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之举:德国图宾根防疫学瑞典:率先实行群体免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云)新冠危机第二波再次考验着德国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也再次考验着人性的真面目。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老人感染、死亡,图宾根市率先决定,向瑞典学习,专注于保护老人,而不是长期全面封锁。

当第一波疫情横扫欧洲时,各国纷纷推出了防疫管制措施。在开始阶段,英国和瑞典都采取了“群体免疫”的应对策略。在德国也有一些专家和政客有此张。但是,英国首相约翰逊被感染,疫情也迅猛飙升,该国很快就放弃了这种“群体免疫”的做法。但瑞典却基本上坚持了“群体免疫”的政策。

老人感染增加

在10月的第一周里,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的统计,70岁以上的新感染者有1,242名。而在10月19日至25日那周,RKI记录的70岁以上的新感染者达到了6,900例。几乎是月初的六倍了。

因此,德国最高的流行病防疫部门警告:由于年纪较大的新冠患者容易发展成为重症患者,所以重症病患和死亡人数都在增加。

上图,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统计,截止到10月27日,德国因新冠死亡人数共10090。死亡人数最多的是80-89岁组(4451人),之后是70-79岁组(2263人),平均死亡年龄82岁。

图宾根市新政策

位于德国巴符州图宾根市(Tübingen)的绿党市长鲍里斯•帕尔默(Boris Palmer,48岁)在今年的新冠大流行中,一直是比较受人瞩目的,不但因为争议性的表述,也因为该市较早开始进行抗体检测,发现了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从而指出新冠疫情的可怕之处。

如今在第二波疫情中,为了阻止老年人易感染、易死亡的危险性的发展,市长决定向瑞典学习:完全专注于保护风险群体

帕尔默向市民提出了严厉的建议:要求所有老年人在11月不再使用城市公交车,万一要出门就使用集体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如何保护?)。而且即使现在天气转凉了,每个人都不应使用公共汽车,而是骑自行车。(公交公司怎么办?)

非老年人也应该提供帮助:所有65岁以下且没有潜在病症的人都不应在上午9.30到11点之间购物,以便能使商店为老年人和有潜在病情的风险人群提供服务,从而降低受感染的风险。

并且:该市为所有65岁以上老年人提供免费FFP2医用口罩。

原本要放弃老人的市长

 鲍里斯•帕尔默(Boris Palmer,48岁)

现在想要关注老人的帕尔默市长(绿党),在今年春季第一波疫情时,曾经一度想要放弃他们。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有争议性的表述:四月时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我们可能正在拯救那些在6个月内反正会死的人。”(也就是说老人和有前期病的人很快就要死了,不需要浪费精力物力去救他们了?)

市长此言一出,很快就被喷得一塌糊涂。同是绿党党员的斯图加特市市长弗里茨·库恩(Fritz Kuhn)还认为这种立场属于“现代达尔文主义者”(进化论,适者生存,自然淘汰)。虽然帕尔默市长后来有道歉,解释说他将“永远不剥夺老年人或病人的生存权”。但是对于绿党来说,总是损失了一批支持者。

瑞典的群体免疫

鲍里斯·帕尔默(Boris Palmer)对《图片报》表示:“图宾根决定像瑞典一样,依靠个人责任和对老年人的特殊保护。”也就是说像瑞典那样采用群体免疫的措施。

自大流行开始,瑞典一直是唯一一个依靠保护措施而没有全国封锁的欧盟国家。

斯德哥尔摩的流行病学家Jonas F. Ludvigsson(51岁)这样解释瑞典的做法:我不认为全面封锁是有成效的长期战略。停摆只应该在短期内进行。但是我们必须找到与新冠病毒长期斗争,并不影响其他方面的战略措施。

在疫情初期,瑞典最初对养老院保护不足,结果造成了严重后果,老年人大量死亡,比德国要严重。而且护理人员的防护装备太少。Ludvigsson说:当时我们没有真正意识到老年人的危险性。

随后瑞典卫生部在六个月内,一直呼吁70岁以上的人避免公共交通,减少社会交往。结果在在一项调查中显示,有59%的瑞典老年人很少看到家人,有69%的人限制了与朋友和熟人的接触。

因此瑞典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10月份,所有感染者中80岁以上的患者比例明显低于德国。

斯瓦人走瑞典之路!

图宾根市现在开始走瑞典之路,帕尔默市长还致力于保护医疗机构:自9月以来,他已对员工进行了定期测试,现在将对访客进行快速测试以检测其病毒。

市长认为他的城市是抗击新冠的先锋。只有一件事他也阻止不了的,从星期一开始全国实行封锁、停摆了。

图宾根是德国著名的大学城,历史悠久,声誉显赫。这个城市的人口大约有9.1万人,其中半数是大学生。这里的居民教育水准较高,也是少数由绿党执政的大城市(德国1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为大城市)之一。在德国新冠疫苗研发方面居于第二位的Curevac AG公司也位于该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