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父母与默克尔对话,谈到难处心碎泪流,震撼人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韦云)自2012年以来,德国政府每年都会举行“默克尔与公民对话”系列活动,已经成为一种传统。总理与民众对话,围绕一些焦点问题展开讨论,能让政府更好地了解民众的想法。对话的重要话题如过去的难民移民、气候保护问题,如今又是新冠病毒瘟疫问题。但是自去年以来,由于新冠瘟疫大流行,该对话只好改成了视频方式。

 

总理在与公民的视频会议中挥手致意,红色箭头指的Khodr女士在讲话时飙泪
 
这次,即将在今年9月卸任的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66岁,基民盟)想听听新冠危机造成的普通家庭的忧虑和需求。她解释说:“因为日常生活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家庭必须承受更多压力。”
 
来自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莱法州)的单身母亲Eva Maria Vogt有两个孩子(分别是2岁和8岁),抱怨家庭办公和在家上学:“我的孩子几乎是与世隔绝了。”她自己也看不到任何人。
 
而且由于她出门必须带着孩子,所以经常遭受社会上的白眼。一家超市坚持要求她8岁的孩子自己推一台购物车,与她保持距离。
 
而且如果要考虑到口罩的费用指出,拿到的150欧元儿童补助金远远不够,入不敷出。
 
Widower Lars Jakobs谈到自己是两个孩子的单身父亲时,也是精疲力竭,他说感觉就像是“蒸面”中受着煎熬!
 
他还认为:虽说150欧元总比没有好,但几乎是等于零”。他必须给孩子做饭,买食材和用电,也就花掉了。(如果没有补贴,不是一样要给孩子买食材做饭?)
 
 
约翰尼斯·布罗尼施(Johannes Bronisch)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当他带着五个孩子外出时,别人会奇怪地看着他。 默克尔回答:“孩子多,我们应该高兴才对,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还承认:在封锁开始之初,很高兴能有很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了。不过“激情”已经用完了。
然后来自Wattenscheid的Jihan Khodr女士发言。 她自愿参与帮助难民工作并经营一家语言咖啡馆,她本人最初来自黎巴嫩。 她自1989年以来一直在德国生活,有4个孩子。
首先,她感谢能有机会和总理对话:“这是一种荣幸。”然而,说着说着,她开始啜泣:“我与难民妇女和母亲有很多接触。 总有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像新冠时期那样明显。 我们想进一步帮助我们的孩子们!”
 

 

与总理视频时,Khodr女士飙泪
 
她担心孩子们得不到足够的教育:“波鸿(Bochum)和沃滕谢德(Wattenscheid)的许多移民家庭都是文盲,孩子们得不到家长的帮助!”他们需要与学校和教育中心建立更多的网络。

 
默克尔承认:“必须说我们的数字化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不过她提了一个主意:让孩子在家用母语接受教育。联邦政府已经提供了21种语言的信息。她还问:“你认为这会引起人们的共鸣吗?”Khodr女士回答:“很少”。
 
德国的数字化在此次疫情中暴露出极大的缺陷,虽然政府已经投资数十亿,但是官僚体制,等让孩子们能真正受益,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信息、图片来源:bild.d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