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嫖客的德国妓女,很痛苦,欧洲最大妓院破产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德国科隆的妓院”帕莎”(Pascha)也在德国乃至欧洲性产业里相当有名气。据说,每月的接客量达3万多人次,基本都为男性。
不过,现在的帕莎,荣光不在。

9月1日,帕莎的老板阿明·洛布沙伊德(Armin Lobscheid)前往科隆地方法院申请破产。《科隆快报》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件事情。

因为新冠疫情,因为五个月的被迫不开张,洛布沙伊德表示,他们已无力支付运营成本(包括租金)。

妓院帕莎的破产申请,也让科隆市政府很头痛。因为卖淫合法之后,德国政府其实也是这一利润丰厚产业的受益者。

就如,科隆市会对性服务业征收所谓的”特别税”。据悉,每个合法从业人员每天必须上交30欧元。别小瞧这30欧元,科隆市每年能从这个”特别税”收益80万欧元。

至于妓院帕莎,每年上交的营业税高达数百万欧元。

 

第一个客人给房租,之后是自己的

 

妓院”帕莎”,在德国科隆火车站附近,这幢11层高,有着9000平米的大夏,外表平淡无奇,内在则是寻欢作乐的最佳地。

重点是,这里的每一个房间的风格以及房间主人都是风格各异的美人哦~

因为,妓院帕莎实行的是”包租制”。就是把房间包给妓女,然后按照妓女们自己的心意装饰,至于提供的“性”服务,也是按照房间主人的意愿进行。只要每天缴纳175欧元的房租,其余一切自由。

贴心的妓院老板,还专程安排了60多名员工,为房间主人服务,如美容、护工、厨师、电工、按摩师、清洁工、安保人员等。各项服务,只要需求合理,妓院老板都安排到位。

猛地一看,每天175欧元的房租似乎有点高,其实也就是一位客人的事情。一位房间主人曾对德国《图片报》的记者说到,“第一个客人,是接给房租,再来客人,就是给自己的。

 

帕莎秀之夜

 

看来,自2002年,德国卖淫合法化之后,妓院老板们赚的相当不错,可谓是一夜暴富。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妓院帕莎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有还嫖妓保证金(Geld-zurück-Garantie),言下之意,就是客人对房间之人的性服务不满意,可以索赔哦~

 

新冠疫情让妓院也破产

 

专家曾经预测,新冠疫情之后,德国公司会迎来破产潮。

但估计谁都没有料想到,妓院也会倒下。还倒在别的行业前列。

帕莎的老板洛布沙伊德表示:“我们已经租用这幢大厦19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公司会破产。简直是不可思议……新冠疫情的存在,让卖淫禁令的存在,让我们无法生存。

帕莎的运营成本为六位数。政府虽然给了我们经济援助,但我们再也无法负担这些费用。面对这一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走。”

“如果有一个明确的承诺,那就是明年年初会可以重新开始,那么在银行的帮助下,或许破产已经避免。”洛布沙伊德说。

 

帕莎的房间女主人们

 

帕莎的房间女主人们

 

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约有100多位女性租用这幢大楼里的房间。不过,因为新冠疫情,帕莎被迫关门停业之后,员工回家,房间主人们也回乡。只有2位女性,因为无法回家也只能被迫逗留在这幢已经无人烟的大厦中。

 

也正是鉴于目前的卖淫禁令,无法为生的妓女们重新开始了“非法”接客状态,不再缴纳税款。也可以说,德国卖淫业重新回到2002年之前,妓女们不再入保险,也不再交税。

与此同时,洛布沙伊德也认为,卖淫将会转移到非法的无管制地区。她们在旅馆,公寓,汽车和活动房屋中接客。也不得不直面皮条客和追求者的骚扰。有些皮条客会抢走妓女们的卖身钱。“他们不再享受保护,无奈地暴露在皮条客和那些嫖客眼中。”

据悉,保加利亚皮条客经常从妓女身上抢走所有的钱,最多只给她们留点烟。

 

妓女们的生活无以为

 

为什么妓女们要重新回归非法卖淫状态,生活无以为继。

劳拉(Laura)在汉堡著名的赫伯特大街(Herbertstrasse)“出售”自己的肉体为生。

她也是德国的30000多名妓女之一,但与其他经常在黑夜中工作的,没有德国公民身份的妓女不同之处,她是正规的。因为她是根据《妓女保护法》的要求展开工作的。也就是说她有正规妓女上岗证,她有保险,她有纳税。

但,对劳拉来说,过去几个月过得相当的艰难。因为她租用房间的妓院也在3月中旬关闭了。这也是劳拉失业的原因。

也正因为她的交税,所以劳拉获得了失业救济金Hartz IV(哈四),但是之前的钱来得太容易了,所以这点救济金无法让她生存,一时间又无法改变这么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不得不求助父母。

劳拉也表示,她只做正规卖淫。因此,她无法找到新冠疫情时期下的还开门的正规妓院。

因为,没有一家妓院能达到新冠疫情下的开业卫生条件。柏林妓院开门了,所以感染也直线上升.

劳拉也表示,她的妓女人生走到现在,才开始拿国家的救济,就开始受到国家和社会的歧视。但她没有解决方案,因为她没有存款。

按照她的说法,她的同事们也开始提供非法性服务。但劳拉认为不能选择非法卖淫。她主张合法卖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她提供保护:免受新冠疫情、性病、性侵害。

她的坚持,与之相伴就是贫困。

除了卖“肉”,劳拉没有其他任何职业技能。

不知道,劳拉能为正规卖淫坚持多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