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难民鲜为人知的内幕:自愿离境何处去,转轨移民有何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2015年“难民潮”席卷德国以来,很多难民申请者即便被拒绝,仍然通过各种方法“赖”在德国,由此也引发出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安全问题,搞得德国政府头疼不已、德国民众人心惶惶,总理默克尔还因此差点儿官位不保。

相关链接:

德国移民难民问题又爆丑闻!”融入课程“机构大骗政府钱

https://mp.weixin.qq.com/s/C8-csWnZQx1USh4Z1P7idw

德国仇外气氛持续高涨,难民问题撕裂社会

https://mp.weixin.qq.com/s/anfufRXpgdUWtFmfXXGBWQ

60多北非难民霸占杜塞游泳池,攻击保安人员,警方强行清场

https://mp.weixin.qq.com/s/tswwNKfy5wAIZBfGTydWjw

 

重压之下,德国政府决定“斥巨资”解决“难民遣返问题”,于是便出现给钱让难民返乡、包豪机送难民回家等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谬政策。

相关链接:

德国之耻:豪华包机遣返难民,纳税人的巨款付之遣送

https://mp.weixin.qq.com/s/-WZhTtnb1DV0NrLz4Y0tLQ

即便如此,难民问题并没有明显改善。于是,联邦政府转换策略,出台一系列尝试性政策,比如,2018年秋季,联邦内政部长Seehofer下令设立难民遣送中心——“锚中心”(Ankerzentrum)。

还有,2018年就开始商讨、2019年6月初确定的移民政策,一方面解决德国专业技术人才的短缺状况,另一方面帮助难民申请者实现“避难身份”到“移民身份”的转换。

另外,对于拥有“有限庇护权”的战争、政治难民,政府还破例开放“家庭团聚”签证等等。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施,这些政策现在进展到底如何呢?

 

01、“锚中心”遣返试点成效欠佳
近日,德国媒体爆料,作为“难民遣返中心”的试点基地,巴伐利亚州遣送中心2019年上半年的难民遣送数量仅为1700人,比2018年的1762人还要低。
难民遣返中心最先在巴伐利亚州的Manching和Bamberg实施,但凡进入这里的难民,都是要被遣送回国的,这里只是他们暂时的容身之所。

N-TV的报道

出人意料的是,那些没有进入难民遣返中心、自愿返乡的难民数量却明显增加。根据巴伐利亚州州长Markus Söder和内政部长Joachim Herrmann公布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自愿返乡的难民数量为1331人,而今年上半年自愿返乡的难民数量已经达到5500人。

此外,难民首次入境欧洲在巴伐利亚登记并递交申请的数量也有所下降。2019年上半年登记的难民数量为9746人,2018年时为21911人,2017年时为2.4万人,2016年的申请人数为8.2万人。

02、难民“转轨”道阻且长

 

为了尽可能帮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同时也为了缓解德国境内技术工人短缺的问题,德国政府提出,帮助在德国拥有“容忍居留”的难民“转轨”。

也就是说,如果这类人拥有1年以上的“容忍居留”,没有任何严重违法记录,拥有足够的德语知识或是通过学习德语获得证书,有相关技术工作背景并在德国一个需要支付社会保险的工作位置上(指工资至少要高于450欧元以上)最少工作了18个月,就可以获得德国居留许可。
假如有难民没有达到语言或职业条件,则可以通过德国相关政府部门的培训获得证书。

N-TV的报道

不过,根据最近德国劳动市场与职业研究所(IAB)公布的数据,从2015年开始德国接收的8个主要国家的难民中,只有35%真正获得符合要求的就业机会。这8个国家分别是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厄立特里亚、巴基斯坦、尼日利亚、索马里、伊朗。

另外,从以上8个主要国家来的120万难民中,只有4.4万难民正在参加职业培训。

IAB负责人Ulrich Walwei还表示,已经找到工作的人,有一半都是做一些非常简单的帮工工作,比如清洁工、餐馆服务员或是短期帮工,与德国政府之前的愿景并不相符。

03、“家庭团聚”基本符合预期
2018年8月份开始实施“家庭团聚”计划以来,截止到2019年6月,德国移民难民局一共签发了8758份入境签证。这些获得家庭团聚签证的人,都是持有有限庇护权的难民。

按照之前的规定,每月的签证数量不能超过1000份,如今看来,并没有超过预定目标。

德国《图片报》的报道

近年来,德国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难民问题,但是很多时候都收效甚微,难民问题到底会不会最终解决,依然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