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疫苗震荡:葡萄牙护士死亡 德国政府危机,选战开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云)新冠疫苗接种在欧洲引发剧烈震荡。日前葡萄牙一护士在接种新冠疫苗两日后死亡,家属坚称死者生前没有任何疾病。尸检结果即将公布。
在德国,疫苗政策的失误导致联合政府出现严重的分裂危机,并率先引发了德国今年大选的前哨战。德国开始疫苗接种十天后速度依然缓慢,各地抱怨疫苗短缺,纷纷指责卫生部长、默克尔、欧盟主席。
 
葡萄牙护士死亡事件
 
1月3日一葡萄牙网站报出,12月30日一名在波尔图Francisco Gentil肿瘤研究所工作的41岁女护士(Sonia Acevedo),接种了新冠疫苗(德国BioNtech和辉瑞合作研发的mRNA疫苗),不幸于1月1日“突然死亡”。 

 

葡萄牙媒体报道
  
Sonja的父亲表示:“她没有任何健康问题。”、“她接种了新冠状病毒疫苗,但没有任何症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想要答案,我想知道是什么导致我女儿的死亡。”
Sonja的女儿说她的妈妈只说了打针部分有点“正常范围内的”不适。
她任职的医院对事故感到难过,已通知葡萄牙卫生部,当局会验尸确定死因。
 
此后该讯息被多家网站转载。
 
 
疫苗搅动德国政坛
 
葡萄牙女护士的死亡究竟和疫苗接种是否有直接关系,尚未有定案。
 
但是德国政坛,却因疫苗政策乱象而开战了。 

 

截至到2021年1月5日早上,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统计的全国已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数为316962人,1月4日单日接种数为44563人,平均每千人中接种率为3.8
 
从12月26日开始接种至今已经10天了,根据上表统计显示,德国的接种速度也就差不多是3万/天,远远落后于中国、美国、以色列、英国等国家,是否能按照卫生部长的愿望在明年夏季后开始全民接种,真要打上好几个问号。
 
而联邦政府发言人Steffen Seibert称刚开始疫苗接种率较低,是因为首先关注了护理机构(老人院)而不是疫苗接种中心,而且都是要流动接种队上门服务,更是影响速度。如果疫苗接种中心立即启动,情况会加快。但同时他也承认,在效率上“还有向上的空间”。
还有一个原因是疫苗要接种两次,现在打了一针的人,还有另外一针也被保存起来3周后再用。很多人对此提出批评,认为现在应该将到货的疫苗全部用完,而第二针可以从后来到货的疫苗中选用。
 
即便是疫苗中心投入使用了,民众还是抱怨根本就预约不上,热线电话116117也是打不通的。相关单位则解释为“疫苗短缺”,无法排期。
 
自下而上的抱怨,“疫苗订购失策”使得州政府、联邦政府甚至欧盟委员会都成为炮轰的对象,而且还有人直接说这是默克尔执政15年来最严重的决策失误。(之前不是说难民危机?) 

 

德国焦点杂志发表专栏文章对默克尔进行指责。图源:focus.de截屏
 
根据《图片报》报道,在6月的时候,德国、意大利,法国和荷兰的四位卫生部长共同签署了一封信,将疫苗订单的责任移交给欧盟委员会。但是其实他们四位都对欧盟是否能够及时获得足够的疫苗有着巨大的怀疑。
《图片报》还爆料,德国卫生部长Jens Spahn(40岁,基民盟)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总理默克尔(66岁,基民盟)希望疫苗采购的大权掌握在欧盟手中,而德法意荷四国疫苗联盟不能自行决定,展现一个伟大的欧洲姿态,避免”疫苗民族主义“。而且她还敦促Spahn尽快将程序转移给欧盟委员会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冯德莱恩)。
德法意荷四国的“疫苗联盟”在6月份就知道英国阿斯利康和德国BioNTech的疫苗非常有效,也计划下单预订。但为了维护欧盟的团结,这个“疫苗联盟”解散了。疫苗的安排统一由欧盟委员会决定。
 
估计这和默克尔在2020年下半年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主席不无关系。但是谁料这也成了她的败笔,并遭到各方面的猛烈的抨击。
 
不论他们当初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的结果就是,整个欧洲大陆都缺乏疫苗。 
 
Spahn成了众矢之的
如今的疫苗采购政策,不仅会让Spahn成了默克尔和冯德莱恩推卸责任的对象,而且还造成了大联合政府的危机。
 
昨天,在新冠内阁会议上,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Olaf Scholz(62岁)向Jens Spahn宣战了。Scholz提出了一个关于联邦政府和欧盟的疫苗决策失败的文件,长达四页,有24个大问题和48个分项,请Spahn尽快回复。

 

 Scholz向Spahn发难。图源:bild.de
在风格和语气上,社民党的问题是对总理默克尔和卫生部长Spahn的正面攻击。大联盟的一个领导人称: “这套问题就像一个调查委员会!”
 
Scholz的明确意图是:要总理府、基民盟掌控的联邦部和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承担责任。
今年是德国的大选之年。除了9月份的联邦议会选举外,还有6个州的选举。Olaf Scholz作为社民党总理候选人雄心勃勃,试图登上总理宝座,因此接疫苗失误的问题打响了总理争夺战的第一枪!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新冠疫苗竟然成为德国选战的首选武器!
其中大多数问题都是围绕着订购数量,比如:

 
为什么欧盟委员会预定了这么少的疫苗?
为什么欧盟拒绝了Biontech和Moderna的更多的供应?
为什么不尽早“影响”欧盟委员会订购更多?
……
 
根据社民党法律专家Florian Post(39)的说法,这份问题清单只能作为澄清德国疫苗接种混乱的一个开始。
 
Post说:“在他们的誓言中,默克尔总理和Spahn先生发誓要避免对德国人民造成伤害。但两人都将疫苗采购委托给了欧盟委员会主席von der Leyen。他们的失败现在困扰着欧洲以及德国数十万等待疫苗接种的老年人和护理人员。”
德国在野的自民党的秘书长Volker Wissing也加入了混战。他第一个提出要在德国联邦议会成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调查此次德国政府在购买疫苗问题上失误。 
Spahn如何反应?
 
德国的卫生部长,这位年仅40岁的基民盟政治家,目前是德国民调中最受欢迎的政治官员,难怪社民党老将Scholz的首场选战就拿他开刀。
 

对于社民党的指责问卷,Spahn今天早上在德国一台“晨报”节目上反驳:“在这个真正严重的大流行时期,我认为公民期望他们的政府团结一致和决心。”
 
此外,Spahn间接地指责社民党已经采取了选举策略:“我认为这时开始选战并不好。”
联盟党阵营提出批评
 
不单是社民党,就连自己的联盟党阵营中,对总理和卫生部长也是批评如潮!
 
之前是基社盟的巴伐利亚州州长Markus Söder抱怨疫苗短缺,现在(昨天)联盟党联邦议会党团主席Ralph Brinkhaus(52岁,基民盟)也发布了一张照片,上面写着:“加快疫苗的生产和采购!”
而且他还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默克尔和Spahn的失败不应该归咎于基民盟!

 
德国到底能得到多少疫苗?
  
卫生部长多次表示疫苗是绝对够的。政府发言人Seibert说,与欧盟各疫苗生产商签订合同是“正确的方式”。其实就是最初想“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没想到有的篮子里还没编好。
 
总体而言,欧盟在去年夏季为4.5亿欧盟公民订购了近20亿剂疫苗,分布在六家制造商之间。
 
Biontech提供2亿剂疫苗,Astrazeneca提供4亿剂疫苗,Curevac提供4.05亿剂疫苗,Sanofi-GSK提供3亿剂疫苗,Johnson和Johnson提供4亿剂疫苗,Moderna提供1.6亿剂疫苗。
由于当时尚不清楚哪种疫苗能成功,欧盟分散了风险,并且订购的远远超过了最终需求量。没想到并不看好的Biontech却先胜出了,紧跟着的是Moderna,也是之前少订的。12月,欧盟又再次订购了1亿剂Biontech。
 
欧盟药管局Ema在本周会通过美国公司Moderna的疫苗审批,计划为德国提供5000万剂疫苗。欧盟提供给德国近6000万剂Biontech疫苗,另外德国政府还单独订购了Biontech3000万剂疫苗,所以德国总共有1.358亿剂疫苗。应该够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