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首都失守!当局不堪重负弃追感染链只管危险人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 云)在德国第二波疫情席卷之下,首都柏林成为重灾区,成为真正的“病都”。现在这里的卫生机构已经无法承担新冠防疫与防治的重负,尽管已经请求国防军派人志愿,但终于因人手短缺而要放弃对感染链的追踪了!

 

柏林失守,危机德国权力中心和防疫指挥部,更大的风险将难以避免。

都说一个国家的首都应该是重中之重,毕竟国家的领导人都在那里,没想到在德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个接一个的国家最高领导机构的成员感染了新冠,不得不隔离在家(好在都是轻症),而且第一个宣布扛不住的竟然也是首都的卫生部门。不论是领导个人还是机构,这种事在中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根据2020年10月23日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柏林累计感染新冠总人数24481,在过去7天内增加了3882人,7天内每10万居民中感染人数为105.8,比规定的阈值“50红线”翻倍还多

 

由于确诊的新冠病例猛增,使卫生当局不堪重负。首都柏林已经通过一个法令,不再追踪新冠阳性患者的联系人,卫生当局要把现有的资源集中在危险人群上,例如医院,疗养院和老年人设施中的人群。其他感染者应该自觉地进行自我隔离,不要等待卫生部门的命令。这也适用于阳性患者的联系人,自觉进行隔离。

其实这就可以解读为:卫生部门忙不过来了,普通人就自我保护、自求多福吧。

柏林的Neukölln区放弃了

 

柏林作为德国的第一大城市,人口约400万人。就算是德国首都,也不妨碍外国人到这里定居。尤其是在Neukölln(超过32万人)和Kreuzberg(15.5万人)等地区,外国人多到已经自己形成一个平行社会了,这里德语成了外语。

不同的生活习惯,使得这些外国人集中的地方更容易爆发群聚性感染,比如穆斯林家族的大聚会。

Neukölln地区的卫生局长Falko Liecke(基民盟)在接受媒体ntv.de的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再设法在24小时之内联系所有阳性患者的接触人。

而且这里的年轻人愿意参加聚会。夏天这里也非常美丽,新冠已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德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年轻客人都聚到了这里,节日庆祝又重新举行了。很多年轻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感染了。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病毒传播开去。

自9月中旬以来,新冠病毒逐渐渗透到人口中,Neukölln的新冠病例持续快速增长,还没到10月的时候,这里的工作量就已经到了极限。现在的阈值(过去7天内,10万居民感染新冠的人数)已经是188了。

卫生机构的工作人们每天像追赶仓鼠一样,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到处追查联系人。但是每天又出现大量新增感染人员。

而且令人头疼的一件事就是打电话通知患者中标了,必须隔离。民众的反应自然是各种各样:生气,悲伤,清醒,紧张,沮丧。而且他们还要问许多问题,例如:孩子们怎么办?是不是可以去学校?即使是相同的问题,工作人员一一回答,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当然这个地区很多家庭缺乏教育和经济贫困。恐怕许多人在语言上都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遵守AHA规定(保持距离、卫生习惯、全天戴口罩)或隔离规则。还有经济困难的大家庭居住在狭小的空间中,也无法做到距离规定。

在这个32万多人口的地区,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有200人,26个临时工,之后还有柏林政府的40多名员工为追踪工作提供帮助。Liecke局长认为整个卫生部门不能都集中在疫情上,而不干其他的事情了。他说,我们必须解救卫生当局,无论雇佣多少人,如果还不能跟上工作需要的话,根本就没有意义。

改变措施 转移重点

 

柏林当地卫生部门的医生们写信给柏林市卫生署署长Dilek Kalayci(社民党),他们认为要系统地改变并放弃以前的做法,柏林必须确保以前瞻性和全面的方式向民众通报情况。他们建议完全专注于风险人群并要求民众承担更多个人责任,尤其是要预防城市停摆。

 

柏林的卫生署长(部长)Dilek Kalayci女士也是土耳其裔政治家

 

Dilek Kalayci星期四晚上向德国电视1台表示:“当得知自己是新冠阳性时,民众首先必须自觉地进行自我隔离,而不是等待别人的命令。而且还有义务通知最近接触过的人。”

新策略还有:“如果知道自己与感染者接触过,除非有症状的医务人员或特别严重的人,才打电话给卫生部门,其他人都找家庭医生和医院或通知学校。”

就像卫生署长说的一样,Lieecke局长要求公民采取更加独立的行动,并主动进行隔离。座右铭必须是:“比测试要快”。

卫生署长Dilek Kalayci宣布,将从周六开始在老年人院开展快速测试。从下周开始,它还将用于帮助无家可归者和整个医院地区。这旨在大大减轻先前使用的PCR测试的能力。

柏林市已经向德国联邦国防部发出请求,调派军人前来支援。而目前已经有士兵在协助柏林的卫生机构工作。

柏林作为样板

 

也许正是因为首都的疫情严重,当地的医生压力极大。就在第一波疫情时,当地的医生就向政府呼吁要尽快采取行动控制疫情,之后柏林又第一个开始使用“红绿灯”管制措施来监控疫情的发展,此次首都又将给全德国各地做了一个榜样,这种方法将被复制。

按照专家的建议,民众的重点更多地放在自愿的“联系人日记”上。这项建议早在八月时柏林夏里特病毒研究所首席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就已经提出过向日本人学习,记录自己的联系人。

相关阅读:

德国首席专家疾呼:防疫抄日本作业,应对第二波疫情

https://mp.weixin.qq.com/s/thAC8qyMnh6CW4KcxJKbEQ

 

如今不来梅莱布尼兹预防研究和流行病学研究所流行病学教授Hajo Zeeb也认为许多人不记得一周前与谁接触过。 Zeeb告诉电视1台:“如果我写下吃的时间和饮食时间,卫生部门可以联系这家餐厅,并要求他们保留他们的清单。”但是,这仅在有足够的能力来联系列表中的所有公民时才有用。

而且目前德国已经发现很多人在餐厅吃饭并没有留下真实的联系方式(或者笔记看不清楚)。Neukölln的Falko Liecke局长就表示,他们那里很多人写的名字是“特朗普”、“米老鼠”之类,虽然采取了严格的罚款措施后有所改善,但这些都是要靠自觉的。

信息来源:ntv.de//rki.de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