码头作业公司的目的是增强码头的竞争能力和长期保证码头工人的就业。

 

汉堡市长钦切尔非常欢迎中远海运加入汉堡港公司,他说:“为何中远海运和其它海运公司有兴趣加入一个码头的集装箱作业区,那其中肯定是有好的原因的。”

他特别说到,中远海运入股“没有政治企图。但凡具有商业意义的事情一定是切实可行的,必须给予执行”。他还指出,海运公司与码头作业公司紧密合作的现象已经在鹿特丹、安特卫普、马赛包括汉堡涌现,比如德国的Hapag-Lloyd和意大利的Grimaldi海运公司就分别在汉堡港的Altenwerder 和Unikai参股合作。

汉堡港的优势和劣势

汉堡港的二分之一集装箱是通过铁路运输转运到德国的东部和南部地区及其它内陆国家,也可以通过易北河内河运输运到内陆腹地,水路运输的每一公里都能降低运输成本和减少排放。这些便利和有利环保的物流条件是汉堡港的优势。

当然,每家海运公司对港口的期望是高效、码头费低和作业费低,但现在的海运公司也有环保意识,希望停靠的港口具备有利环保的物流条件。因此,汉堡港面临的挑战是继续投资现代化的基础设施。

但是,汉堡港也有其不利的一面。汉堡港不是海港,而是易北河港,船舶从易北河入海口驶到港口需要数小时的时间,而且还需汉堡港的三名引航员引航。相比其它海港,这对海运公司来说不但增加了进港的时间成本,还增加的资金的成本。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丹麦的马斯基(Maersk)海运公司就因为嫌汉堡港作业速度慢而做出了不入汉堡港的决定,它的船舶改停德国威廉港。

为此,汉堡也在不停地深挖易北河河道,以便巨大型的船舶能够通行。

自2007年以来,汉堡港的竞争对手鹿特丹港和安特卫普港每年平均赢利分别为2.2% 和3.0%,而汉堡港每年平均亏损1.2%。离汉堡港不远的不来梅港也每年平均亏损0.2%。挽救这两个德国港的压力越来越大,导致两个港口城市的经济部长正在考虑两港合并。

港口专家献计献策

汉堡商业管理学院(Hamburg 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物流专业教授扬·尼尼曼(Jan Ninnemann)受政府委托,对汉堡港持续衰弱的原因做了一份研究报告。

尼尼曼教授是汉堡对港口研究最权威的专家。他的这份报告在完成后至今还未公开。汉堡港的发展策略也是汉堡大选时各党选战的重点,各党也会为汉堡港的发展方针争吵不休。

2020年汉堡本地大选后组建了新的政府和议会,尼尼曼教授对汉堡新上任的经济部长提出港口的发展建议。他建议推动目前港区唯一一块还可供利用的Steinwerder Süd地块的建设。

汉堡港的货物转运有2/3是远洋集装箱装运的货物。因为全球经济发展趋缓,贸易冲突又影响到德国工业,自2019年开始德国的出口就在下降,所以港口的生存须摆脱对集装箱远洋运输的依赖,港口必须开发新的业务领域。

为此,汉堡可在Steinwerder为欧洲市场建立短途海运码头,减少欧洲公路运输压力; 也可兴建新兴工业园区,如建造氢气生产厂、风力发电的叶轮和太阳能板。生产出来的氢气可直接在港区为氢气卡车加燃料。

绿党一再坚持不能再扩大汉堡港区的面积,如Mooburg区的易北河南岸就不能再开发,但这是错误的信号。尼尼曼教授还认为,现有的码头要改造和充分利用,比如运往非洲的汽车码头Unikai,停车场是平铺在地面上的,应该学习亚洲的港口,改为立体停车场。

旧的邮轮中心可以改造为汉堡的创新园区,吸引新成立的微小企业进驻园区,在这方面鹿特丹就有成功的经验。德国的环保主义要求港口的建设要有利于生态保护,教授认为这是一个两难的冒险,这必将给港口带来更多的成本,影响港口的竞争力。

如中远海运不入股汉堡港

中远海运已经在入股希腊比雷埃夫斯(Piräus)港的事项上签署了(大部分)合同,这对汉堡港不造成太大的威胁。如果中远海运在意大利的拉斯佩齐亚(La Spezia)或热那亚(Genua)港投资入股,那就会严重威胁到汉堡港。那样的话,从中国来的并将从汉堡转运德国南部的货物就不会装上驶往汉堡的船,而是装上去意大利的船了。

另外一方面,德国的Hapag-Lloyd海运公司正在审核入股德国海港威廉港的Jade-Weser码头,这对汉堡港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该公司总裁Habben Jansen认为,他们公司就没有类似马士基海运公司那样对汉堡港作业速度慢的抱怨,这是他们在汉堡港拥有自己入股的码头带来的优势,相反他们在英国和荷兰遇到了延误的问题。他还认为,他们的船队是有可能将集装箱运到德国,而不是先运往荷兰和比利时港口,这取决于与港口的合作。

 

中远海运港口公司的除了在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外,还在西班牙瓦伦西亚港(Valencia)和毕尔巴鄂港(Bilbao)以及比利时泽布吕赫港(Zeebrugge)的集装箱码头中拥有控股权,另外还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港、西班牙的拉斯帕尔马斯港(Las Palmas)和荷兰的鹿特丹港的集装箱码头都拥有股权。海外港口投资正逐渐成为中远海运布局的重中之重,参股汉堡港一个集装箱码头是重要的一步,也是势在必行。

*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

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