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冠疫情中的明星医学家,扒扒他们的家底到底赚了多少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韦 云
管理国家的那些政客一般会是学法律的,也可能学政治经济的、当然也可能是物理博士(德国总理默克尔),通常不会是病毒学家、传染病学家、流行病学家或医学专业人员。
 
所以,政客们并不熟悉病原体、传染病的发展以及当前情况下全球的传播或对重病患者的治疗。
 
碰到百年难遇的一次瘟疫,如果没有具备高水平专业知识的称职顾问,德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眼下的新冠危机中可能就会傻眼了,无法理性地做出应对策略。

 

默克尔的专家团队(左起):Brinkmann教授、Wieler教授、Drosten教授
 
但是,现在这个高度专业化的顾问团队里的科学家和医学人员是他们各自领域中最好的吗?他们做顾问能赚多少钱? 
 
RKI所长Wieler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德语:Robert Koch Institut 简称RKI)现任所长Lothar Wieler教授 (60岁) ,是一名兽医。
研究所是德国联邦政府的研究机构,负责传染病的发现、预防和控制,位于柏林,隶属于联邦卫生部。该研究所成立于1891年,以创始人、现代细菌学的创始人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科赫的名字命名。
在加入RKI之前,Wieler教授是柏林自由大学微生物学和动物疾病研究所的所长。他的工资待遇是按照《联邦工资法》中工资条例B组-7(B 7)领薪的。
 
B组薪水的领取对象是德国公务员和士兵,等级从B 1至B 11(在某些州不同)。就是说他们是有固定薪水的,然后基本薪水有级别之分,升级是根据工作年资。
 
目前,B7级的基本月工资相当于10,819.10欧元,低于联邦各部部门主管的收入。

 

RKI副所长Lars Schaade教授(55岁)是微生物学和感染流行病学专家,薪水是B 3级,基本月工资为8,658.13欧。
 
PEI所长Cichutek
位于黑森州Langen市的负责审批疫苗和生物医学药物的联邦机构保罗·埃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Institute),是德国联邦的研究机构和医学监管机构,也是隶属于联邦卫生部。它是世卫组织血液制品和体外诊断设备质量保证合作中心。名字也是来源于诺贝尔奖得主。
在新冠疫情中,负责监控新冠疫苗的质量,有效性和安全性。PEI的所长Klaus Cichutek教授(64岁),也起着重要作用,作为生物化学家的Cichutek的薪水是B7级。
副所长Stefan Vieths教授(60岁)是食品化学家,薪水级别B3。他们俩的薪水级别就和RKI的正副所长一样,机构也是同级的。 
 
为新冠疫情献策的教授们
在新冠瘟疫爆发之前,联邦和州政府的许多专业顾问只是在专家圈子中享有盛名,但是由于长达一年的疫情,专家们总是频频出镜发表意见,如今已经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也是政客和媒体追捧的对话者。
曝光率极高的有柏林夏里特医院的Christian Drosten教授(48岁),甚至被誉为德国的钟南山。

在波恩工作的Hendrik Streeck教授(43岁),最早在新冠爆发地北威州小镇Heinsberg(被称为“德国的武汉”)做检测调研;

还有在不伦瑞克任教并领导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的物理学家Michael Meyer-Hermann教授(54岁);哥廷根马普研究所的研究小组负责人Viola Priesemann(38岁)。
 
还有以德国医学历史与伦理学研究所所长Alena Buyx(43岁)为首的德国伦理委员会成员们,以及许多经济学家,他们为新冠大流行的经济影响向众多委员会(例如咨询委员会)的理事机构提供建议。
 
这些教授无论是在大学执教(教授&大学讲师)还是在研究所(甚至是著名的马普研究所)做研究,他们的薪资待遇都是透明的,有公开的薪水级别。
教授薪水分为三类

在联邦任职和在州里任职,薪水有所不同。
 
目前,根据联邦规定的薪水条例,初级教授的薪水属于W1级,月毛薪4,898.68欧元;W2级的教授为6,085.88欧元至6,801.88欧元;W3最高的教授为6801.88至7756.53欧元。
 
但是,在各个联邦州,基本工资并不一致。根据德国大学协会从2019年起的薪水排名,例如W3基本薪水相差近1,000欧元。联邦政府支付的费用最高,其次是巴登-符腾堡州和巴伐利亚州。图林根位于最底层。这与各州的生活费用指数相关。
 
但是,除了基本工资之外,还可能有相当丰厚的研究、教学和绩效津贴。 根据相关规定,在个别情况下最多可以增收到基本工资的50%甚至100%。 因为各自的雇主自然会努力留住顶尖的人才。
 
刚刚进入科研领域的年轻学者,起初得到的工作位置都是有时限的。他们属于雇员而不是公务员。低于教授级别以下的学术人员,通常收入基于公共服务系统的薪水标准。而其中的高素质的学者,通常会按照受雇佣的年限和薪水级别得到4000欧到6000欧的不等的毛工资。
这些雇员与按照W分级的作为国家公务员的教授不同,作为雇员的学者除了缴税外还必须缴纳各种社会保障金,因此他们实际拿到的钱更少。
 
因此,对于许多科研人员来说,转向私营企业(例如制药或化学工业)通常更具吸引力。 根据职业门户网站的调查,那里的薪水通常比搞科研的人要高得多。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