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春季清洁可抵税 反防疫示威违宪 烟酒销量激增

春季大扫除可以抵税
(段逊)春天的到来对于许多人来说意味着要进行春天大扫除。联邦税务顾问协会表示,雇人对房屋或公寓进行基本清洁,其费用则可以抵税。清洁工作和花匠的花销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可以享受税收优惠。
但前提条件是,服务提供商要开具发票,费用通过银行转账,用收据兑现现金则不行。
 
以下三种税收待遇:
1、迷你职位 Minijob
定期使用清洁工的费用(迷你职位Minijob)税务局是承认的。其每月收入上限为450欧元。所得税减免额为支出的20%,但每年不超过510欧元。通常,迷你职位必须在迷你职位中心注册。该中心为税务部门提供相应的证明。
2、其他与家庭有关的就业
如果是一次性服务,例如清洁服务提供商,则可以将费用的20%抵税,每年最高费用额为20,000欧元。因此,最大可能的税收减免为4000欧元。重要提示:仅工资支出部分。材料成本不算。
3、工匠服务
如果工匠在家中进行维修,则客户可以将20%的人工成本以及差旅和机器成本——最高不超过6,000欧元抵税,这样每年最多可以扣除1200欧元。物料支出不算。
横向思维者组织被监查
(段逊)自新冠疫情以来,德国实施不同程度的管制措施。这让一些极端分子很不舒服,尤其是横向思维者不认同政府的决策,在各地发起过多起游行抗议活动。

现在柏林的宪法保卫局将他们的新冠抗议运动视为可疑案件,将进行监控。

德国电视一台“ARD”引用安全人士圈的消息报道,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该运动可能违宪。

尚不清楚抗议运动的哪些部分受到了精确监控。根据ARD的消息,应该主要是那些持阴谋理论者。因为,其中的右翼极端分子已经受到宪法保卫局的监督。

横向思维组织被“合并”为一个新的集体观察对象,因为这是一种极端主义的新形式,不适合任何现有类别。

归类为可疑案件意味着可以使用情报服务,也可以招募线人。
 

烟酒消耗的危险趋势
  
(段逊)新冠疫情期间,居家办公和网上教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2020年是充满压力的一年。因此,许多德国人诉诸于烟草和酒精。而抽烟和饮酒成为减轻压力的媒介。
在2020年的新冠时期,德国的烟草制品消费量增加了。此外,酒精的消耗量高于欧洲平均水平。位于哈姆的德国成瘾问题中央办公室(DHS)在介绍其“2021年成瘾年鉴”时指出了这一点。
酒精消耗
新冠期间,因接触受限制,越来越多的人在家中饮酒。该报告估计,300万年龄在18至64岁的人酒精上瘾或酗酒。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人均啤酒消费量为86.9升啤酒,比2019年减少了5升。气泡酒,烈性酒等的购买者也较少。

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医院(Greifswald University Hospital)的健康研究员乌尔里希·约翰(Ulrich John)解释说,在国际比较中,德国在酒精方面是“高消费国家”。“人们对酒精的看法太积极了。”风险意识太低。
 
烟草
吸烟者人数已经下降了一段时间。但在新冠大流行的一年中,公民在烟草产品上的支出为288亿欧元,比2019年增加了5%。手卷烟的细切烟增加非常明显,而成品卷烟则略有下降。烟斗烟草消费量猛增,达到了将近6000吨,增幅高达44%,这也是由于年轻人喜欢水烟的结果。德国成瘾问题中央办公室警告说,全国每年有超过10万人死于吸烟。
 

药物滥用

根据德国成瘾问题中央办公室的数据,无论新冠危机如何,估计有1.5至190万人面临药物滥用问题。许多人依赖于安眠药和镇静剂,或阿片类镇痛药和精神药物。
 
非法毒品
德国因吸食毒品死亡人数上升至1,581人。2019年,有1,398人因使用非法毒品而死亡。根据德国成瘾问题中央办公室的最新估计,有309,000名大麻成瘾者。可卡因成瘾被发现有41,000人,其中苯丙胺成瘾者有103,000名。
 
赌博成瘾
赌博成瘾专业协会主席伊洛娜·富希滕施尼德(IlonaFüchtenschnieder)说,人们担心的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在线赌博会繁荣的情况没有出现。以前在赌博大厅赌博的人不一定都会转移到网上去。但是,于2021年7月1日修正的《国家赌博条约》,将使以前几乎在所有地方都被禁止的在线赌场合法化。
 
自助和建议
专家们认为,这场危机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增加了成瘾和复发的风险。蓝十字成瘾援助协会表示,定期的交流非常有必要。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