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服装业撑不住了,大牌面临倒闭,解封之后只剩睡衣了

(综合报道:韦 云)长时间的新冠管制措施,不但使餐饮业受到重创、旅游业倒闭转行,现在服装业也要坚持不下去了。难道等疫情过后,德国人也要穿着睡衣上街吗?
 
新冠让睡衣族归来
很多年前,外地人到上海,无论春夏秋冬,都能看到上海人穿着各色的“睡衣”(其实就是居家服)上街,可能只是路口买包烟,也可能是上对面街上的小超市买个小东西。“睡衣族”甚至成为上海一景,开世博会前,为了劝百姓不要穿睡衣上街,还引发过热议。

 

弄堂里穿着睡衣的大叔(网络图)

 

女房东打架都是穿睡衣出场(网络图)
 
2020年1月开始的新冠疫情使得大家都要宅在家里,起床后随便套个什么衣服都行,就算是要视频开会的,也只有上半身正经的。不出门上班、不聚会、没有庆祝活动,购买新衣的欲望也就没了。

 

居家工作的状态就是这样的(图源:today.yougov.com)
 
不过分地说全球开启了睡衣模式。但是相应受到最大影响的莫过于时装业了。
 
女人是购买服装的主力军,逛街血拼,据说能让女人有兴奋和快乐的感觉。在逛街中看到服装店就要进去看看,一看就有购买的欲望。但是现在店面都关了,很多人禁足在家。很多老城里店铺难以支撑下去,一些城市的老城区也慢慢死去了。这种消费模式已经不复存在了。
 
 

德国服装厂撑不住了
 
经常逛服装店的都知道,睡衣只占很小一部分,就算是运动服、卫衣的比重都不可能超过时装。按照普通人的习惯,每天会穿不同衣服上班,但是回家估计也就那么一两套家居服换着穿。
 
服装厂的接单比重也是同样的道理,多以时装为重。
 
比如萨克森州Treuen市,服装生产商Axel Seidel(44岁)面对着积压爆仓的10万件女装摇头兴叹:“经销商在6个月前就订购了夏季服装,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封锁管制,至今无法交货。”我们的仓储能力不是为了囤货的。平常都是从生产到出货给经销商,中间不会间断的。

 

时装生产商积压了10万件女装(图源:bild.de)
 
这笔生意如同他的生意坟墓,最近他经常在凌晨四点就醒来了,犯愁啊!
 
如今这个中型公司要承担更高的成本,生产要继续,就需要租用新的仓库。而且还有个风险就是,零售商那里积压的冬季商品可以下一个季节再出售,但是他们就不会再买我们的新货了。
 
他预估自己的销售量减少了90%。
 
服装商要求政府援助
 
Arlette Kaballo开业已有43年,在科隆、科布伦茨和威斯巴登等地设有六家时装店。但是现在,由于新冠危机,这家连锁店也是步履艰难。

 

位于Koblenz的Arlette(图源:arlette-moden.de)
 
即使2月中后商店可以重新开业,他们也卖不掉冬季服装了。等到明年冬天,他们必须低价销售(可能是2、3折甩卖),因为没人愿意高价买过季产品。其他店的处境也是一样的。
 

 

最近,零售商在科隆举行抗议活动……Kaballo也在商店橱窗里摆着骷髅服饰,上面写着“求救” (图源:bild.de)
 
他们要求政府像给餐饮业援助一样,给与服装业财务支持,因为他们的资金都积压在近一年来卖不出去的衣服上了。没有资金周转无法支付下一批新货的货款,接下去的就是倒闭的威胁。
 
德国知名品牌同样遭遇
 
自12月中旬以来,德国各城市空荡荡的购物商场一直困扰着德国纺织服装业。与餐饮业不同,政府没有为纺织业提供如此全面的援助计划。结果导致许多人面临破产的威胁。
 
德国本来就没什么全球知名的大品牌,如果现有的几个中档品牌也被灭了的话,本来就不太会打扮的德国人,以后还能穿什么?
 
Marc O‘Polo、Gerry Weber、Seidensticker、Eterna或Mey等品牌警告说:如果封锁还要持续很长时间的话,很快就没有商店出售我们的产品!

 

Marc O‘Polo在中国的第五十家门店在海口开张。疫情中要更多依赖中国市场

 
而且超过20万的工作岗位处于危险之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