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眼睛看默克尔:可怕的威权主义展示,谁将继承衣钵?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翻译报道:顾强
译者按:2021年2月8日,德国《世界报》(Die Welt)网络版刊登了该报记者与法国著名经济学家阿兰·明克(Alain Minc)的采访,谈论即将结束的默克尔时代。以下是该次采访对话的中文翻译。 到今年9月底,默克尔将离开德国政坛,结束其长达16年的德国总理生涯。德国统一后默克尔开始步入政坛,并以“科尔的小姑娘”崭露头角。出人意料的是她在保守的基民盟中能过关斩将,担任一个男性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政党的党魁达18年之久。她改变了基民盟。

中国历史上有过一些执掌国柄的女人,大家耳熟能详的有西汉的吕后、唐朝的武则天和清代的慈禧太后。至今为止,德国也只有两个女人曾经站在这个国家的最上层。
除了默婶外,在1000多年前,德国曾经有过一位女人掌握了国家大权,她就是神圣罗马帝国时代狄奥凡诺皇后(Theophanu,956年-991年)。她是奥托二世的皇后和奥拓三世的母亲。在她的皇帝丈夫死去和儿子皇帝年幼的6年时间里(985—991年)成为帝国的最高领导人。

前些年,默克尔也想寻找一位女性的接班人,但看来这些努力均付之东流了。在他之后,当然基民盟主席和德国总理的人,肯定是一位男士。哪是谁呢?

 

2月8日德国《世界报》(Die Welt)的采访报道

 

德国总理默克尔什么地方招惹了中国人?招来骂名

 前 

71岁的阿兰·明克(Alain Minc)是法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和畅销书作者。他从未在商业和政治域中担任过重要职务,但是几十年来,他一直在幕后为法国总统和法国股票指数CAC40强中的企业高管提供咨询服务。

二月的一天,在巴黎最昂贵的一个街区,他在宽敞的办公室里与来自德国的记者聊天。墙上挂着是两张真人大小的爱尔兰作家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的照片,照片是由理查德·埃夫顿(Richard Avedon)拍摄的。

阿兰·明克是一个德国通。尽管他的四个祖父母都死于德国纳粹的集中营,但他于2013年在他本人的著作《德国万岁》(法语:Vive l‘Allemagne)中歌颂德国是“欧洲最民主、最健康的国家”。

 

默克尔:共识女士权威主义

问:明克先生,安吉拉·默克尔不久将离开政治舞台。你如何评价她的任期?

答:每当人们谈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表现时,很多人都称她是一名伟大的共识女士。但同时,她也一而再再而三地似乎出于疏忽而表现出一种令人发指的威权主义。如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后,她突然严酷地决定逐步淘汰核电;难民潮发生时她打出“我们能做到”的口号,独断专行地决定吸收一百万中东难民;她也自行决定支持欧洲的新冠疫情“复苏基金”规划。

许多人总是误认为,德国的制度出于强制性的共识而注定在政治上无能为力。但是,默克尔独自做出的上述三个决定却表明,事实并非如此,而且她的这些决定都将给德国今后数十年的发展打上烙印。

问:德国政党基民盟主席的选举为何在法国没有受到关注?

答:从整体上看,基民盟主席的选举没有得到国际上应有的重视。毕竟,新当选的党主席可能是默克尔的继任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当选为党主席的阿敏·拉舍特将成为欧洲的新领导人。我相信,如果马克龙再次当选,马克龙将是欧洲的新领导者。我希望如此。

 

 阿敏·拉舍特能成为德国总理?

问:为什么阿敏·拉舍特是您眼中理想的人选?

答:因为他是莱茵人,是屈指可数的默克尔接班人中的一个,默克尔的接班人中比起当年赫尔穆特·科尔的接班人没有更多的选择性。阿敏像科尔一样,他是与西方保持一致的人。我们法国人愿意看到德国与西方保持一致。莱茵人是卡洛林王朝的欧洲代表。

(注解:加洛林王朝是法兰克帝国继墨洛温王朝的第二个王朝,由家洛林家族创建,始于751年。在其第二代国王查理大帝时,加洛林王朝占有的国土约等于今天的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后来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瓜分了法兰克帝国,加洛林王朝在东、中、西三个法兰克帝国延续的时间不等。)

问:在德国,许多人怀疑阿敏是否能胜任做德国的总理……

答:德国老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曾经告诉我,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被严重低估了。每当一个新人当选总理,总有人持怀疑的态度。这一现象同样也在科尔身上发生过,而且也在施罗德当选总理时发生过,甚至在默克尔当选时产生了更大的质疑。

欧盟新冠“复苏基金”:马克龙想搞,默克尔能搞

问:您是欧盟新冠疫情“复苏基金”的热心支持者。许多德国人对有一天他们将不得不为别人的债务负责而感到恼火。关键的是,最近意大利发生 的政坛动荡让德国人惊呆了。你对此表示理解吗?

(译者注:欧盟峰会于2020年7月21日就疫情后经济复苏达成一项7500亿欧元规模的“复苏基金”规划。“复苏基金”将通过贷款、拨款等方式,为受疫情冲击的欧洲国家提供支持,助力其早日实现经济复苏。

“复苏基金”中的3900亿欧元将通过无偿拨款分配给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法国获得400亿欧元拨款。另外3600亿欧元作为贷款,以资助成员国疫后重建。

意大利是该计划的最大受益者,它获得850亿欧元的无偿拨款和124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合计约2090亿欧元。这笔资金被认为是解决意大利经济危机的“最后一次机会”。

在对这笔209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管理和使用上,以意大利前总理伦齐为党魁的意大利活力党因与现总理孔特产生巨大分歧,宣布该党在联盟政府中的3名部长辞职。意大利游说团体争先恐后提出的支出计划具有很大危险,而欧盟对意大利如何将巨额资金进行有效分配一无所知。意大利政府1月26日在结束内阁会议后发布声明说,总理孔特已向总统马塔雷拉递交辞呈。意大利此次的政府危机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刻”。有分析认为,如果意大利提前举行大选,一旦意大利的“疑欧派”再度掌权,则会对欧盟的稳定带来挑战。)

 

答:人们可以用四个字概括默克尔和马克龙二人呼吁欧盟各国支持的“复苏基金”∼ “马想,默能”,即马克龙想搞,默克尔能搞。如果马不想搞,默就搞不成,反之亦然。糟糕的是,意大利现在出现的政府危机正为德国最保守、最自私的舆论提供依据,递刀子。像意大利前总理伦齐(原名Matteo Renzi)这样有政治经验的人应该想到这点。

至少可以说, 意大利人向德国展示出这出闹剧是尴尬的。伦齐是在玩火。这有关意大利的声望,你不能得到复苏基金后却把它搞得一团糟。有关2000 亿欧元的游戏现在必须停下。

问:如果要您尝试就“复苏基金”去说服那些“保守和自私”的德国人,你的论点是什么?

答:德国人只是不想知道他们是欧元的最大受益者,比任何欧元区的其它国家都受益得多。多亏欧盟南部国家的经济乏力,欧元才被低估了,这给德国工业产品出口带来了难以置信的竞争优势。保守的德国人将欧元视为负担,而实际上这却是无价的经济刺激措施。

当年的德国马克汇率现在处于瑞士法郎的水平,如果德国继续执行德国马克,那么梅赛德斯奔驰根本无法出口任何一辆汽车。不幸的是,当欧盟对“复苏基金”进行辩论时,这个论点不被讨论,有人应该就此向德国人说清楚。德国联邦银行的行长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当然不会说出这一点。

 

 德国央行与欧盟经济发展

问:在您的眼里,魏德曼不是一个好的德国央行行长吗?

答:不,他不是。他是一个悲催的行长,他已经在欧洲央行(ECB)变成了一个没有人再和他说话的行长,因为他总是会拒绝人家的意见。魏德曼在欧洲央行实现了让德国重心转移的非凡壮举(讥讽)。

问:德国不会支持永久地中止《稳定与增长协定》……

(注解:《稳定与增长协定》是旨在保持欧元稳定、由欧盟27个成员国共同签订的公约。但在新冠疫情期间,欧盟于2020年3月始暂时中止该公约的执行,直至战胜疫情。)

答:真正的辩论(这是不可避免的)将是对良好和不良债务的辩论。马里奥·德拉吉(前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经济学家。意大利总统塞尔焦·马达雷拉2021年2月3日授权德拉吉组建新政府,他现在已经成为意大利的总理)已经为此提出了建议。

当然,人们不能永久地举债,以支付欧盟官员的薪水。但是,如果是零利率或负利率,只要欧盟各国提高自己经济体系的生产率,就应该允许每个成员国承担债务。好债和坏帐之间的区别将很快占上风。德国的绿党明白这一点,但他们不是秩序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的布道者。

 

图片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