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他们死去:德国重症室护士痛斥否认新冠的阴谋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云)德国今天新增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达到23648人,再次刷新了疫情爆发的最高纪录。11月2日开始停摆管制措施的效果,还没有显示出来。严冬还在后头。新冠瘟疫这种大灾难造成的情况越来越严峻。各国医疗系统都出现危机。

但是,“横向思维”等反对新冠防疫管制措施的人和否认有“新冠病毒瘟疫”的阴谋论者,攻击政府的防疫政策是“谎言”、管制措施是“压制自由”,不断在各地反动示威和骚乱,袭击警察。而很多普通人也往往将疫规则不当一回事。

这些人的做法实在令人发指。不仅正直的政界人士对他们提出抨击,而身处抗击新冠病毒第一线的医务人员也看不下去了。一位在重症监护病房工作的护士长,每天都在与死神抗争中抢救新冠病患。她讲述了自己在生死场中的残酷经历也呼吁那些反对新冠防疫管制的人来看看这些让人悲伤欲绝的故事。

斯图加特医院新冠病毒患者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兼病区负责人Ayse Yeter在更新病人数据。有的病人已经死去了,也有的出院了。

生死攸关的地方几乎是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只能听到单调的监视器哔哔声,伴随着有节奏地呼吸机运作的声音,将空气压入躺在床上的那个濒死的身体里。这名男子已经沉睡了六天,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因为他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了。

这是在斯图加特市Bad Cannstatt区的医院的新冠重症监护室,每天护士长Ayse Yeter(49岁)都会来病房,给她的处在昏迷中的一动不动的病人,小心地刮胡子,梳理并与他交谈。 她说:“我们会照顾好他的,躺在床上的仍然是一个人。”

医院位置

虽然此人的全身都已经接满了电线、插管和仪器。监视器还在显示他的心率、血压、呼吸和血液中的氧饱和度值。

为生存而使用人工昏迷
15天前,这位76岁的老人来到了Yeter护士长管理的部门。这个住院部是专门为斯图加特医院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设立的。 就像巴登-符腾堡州的成千上万的其他人一样,老人感染了病毒。 Yeter回忆说:“这个人很健谈。”那时,他可能还不知道病毒会如此厉害,他逐渐转成重症,病毒深入了肺部。

 

一个标准的重症监护病房应有的设施
 
9天后,医生们不得不让老人进入了人工睡眠。在重症监护病房的其他病床上,另有15名新冠患者正在为生存而斗争。昨天白天还是18个。到晚上有两个人离世了。
需要呼吸机的患者存活率50%
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的数据,全德已有13,000多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至今并没有什么特效药,疫苗也没有上市。在全球所有的医院里,医生和护士都一样,暂时缓解患者病痛而已,Yerter说:“这是一种不可预测的传染病。”
在全德范围内,平均而言,在重症监护室里需要使用通气设备的新冠患者,存活率只有二分之一。
应该说,德国重症监护病房和呼吸机的数量在欧盟中均处在领先地位。至今为止,还有大约6000多张重症监护病床还空置在不同医院里,随时待用。在德国,每10万居民中的重症监护病床为29张,而欧盟的平均数字为12张。
2020.11.20日RKI公布的统计数据,感染新冠病毒总人数约88万,死亡13630人
 
医院距离内卡河(Neckar)不远,这里开设了一个接诊新冠肺炎患者的重点部门。今天早上来的患者最年轻的48岁,而且越来越年轻。医院主任Jan Steffen Jürgensen说:“病毒是没有年龄限制。在第一波疫情时,我们治疗的主要是老人,现在范围从18岁到100的都有。” 
“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还有很多的工作是绝不可以丢给机器的。Yeter对她的昏迷的病人说:“否则就意味着我们在向他们开枪。我们总是要与患者交谈。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他们可能会随时醒过来,我们不会给病人造成任何伤害。”

 

护士长Yeter在照顾一个进入人工昏迷的新冠重症患者
她与两位护士在床前操作时,每一个动作都训练有素。一边一个护士一只手按常规方式拉动床单,另一只手调整患者肩膀,还有一名护士扶住患者的头部和通气管,直到他最终爬在床上。一名新冠肺炎病人每天必须移动几次,以使空气能够分散到受影响的肺部。
 
如果感染数量增加,重症监护室就会“堵车
疫情的无限蔓延是Yeter护士长和斯图加特医院团队的主要关注点。如果州卫生当局记录的数字不会很快下降,那么重症监护室门前就有可能“堵车”。医务人员缺乏,他们的工作量已经到了极限。
 
因为新冠肺炎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时间,要比其他病患更久。而且不停地有新病人送来,而原来的病床还被占着。
 
斯图加特医院手术室前的观察病房已被征用,很快就需要十张新的病床了。从被感染到进重症监护病房,需要几天到十几天的时间。外面感染的数字每天都在增加。很快,观察病房就会成为救援中心。 
 
“我们必须防止发生医疗系统崩溃
其他医院也已经存在瓶颈状态。虽然根据德国医院协会的数据,在全国范围内,重症监护病床数量从2万个增加到大约3万个,此外还有12700张床的储备,可以在一周内激活。其实很多床位都是被占用的。
就在几天前,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警告说,重症监护病房的新冠患者人数会增加一倍。巴登-符腾堡州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担心,如果重症监护病房系统达到极限,将会在伦理上做出困难的决定。该协会主席Norbert Metke表示:“我们必须避免出现崩盘的情况,否则的话,我们就必须选择治疗谁,放弃谁。”
 

有设备、但没人
在某些医院,缺的不是病床,而是专业护理人员。跨学科重症和急诊医学协会主席Uwe Janssens表示,粗略估计全国缺少大约3500至4000重症医护人员。
 
在Yeters负责的病区,每个护士在每个班次要照顾3名新冠肺炎患者。他们要穿着防护服,用大号的注射器连接通过导管给病人输药。他们操作氧气泵和仪器、记录、翻身、日常护理。几个小时过去了,直到大厅中的铃声响起,团队集合,消毒更衣,换班继续。每天工作通常超过十个小时。
 
Yeter固定在蓝色短袖上衣翻领上的便携式电话再次响起。一天中,可以听到数十次,有时是大门呼叫,有时是医疗技术或手术室呼叫。而且因为医院禁止访问,那些患者的亲戚也经常打电话来。

 

快要累趴下的护士长
他们还有一个心理咨询师。他要给医护人员和家属安慰、勇气,也要给患者家属带去不幸的停止治疗的消息。对于濒死者的家属,医院有特例,但是只允许近亲探视。
 
新冠病房受特别保护
 
禁令是为了将感染的风险降至最低。这个住院部门是全封锁的。没有经过消毒的人不能出去。在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医用袜子和FFP2口罩,护目镜,乳胶手套和裤子,塑料鞋子和覆盖头发的绿色帽子。Yeter说:“大家必须始终牢记,该病毒会附着在任何地方。”
 
疫苗是人类最后的希望。Ayse Yeter:“有些事情是必须要相信的,”躺在床上的绝症患者,靠着仪器和各种软管维持生命,近乎虚脱的工作人员,最让她生气的是:成千上万的粗心大意的人,仍然在感染病毒。
 “横向思想者,阴谋论者,批评家们。他们应该来一天,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