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笼罩德国之门:汉堡不保,长期失业者忧心忡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汉堡10月疫情来势汹汹  长期没有工作经济压力大

作者:张 丽

今天10月28日星期三,汉堡日增404例,又创新高,已经远超3月24日第一波疫情时的最高值248例,后浪远远超过了前浪而且来势汹汹。原来以为第二波疫情就像大地震后的余震,震幅是比之前小的,现在从新增病例看来,像是“老鼠拉木锨, 大头在后面”。国防军又来支援地方了,瘟疫是和平时期的战争。
 
汉堡疫情严重 但感染多 死亡少
今天汉堡住院人数也急增至149人,重症34人,其中28人是住在汉堡的,今天汉堡10万居民7天内感染人数已经是113.2个, 超过政府规定的“50人阈值”的红线。这个50 大限在10月19日就打破了,那天是50.6,今天的数据113.2 已经超过两倍。
 
据昨天NDR(北德广电)报道,汉堡学校已经有73例感染病例,尽管高年级的学生们已经在戴着口罩上课。汉堡教育局长Ties Rabe 先生说,不是首先关闭学校,而应该减少私人接触,学生在私人空间接触造成的传染是在学校里造成感染的9倍。
第一波疫情高峰是在三月底到四月初,那时春天到来天气转暖,还让人感到有希望,气温升高也能抑制病毒传染。而现在汉堡最难熬的11月就要来了,日短夜长、日照少、又湿冷,人们户外活动也相对少了。

秋冬季历年都是流感盛行季,今年汉堡多进了大约50%的流感疫苗,市长都带头打,建议6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有基础病的人,以及孕妇和在医院、老人院的工作人员最好都打流感疫苗,减少流感人数避免给医疗系统增加压力。此外,流感和新冠的早期症状很相似,医院为区分流感和新冠也要做很多测试,这也会增加医院的工作量。

 
12月虽然也是白天时间长短又阴冷,但是12月到处是圣诞气氛,不仅有散落在城市各个地区的圣诞市场,空气中还弥漫着热红酒和炸猪油团子(Schmalzkuchen)的甜香。可是今年圣诞市场是否能像往常一样开放,还不知道。汉堡的冬季大教堂(DOM)前的圣诞市场已经被取消了,难道要过个没有圣诞市场的圣诞节?
 
好消息也还是有的,自从8月下旬疫情卷土重来,感染人数越来越多,但死亡人数确比第一波少太多了,9月汉堡因新冠死亡人数为3人。10月已快过去了,至今仅有2人死亡。

虽然疫情严重,但是汉堡现在的管控措施还是比年初时宽松,比如允许两家不超过十个人聚会。下面的漫画就很有趣描述了现在的疫情管制规定,警察说:“哈罗,我们是警察,可以进来吗?”回答是“对不起,不可以,我们已经十个人了。”

 

图中上半部分是从3月到10月的每天新增人数,下半部分是从3月到10月的每天死亡人数。 

 

图中,左上部分是从3月到10月的每天新增人数,右上部分是10月的阈值情况;下半部分是第42星期(10月12-18日)每个工作日测试12500人,其中2.1% 是阳性。 

 

从上述表格可以看出,三组数据分别采集于10月12日、19日和26日,感染人数的年龄分布基本没有变化,都是20-29岁的人感染人数最多,年纪在30-59岁之间的感染人数也比较多, 而19岁以下60岁以上的感染人数都明显减少。所有12岁以下的小朋友还可以过生日开Party。
 
防疫管制对私人财务影响大
汉堡中国人微信群里也常讨论防疫问题,三四月时“抄作业”的呼声比较高,觉得德国政府没有中国政府果断,说封城就能立马封,切断传染源,然后调动全国医疗资源支援武汉。现在看来,中国严防死守确实效果显著。可是德国人不那么容易严管,和中国比,德国管制已经很松了,可是还常有人上街游行抗议。
 
虽然三月初疫情已经开始,可是正值汉堡中小学生放假,出去滑雪旅游的人还是很多,汉堡第一批感染者多是度假带回来的。此外,德国人对“是否戴口罩”讨论很久,曾几何时,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人戴口罩上街还得偷偷地戴,有些人甚至在口罩外面围上大围巾。
 
伴随着抗疫持久战,另一种声音在德国的中国人圈里也逐渐清晰,如果你近一年没有挣到任何钱(只得到过一笔政府给中小企业的几千欧元补助),也不能拿社会救济,只能吃老本(不论是有房产还是有存款),每天坐吃山空,即使再精打细算、压缩开支心里也是慌的, 中国人总体还是比较节俭,也都懂得未雨绸缪。
 
如果中国人都感到经济压力了,那些平时不爱存钱的德国人就更难了,所以也理解了那些上街抗议的人。动了谁的奶酪谁不急呀?他们的观点是,出去不一定就感染,感染也不一定就病危,可是没钱是真危机。
 
华人在自己的微信群里交流,也是减缓压力、宣泄情绪的办法。那个近一年没有收入靠吃老本的小伙子,原来酷爱音乐,常听各种音乐会,说起哪个乐团、指挥、剧场都是门清, 现在他能仅用几十欧元做出夫妻俩一星期的饭菜,还经常上传照片与大家分享,用心做好每一餐饭食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
 
有人劝他做美食博主,因为他做的菜真是诱人。有一天,他买了羊肉,还预告了羊肉的几种做法,之后好几个人跟风买羊肉,我也去买了。他虽然没做美食博主,还是有影响力的。
 
还有一位女士有孩子、有老公、有工作,堪称“人生赢家”,疫情管制期间,她感到自家就一个孩子太孤单,要决定再生一个。不过,放松管制后,送孩子去幼儿园时则会担心会不会传染,她老公的行业在疫情中很受影响。可是从她的叙述中看不到焦虑, 她说自己也一直在调整心态。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家上班、工资照拿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短期失业津贴(Kurzarbeitergeld),或者普通的半年至两年的失业金(与工作年头和年纪有关)。即使是拿着稳定退休金的人,也是细思极恐。如果经济长期滑坡,甚至崩溃退休金还发得出来吗?
 
德国联邦经济部长阿特迈尔(Peter Altmaier)表示, 不能再封城了(Einen neuen Lockdown darf es nicht geben) 。保障健康也不能再伤害刚有好转的德国经济,我们承受不起。
全欧洲42个国家调查显示,今年平均每人购买力相比2019年下降773 欧元,全欧洲购买力最强的是袖珍小国列支敦士登,每人每年64000 欧元, 购买力最低的是乌克兰,每人每年只有1700 欧元, 德国排在第八位是22388欧元,大大超过欧洲平均值14000 欧元。最富有和最贫穷的相差37倍。
 
在防疫和经济发展之间踩钢丝是有难度的。大决策也不是我们都做的,汉堡总领事馆的第三批防疫包已经发送到各分发点,29日就可以取了。疫情危机时期,希望大家守望相助,共渡严冬。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