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重大丑闻:校长教授是强奸犯,号称吸毒乱性才有灵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曹 晴)外表上是享受盛誉的音乐圣殿,而内里却是脏污纳垢之地。这里发生的丑闻让德国举国震惊。
在卧室里上课、看色情片、性交易、涉嫌强奸、吸食毒品: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Hochschule für Musik und Theater München)的荒淫情况令人难以置信。

《明镜》杂志将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喻为所多玛和蛾摩拉之城(这是圣经中的两个城市所多玛与蛾摩拉,首次出现在《旧约全书》。因为城里的居民不遵守上帝戒律,充斥着罪恶,被上帝毁灭。后来成为罪恶之城的代名词)

冯·波塞教授:“色情能轻松作曲”
在来自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的当时23岁作曲系学生的认知中,在教授的卧室里上课并不稀奇;一对一课程时教授播放色情片似乎被同学们认同……令人作呕的行为似乎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没有什么新鲜的。教授对此的解释,“你们可以从演员的行为中学到很多关于歌剧的知识。”色情文化有音乐知识,而且还是歌剧?闻所未闻。)

前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教授汉斯·于尔根·冯·波塞

 

但,这次的不同寻常在于,教授的女朋友出现了——赤身裸体的她开启了另一场罪恶之路:这位学生的裤子纽扣被解开……

而本应该给学生上课的教授,无视眼前的香艳场景,或许说,教授在这香艳的场景下开启了创作的欲望。他开始创作歌剧。

一个本该教书育人的神圣之地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卡夫卡式(Kafkaesque)的离奇现象。

14年后,这位学生告诉警方,当时的他虽然感到恶心,但他没有反抗。因为他担心掌握他艺术生涯生死的教授会毁了他的未来。“直到现在,我还经常做噩梦,恐惧性生活,这一切是那么的丑陋。”

“这位学生玩的很开心”,这位教授的夫人,也是当时事件中的教授女友说,“他和我们同进同出。他知道我和教授之间的各种私生活。”

“他是一个成年人,如果不愿意,他可以随时离开。”汉斯·于尔根·冯·波塞(Hans-Jürgenvon Bose)教授则表示,他并不感到内疚。因为这是学生自己的选择。

 

性丑闻被曝光之前,冯·波塞被认为是德国作曲届的一颗新星,他自认为:“批评家们开始摧毁我”
 
按照冯·波塞的说法,他的音乐灵感来源于床和车。
这位教授吃相很难看,极其无下限,男女通吃,性虐待,甚至对未成年男孩下手。

一位才华横溢16岁的高中生因冯·波塞的原因,被人视为同性恋。成年之后的他虽然完成了大学作曲系的学业。但最终放弃了作曲,只因为不再希望与这些人有任何关系。

冯·波塞,从1992年就在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任教,1993年年底,他被任命为终身公职教授。从1995年开始,就有学生投诉冯·波塞的性骚扰行为,但大学方面为了避免冯·波塞的性丑闻的爆发,一直低调(不)处理。

与此同时,汉斯·于尔根·冯·波塞照旧用他的“色情”来教学:他的教学和私人生活是混合的,有任何限制,也没有距离。

毛瑟校长:“这种性是你情我愿的”

 

2004年9月的一天,夏洛特·魏登费尔斯(Charlotte Weidenfels,化名)从班贝格(Bamberg)开车去慕尼黑。这位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当时申请担任大学讲师的助理。

齐格弗里德·毛瑟(Siegfried Mauser),当时的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校长,希望能在下午17点与魏登费尔斯女士来一场面对面的谈话。

前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校长齐格弗里德·毛瑟

 

当魏登费尔斯走入大学校园,这里一片寂静,假期中没有学生的校园看上去是那么的荒芜。

通往校长室那两扇门一直留在她的记忆中,因为学校的性质,所以校长室的隔音设施一流。无人知晓即将发生的恶行。

见面的最初时刻是友好的,因为在这之前,魏登费尔斯曾多次在音乐会上与毛瑟见面,也聆听过这位德国著名钢琴家的演奏。

突然,毛瑟站起来,开始亲吻魏登费尔斯的嘴。

“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真正的感情,”这是魏登费尔斯将毛瑟告上法庭时,他对法官的解释他这么做的原因。

魏登费尔斯对警察说:“毛瑟,他就在校长室的沙发上,无视我的反抗把我强奸了。”

毛瑟在法庭上表示,“这场性行为是在双方同意的基础上进行的。”“那个女人想报复我,我不知道有什么过错。”

其实,这些只是毛瑟罪行的冰山一角。

因为作为德国著名的钢琴家和音乐学家,毛瑟在2003年至2014年担任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校长;2014年10月到2016年6月,毛瑟成为萨尔茨堡莫扎特大学的校长。期间,从2002年到2016年,他担任巴伐利亚美术学院音乐系主任。

他实在有太多的机会做这些恶行。如,2012年,毛瑟在彩排中强迫一位著名的音乐会女吉他手几次舌吻,并在办公室里抚摸了她的生殖器。

……汉斯·于尔根·冯·波塞和齐格弗里德·毛瑟,这两位教授的罪责和惩罚将由法院决定。而这就是德国法院的决定……

有罪的毛瑟却不服刑

齐格弗里德·毛瑟在慕尼黑地区法院受审,这是他的第二次审判。他曾因性骚扰被判9个月监禁,但判决后来没有生效。

2018年5月,他被判两年九个月的有期徒刑,以及25000欧元的罚款。

被告毛瑟:不知道他坐在那里受审时是否有罪恶感?

 

但,这位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的前校长和萨尔茨堡莫扎特学院校长至今还未开始服刑。

判决之后,毛瑟再次上诉,直到2019年10月9日,他被判必须服刑。可新冠病毒的到来,又让一切有了变化,毛瑟自称健康出现了问题。

萨尔茨堡地区法院向巴伐利亚广播公司(BR)确认,齐格弗里德·毛瑟通过他的律师申请将判决执行期推迟。

2020年7月30日巴伐利亚广电报道:毛瑟认罪,不过因健康原因,不能服刑

 

按照毛瑟的律师的说法,因为健康原因,他无法服刑。看来想要毛瑟服刑,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冯·波塞被判无罪

汉斯·于尔根·冯·波塞的罪行一直被他那些个冠冕堂皇的谎话掩盖着,被大学教授的光环掩盖着。

直到2015年4月28日凌晨6点40分,情况才发生变化——轰动一时。

警察包围了冯·波塞位于慕尼黑东部地区的家,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调查取证,警方从冯·波塞的家中找到了大量的可卡因、MDMA(摇头丸)、迷幻药之王的LSD等各种违禁毒品。

冯·波塞表示,这些都是他的药,是他的创作灵感的源泉,就像意大利画家莫迪里阿尼、俄国画家马克·夏加尔那般。难道作曲家离开毒品和乱性就不能创造了吗?

警方还在冯·波塞的家中找到一份记录,是借住在他家的一位俄罗斯女学生Irvana Popova写的时间表:

Popova详细记录了她与冯·波塞何时何地发生性关系,以及何时有其他性伴侣加入他们的行列。甚至还记录了她借住教授家时做家务和作曲的时间

经过一年半的调查取证,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的第一检察官于2016年7月起诉冯·波塞。

在起诉书中,最重要的指控是,冯·波塞在2006年至2007年间多次强奸了一名学生的妹妹——莱拉·阿巴西(Leyla Abassi,化名),她与哥哥一起在教授家学习作曲。那年她22岁,冯·波塞53岁。

阿巴西告诉调查人员,在某些时候,冯·波塞不再试图控制自己的侵略和变态性欲。“当我拒绝他时,他会用暴力强迫我,如将我的脑袋按在墙上…..他至少强奸了我三次。”

冯·波塞则表示,他的情妇显然喜欢与其他男人做爱。意思是,他搞群交舞会参加者也是自愿的。

2020年11月,前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教授冯·波塞走向法庭

 

2020年11月,冯·波塞案的主要听证会开始。

冯·波塞也否认曾使用暴力强迫阿巴西。“莱拉可以随时离开,门就在卧室旁边,我并没有锁住”冯·波塞否认一切。

冯·波塞的律师们认为检察官的这一指控是“荒谬的”。

最后,因证据不足,法院宣布冯·波塞的三项强奸罪指控无罪,只以违反《麻醉品法》的罪名,判处作曲家六个月缓刑。

《明镜周刊》2020年12月11日报道: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是一个以爱为名的地狱。法院判冯·波塞无罪

 

法院发言人表示,审理分庭认为,冯·波塞实际上与该女子发生了三次性接触——违背了她的意愿。

然而,在当时,只有在暴力,威胁或利用无助地位的情况下进行的性行为才会受到惩罚。法院在本案中没有看到这一点。对违背某人可识别意愿的行为的惩罚是后来才纳入法律的。

来自柏林的律师罗兰·韦伯(Roland Weber)代表受害者,并对诉讼程序中的延迟提出了批评。他说,多年的法律判决的不确定性已经从受害者报告中得出结论。

据悉,韦伯打算对此判决提出上诉。

据说,阿巴西的哥哥已经成为有名的作曲家,但对于阿巴西来说,哥哥就是她今生无法摆脱的噩梦之一。为了艺术前途,哥哥无视一切,看着妹妹沉沦地狱。

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的内部调查

不过,《明镜》周刊的记者认为,相对其他大学,音乐学院有其特殊性。在音乐学院,学生对老师的依靠性特别大,教授决定其是否有艺术前程。

他们一起参加音乐会,一起旅行。在课堂上,教授和学生关系很近,一起练乐器,一起排练,保持正确的身体姿势和呼吸,这样的身体接触都属正常。更进一步滥用依赖和接近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只有在小范围,如一对一课程,大多数时间关着门,才可能发生不堪的事情。用中国目前通行的语言来说,就是“潜规则”。

《明镜》周刊披露了一项内部调查,记录大约800名大学生的陈述:

在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学习期间,
115名学生听到过老师“这样的性暗示”;
56名学生接受了老师“这样的性暗示”;
34名学生表示,被老师故意抚摸吃豆腐;
9名学生表示,被暴露性器官私密处;
8名学生表示,被强迫做性交易;
7名学生表示,拒绝时被威胁会对自己不利;
1名学生表示,被强奸

 

但并非所有的教授们都如此。

对于钢琴家莫里茨·艾格特(Moritz Eggert)来说:“学生必须和他们的教授上床才能在他们的职业中取得成功,这是不可接受的。”

艾格特表示,“艺术家可以做任何事情吗?没有。仅限于艺术。”

他在大学里教授作曲,几年前开始指责他的同事们并出庭作证,因此也被很多人视为眼中钉。

钢琴家艾格特

为什么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会发生如此性丑闻?无人监督?

或许其原因还是在于大学本身?!

使得像毛瑟和冯·波塞这样有权力意识和自信的主角们可以行动多年。据悉,这两位教授是好朋友,他们互相“帮助”,有计划的进行他们的恶行。

不过,自从毛瑟和冯·波塞的性丑闻被曝光后。2018年,现任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校长伯恩德·雷德曼(Bernd Redmann)明确否定了学校新闻管理处耐克·瓦格纳(Nike Wagner)的对外说法——这是对学院抹黑的“恶意阴谋”。

雷德曼校长表示,学校管理层出现这样的事情,学校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学校的羞辱,也让其中的人,包括受到性骚扰和暴力影响的人蒙羞。

德国有49所音乐学院,其密度之高位于世界前列。而慕尼黑音乐戏剧学院是德国著名的音乐圣殿。在圣殿里发生这种的性和毒品丑闻,真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