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难民新动向:学徒工激增, 被拒难民不遣送要直接就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经德国媒体爆料,很多企业为了缓解公司内部学徒位置大量空缺的问题,已经对符合岗位条件的难民群体开放。

从2015年难民危机以来,难民融合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此前媒体报道过很多有关难民融入的负面消息。如今这样一个正面的消息也让德国人了解到难民是愿意在德国参加工作的,同时这也为难民融入德国社会提供了新的机会。

有关难民融入的负面消息:

【德国四顾】德国草莓遍地无人采要烂掉了!急需中国食客出面拯救!

大量新来难民拖累德国,贫困风险又创新高!

一夫多妻制即将在德国流行?看看这个叙利亚难民的幸福多妻生活

据了解,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的难民获得学徒位置的人数相对较多,2017年已达到1万人,比2016年数量的三倍还多。此外,2017年参加学徒工作的总人数成为2011年以来的最高值(51.57万人),其中有36.2%的人来自其他国家。

另一方面,这样的事实情况也为推进德国制定《移民法》提供了参考。于是,近日石荷州州长Daniel Günther提出,那些被拒绝的难民群体,不一定全都必须遣送。鉴于德国专业技术人才短缺的状况,可以给这一部分群体再一次机会,对他们进行培训和再教育之后,将他们分配到各个急需人力、人才的技术岗位。

萨安州内政部长Holger Stahlknecht(来自基民盟)随即表示支持,不过他认为,有两个前提是不能忽视的。首先,这些被拒签的难民需要在德国待了很多年;其次,会说德语、有一定的从业资格和工作能力。

Stahlknecht还表示,其实这个提议他很早就想到过,毕竟除了非常专业的技术类人才,德国的餐饮业、手工业、物流行业、建筑行业都非常缺人。一旦这个提议付诸实践,可以减轻一部分德国劳工短缺的问题。

本公众号有关德国人才短缺的报道:

东欧专业人才占领德国?谁让德国人才短缺,中国人也可以来

【德国一瞥】来德国教书吧!德国教师紧缺 急需人才填补

越来越多德国大学生患心理疾病,咨询治疗医师极为短缺

【德国经济】中国技工的机会来了!技术劳工短缺成2018年德国企业阻力

此前,德国政府因为难民问题曾一度争执不休,联盟党内部一度差点儿分裂,默克尔与Seehofer之间为此矛盾不断。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摊上大事:默克尔被逼宫,联盟党内为难民问题大打出手,泽大哥炮打默小妹

虽然两人还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姿态暂时和解,但是一直作为旁观者的社民党却趁机发话,将此前一直受到联盟党反对的、社民党多年来的政治纲领——制定德国《移民法》搬上台面。在社民党的强力施压下,德国联邦政府决定,在2018年年底之前制定出《移民法》的法律草案。详情请参考文末的延伸阅读。

Günther也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当然,这个提议也同时也受到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的支持。可是,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Volker Kauder却表示反对,他认为,这样的做法会激励更多的外国人来德国申请难民,那岂不是乱套了!

除此之外,基社盟也不愿意赞同Günther的提议,该党认为,让被拒绝的难民通过再次参加工作的方式留在德国,会给德国的专业人才移民法案带来困扰。

这项提议到底是否会被通过,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从客观的角度上来说,这样的提议实属一举两得,一方面,它确实有助于难民融入德国社会,改善难民在德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也帮助缓解德国人才短缺的困境。但是为了预防出现混乱,德国政府有必要对这项提议做出严格的限定标准,这又是一项非常大的“工程”……

参考链接:

https://www.n-tv.de/politik/Debatte-um-zweite-Chance-fuer-Asylbewerber-article20573795.html

延伸阅读
 

德国新的移民法要来了

德国联邦政府计划年内就提出移民法草案。联合执政各党就此达成共识。不过,该法究竟如何制订,还基本不清楚。

德国联邦政府计划年内就提出移民法草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德国现有法律,允许在德国生活的居留许可超过50种,却独无专门的移民法。多年来,要求制订移民法一直属于社民党纲领,但始终因保守的执政伙伴基民盟、基社盟的反对而无法实现。联盟党阵营过去一再声称,德国不是移民国家;后来联盟党强调,在相关领域已有多个法律规定,毋须制定专门的移民法。然而,社民党人的看法全然不同。该党内政问题专家利施卡(Burkhard Lischka)在接受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时便批评道,现有的各种移民法规乃是”文牍主义怪物”。

时过境迁,现在联盟党也愿意商谈制定移民法了,只不过,条件是,不能这么称呼。基民盟联邦议员阿姆托尔(Philipp Amthor)对德国之声表示,”现在达成的这个执政联盟协议提供了基本走向,在那里,我们使用’专业人才移民法’这样的说法”。阿姆托尔是内政委员会成员。对他以及整个联盟党来说,移民就是工作移民。他强调,德国的移民并不少。

下一个冲突在所难免

不论最后叫什么:今年10月,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便得该拿出类似于移民法那样的东西来。其中将有哪些具体内容,尚不清楚。

去年大选前,社民党曾公布了自己的方案。该方案与加拿大模式十分相似:每年确定允许进入德国的移民数量,采用评分制,涉及受教育程度、职业经验、德语水平、在德亲戚等四大类。

社民党联邦议员迪亚比(Karamba Diaby)参与了该方案的拟订工作。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解释说,”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一移民法实现透明,让大家都能看到,当事人是基于何种标准得以在德国工作和生活的”。

若实施这一模式,从理论上讲,没有具体的就业位子,当事人也能入籍。正因此,联盟党籍政治家们拒绝这种评分制模式。内政委员会基民盟小组负责人舒斯特尔(Armin Schuster)便表示,”涉及移民,有一点不能动摇,即:移民德国必须经由就业市场”,也就是说,没有具体的就业位子就不能进入。

从印度IT专家到乌克兰大厨

不过,即使是在联盟党内部,如今也已清楚,现有法规过于繁琐。基民盟政治家阿姆托尔也表示,”我们现在的障碍过高。”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制订出一个移民法,综合现有法规,去芜存真。

这也将符合移民事务评估委员会的意见。在该委员所作的年度评估报告中,专家们指出,德国现在就已经有了”全球最自由化的移民规定”,不过,其对象只是高级专业人士。该报告指出,应简化对从事简单但短缺职业者的准入规定。

基民盟籍的阿姆托尔也持相同看法。他表示,”对象不能仅是印度的IT专家,而且也该是乌克兰的厨师”。他说,自己的选区乌瑟多姆岛(Usedom)的情况便可证实这一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