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抽大麻、13岁吸海洛因、14岁卖淫,58岁再次扬名德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云)2月19日,德国亚马逊会员(Amazon Prime)平台上推出了一部8集系列片《我们来自动物园火车站的孩子》(WIR KINDER VOM BAHNHOF ZOO),引起了德国社会的轰动。
1978年出版的这一同名的报告文学作品,曾经在德国激起了巨大的反响,并被很多中学推荐为学生必读课外书目。这是德意志民族的巨大的心灵伤口,这个伤口没有愈合,一被触及就再次流血…..
对于华人朋友来说,可能无法理解这样一部通篇描述青少年吸毒的电影,有什么值得重新翻拍的。
 
曾经的辉煌
 
殊不知,这部作品源自70年代末期(1978年),德国战后最为成功的一部非小说类的学生读物,当年连续95周成为《明镜》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位。迄今为止,已售出400万本。这本书也是德国人第一次谈论海洛因和受害儿童。当时最小的一个因海洛因死亡的孩子年仅14岁。后被翻译成15种语言,传遍了全球。
 
1981年,这本纪实作品曾被改编成影片《一个少女的自白》,并被评为1981年度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电影市场最轰动和最卖座的影片。
 
影片中很多不堪入目的镜头:聚集在动物园火车站的孩子们;躲在厕所里拿着针头往手臂上扎;随着摇滚乐摇晃着的疯狂;少男少女扭曲的、麻木的表情;随便上车打炮就为了一包毒品,少女的清纯荡然无存……
该片不回避外部生活和内心生活中的美与丑、善与恶的矛盾冲突,不粉饰现实,真实揭示上世纪70、80年代青少年的心灵世界,震撼人心、轰动了整个德国社会,开创了当年德国电影观众最高纪录。
 
系列片的上映
 
性与暴力、吸毒与卖淫是困扰当代西方社会的严重问题,少年吸毒问题尤其使人们忧心忡忡,不少已婚夫妇为了躲避这个问题,不愿意生孩子,为的是不使自己背上孩子这个沉重的包袱。有的家长发现孩子吸毒后,竭力挽救,结果仍是徒劳,因吸毒走上犯罪之路者比比皆是。
 
制片人Oliver Berben(49岁)和导演Philipp Kadelbach(46岁)推出的这部最新系列片围绕着毒品、爱情、陶醉和狂喜,也有崩溃和空虚。描述了年轻人为此牺牲了自己的未来。不过用了一种现代的、令人惊讶的不同方式,将原著的女主角 Christiane F. 引入了新千年观众的视线里。
 
真实的人生
 
小说、电影或系列片的女主角瘾君子Christiane F.,今年已经58岁了,她的故事在1983年就传遍了世界,她本人也成为当时毒品文化的象征。
不幸的童年

 
1968年,6岁的Christiane F.住在汉堡附近的名为Nützen的村庄里。之后他们一家搬家到了西柏林。原本想做婚姻中介生意的父母,梦想破灭,几个星期后他们一家从Kreuzberg的6个房间的大公寓搬到了Neukölln的Gropiusstadt的2个半房间。
 
Neukölln新建的高层住宅区就在柏林墙旁边。这里的大部分居民为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他们一家住在11楼,在Christiane的回忆里“到处都是大小便的臭味。”这个小女孩在小区里就像是个乡下蠢妹子。
 
母亲是办公室文员,父亲就是喝酒。喝醉了就打人,母亲和小妹妹Anette经常挨打。1973年父母离婚了。
 
迈向深渊

 
Christiane应该在综合学校(Gesamtschule)做毕业考(Abi)。在那儿,她和Kessi(班级里最厉害的同学)成为了朋友。12岁时,她们经常去Lipschitzallee的福音派青年中心“ Haus der Mitte”。孩子们抽大麻,监督员只是看着。很快,Christiane每天都要去抽麻,还沾上了LSD(迷幻剂)、安定。
 
小伙伴们乘地铁去Genthiner街上的时髦迪斯科舞厅“Sound”。虽然写着16岁才能进入,但是没人问。那里的音乐都是当时流行的摇滚乐“深紫”、David Bowie。毒品唾手可得。
 
Christiane什么毒品都来者不拒:大麻、LSD、安定(Valium)、曼德拉(Mandrax)和麻黄碱。她抽烟,只怕喝酒。她喜欢喝樱桃汁。
他们小集团里还有Detlef,Babsi,Axel和Stella,没有一个超过16岁,都仍然是孩子。春天的时候,Bowie的海报挂上广告柱上。Christiane的母亲得到票。
 
1976年4月18日,Christiane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众人的偶像震撼了德国国会大厦。David Bowie演唱《It’s too late》和《Station To Station》让Christiane感到痛苦。音乐会结束后,她第一次吸了死亡毒品海洛因。
 
几周后她把针头扎进了胳膊。“我的四肢变得异常沉重,同时又很轻。所有这些狗屎(不如意)一下子就消失了。”那时她只有13岁。
 
她的朋友Detlef长期依赖此道(吸毒),需要钱,就到动物园车站的同性恋群体里卖淫。在Jebenstraße他每次出卖给同性的肉体价格为40马克。这些钱够买四分之一克海洛因,也是Christinan和她的朋友每天需要的吸食量
 
在Kurfürstenstrasse,在“Sound”的拐角处,夜间有专业妓女上班,白天这些吸毒上瘾的孩子则去当“雏妓”。但是如果皮条客抓住了这些女孩,就会像Babsi一样受到虐待。
 
但是,对Christiane而言重要的是下一“口”。所以她就上了陌生人的车。每个嫖客带给她足够的一“枪”,她每天需要三“枪”。那年,Christiane是14岁。
 
她不再上学,也很少回家。妈妈在几个月后才发现女儿的成瘾情况,已经毫无办法了。她后来说:“柏林没有人能给我任何建议。” 青年咨询中心、政府机关、家庭医生,每个人都只是耸耸肩。
Christiane已经成了瘾君子。不变的伴侣就是嫖客、毒贩和“餐具”(汤匙,打火机,柠檬汁和注射器)。越来越多的朋友死了。Babsi吸食过量被发现死了。《柏林报》报道了这个迄今为止德国最年轻的毒品死亡者,“她只有14岁”。
 
一夜成名

 
Christiane的母亲认为这样下去不行,Christiane必须立即离开这个城市。
 
“上车,去机场。”Christiane很生气但也无能为力。她们去了汉堡旁边的小城市亲戚家,在那里,Christiane戒掉了毒品。
 
实际上,Christiane三年来第一次在Kaltenkirchen定期上学了。被迫离开柏林挽救了她的生命。
 
依然是在春季,她回到柏林,作为恋童癖审判的证人。在那儿,有两名记者(Kai Hermann和Horst Rieck)注意到了她,并与她交谈。而Christiane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1978年9月28日两位记者的文章在德国《明星》杂志上发表了,Christiane F.顿时成了成千上万人所熟悉的名字,大约有2千万人读了这篇真实的报道。
 
她的第二人生从15岁开始。
 
出版商刚开始还有点犹豫,怀疑是否会成功,第一版只印刷了5000册,但很快就卖光了,只好不断地加印。
Christiane希望成为书商,并继续从她的成功中赚钱。1989年,她在电视采访中向Günther Jauch透露:“我比电影更喜欢这本书!”
 
2013年,Christiane回忆道:“我认为那是图书馆里许多书籍之一。我根本没有考虑过媒体和媒体的炒作。”
 
2014年,她退出了公众的视野。
 
深陷难自拔

 
虽然Christiane F.变得富有,也出名了,但是吸毒还是反反复复。
 
在80年代,她在希腊生活过。也在柏林女子监狱呆过10个月。
 
2008年,她从青年福利院领回了她的儿子(1996年出生),因为她想与他移民到阿姆斯特丹。
然后她又再次捡起了针头,回到了过去。
 
如今已经58的她,又出现在柏林的毒品圈,只不过不在动物园火车站了,而是Kottbusser Tor。
不久前报发表的中国导演受攻击事件也发生在这里。
相关阅读:反华种族歧视案:中国导演在柏林屡遭攻击 胡椒喷雾随身带

 

 
信息图片来源:bild.de//bz.de//

图片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