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顶级肺病专家死于新冠,他们都在最前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2021年1月7日,本号报道了在德国黑森州的达姆施塔特(Darmstadt)的一家五口感染新冠病毒之后的悲痛遭遇,《德国一家人感染新冠的惨痛经历:父亲靠人工肺逃过死亡 女儿住院 母亲咳嗽…这仅是刚开始!》(点击阅读)。
 

这个报道源于一个真实的病例,作者是这户人家的主治医生奇汉·塞利克(Cihan Celik)。就在他完成这份报告后的二个月,医生本人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威尔姆斯曼教授离开了

 

在2020年这场新冠战役中,德国有无数医护人员倒在新冠病毒的魔爪下。

来自德媒的报道称,超过3万的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1961年10月22日出生的肺病学和肿瘤学医生杰拉尔德·威尔姆斯曼(Gerald Wilmsmann)教授就是其中一位。

威尔姆斯曼教授

北威州于利希(Jülich)的圣伊丽莎白医院(St. Elisabeth-Krankenhaus)的肺科和肿瘤科就是因他才存在。年仅59岁的威尔姆斯曼教授却在2020年的圣诞节假期开始之际的12月23日,不幸在科隆一家医院感染新冠病毒,12月26日病逝。

从感染到病逝不到72小时。他的突然死亡,是德国医学界的不幸。

威尔姆斯曼教授生前是德国肺病学和肿瘤学的“大牛”级别专家。而整个德国,肺科和肿瘤科这个级别的专家不过1024位。现在却因新冠病毒使得我们失去了他。

 

塞利克医生的“十月战争”

 

相比其他被新冠感染的医护工作人员,塞利克医生是幸运的。

 

塞利克医生1986年出生于黑森州的塞海姆-尤根海姆(Seeheim-Jugenheim),2014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学位。目前他是达姆施塔特医院内科兼肺病学科高级医生,同时也兼任该院新冠感染患者的重症监护病房主治医生。

可以说,自2020年春季以来,塞利克医生一直战斗在新冠疫情的最前线。

去年10月17日,塞利克医生被确诊成为新冠肺炎患者。并且在72小时内发展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不得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同事的治疗。

在肺病学家塞利克医生被感染前的几周,他还接受德国《焦点/FOCUS》杂志的采访,就他成为达姆施塔特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主治医师后的压力,如何看待即将到来的第二波疫情,以及严峻新冠感染现实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当时,鉴于每天新增感染病例居高不下,他对《焦点》杂志的记者表示:“我认为今后几周的工作将会非常的忙碌和繁重而激烈。”

这也成为事实,十月,成为塞利克医生的“十月战斗”,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斗。

塞利克医生后来再次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我感染了新冠病毒,而且症状非常的严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为期四天的治疗。然后又在普通接受了四天的治疗

 

非典型性感染病例

 

塞利克医生认为,他的感染不属于典型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34岁,年富力强,没有基础病,不属于最易感染的危险人群。此外,他平时坚持健身锻炼,注意饮食。可以说,他十分健康。

但偏偏是他被感染了。

2020年10月16日,周五晚上他从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头痛,异常的头痛,随后就是发烧。“第二天(17日),经过核酸检测,确认我自己被新冠病毒感染了。

从理论上来说,他的年龄,他的健康程度,就算是被感染了,最多也就是轻者患者,但他却发展成重症患者。

 

是病人感染了医生?

 

塞利克医生被感染了?源自病人还是?塞利克医生并不确定,但更多的可能性还是源于病人。

塞利克医生表示,10月10日,由于重症监护病房一位病人情况十分紧急,估计就是在那天被感染了。

“因为自己的工作性质,必须按照严格的卫生条例来穿戴。但那天我有疏忽的地方,或许是我的操作不够迅速或精准,导致了我的感染。”

自从那天之后,他着重关注自己的身体状态。一周后,他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作为一名医生,在病人需要紧急救治的时候,就会有可能出现卫生标准和自我保护受到损害的情况。这也是战斗在疫情前线的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过,塞利克医生是达姆施塔特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众多医生中唯一被感染的医生。

塞利克医生感染新冠病毒之后,最初的症状是头痛,随后就是发烧,

从出现症状到入住重症监护室仅相隔三天,他的情况急剧恶化——

高烧不退,剧烈咳嗽,有新冠病毒使得他的肺被病毒过度感染,出现并发症,导致其中一个肺出现肺纤维化,肺功能受损严重。

不过相对其他新冠感染病患,塞利克医生至少有一点优势——他在自己的病情治疗方面有发言权。这一点对他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让他感觉能随时掌控自己的病情。

塞利克医生在接受同事们治疗的几天后,逐渐好转的他与一个在夜班照顾他的同事的谈话中,他“弄清楚了自己的实际情况——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幸运的是,药物对我的身体起了作用,因此病情有了明星的改善。但另一个事实是因为我的年轻,没有基础病。因此我的肺可以从这种炎症中相对快速地恢复。”

从感染到痊愈,塞利克医生深切的体会到新冠病毒对人体的伤害——

痊愈之后的塞利克医生在很长一段时间感到虚弱,而且血液循环系统也出现了不良反应。

万幸的是,从11月初开始,塞利克医生觉得自己终于逃离了新冠病毒的魔爪,从痊愈慢慢的走向健康。

按照德国医院规定,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在痊愈出院后需在家中接着自我隔离十天。塞利克医生的隔离期是在2020年11月4日到期。

 

痊愈后重返工作岗位的塞利克医生

2020年11月7日,塞利克医生重返工作岗位,“至少目前我已经有免疫了(虽然我没有进行测试),相比我的同事,我暂时无需担心的我健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