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被质疑的吹哨女医生说话了,新冠爆发一周年的反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顾强)整整一年前,2020年1月27日,德国发现了本土第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接诊医生侥幸穿上了防护服未被感染,而且还迅速发出信息,新冠肺炎会无症状传染,但是并未被卫生局和外国同行认可。
 
德国第一例病患
 
1月20-23日,伟巴斯特(Webasto)上海公司的一名女员工来到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南部城市Stockdorf的总部参加培训课程,结束后就返回了中国。而1月23日,正是武汉开始封城的时刻。

 

位于巴伐利亚的Webasto公司总部
2020年1月27日(周一)早上,Stockdorf所在的Starnberg的卫生部门得到消息,这位曾在伟巴斯特德国总部出差后返回上海的女士感染了新冠病毒。据说,该女士的父母在她出差到德国前从武汉到上海来探望她,因此她是被来自武汉的父母感染了。
 
与她在德国一起开会的33岁的德国同事在周末时感到自己感冒了,又联想到上海来的同事已经确认感染新冠病毒,他想知道自己是否也感染上了病毒,所以1月27日他自己驾车去了慕尼黑德维希马克西米连斯大学医院(LMU,慕尼黑大学医院)。
 
幸好穿上了防护服
 
听了他的陈述后,医院没让他在候诊区等待,让他直接进入门诊部。
 
接待他的是热带病和旅行医学科副主任、热带医学博士卡米拉·罗特(Camilla Rothe)医师。她出于谨慎穿戴上了全套防护服。今天她回忆起一年前的这个经历,她说:“现在回忆起来,幸运的是当初穿上防护服是正确的。”

 

卡米拉·罗特(Camilla Rothe)医师接诊了第一位(新冠)患者

 
当时,门诊部主任也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想到在中国爆发的新冠病毒会来到德国。一月份本来就是流感高发的季节,尽管那位上海员工回到上海确诊了,但她在德国开会期间没有症状表现,因此没有理由紧张。
 
主治医师卡米拉采集了患者的咽拭子,然后让患者回家等候消息。
 
就在一月中旬,中国公布了新冠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的第一批图像。该病毒的基因序列与萨斯非典(SARS)冠状病毒基本相同。那时,该病毒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而在武汉已经传出许多令人不安的照片。但是,德国人那时想,武汉离德国还很远呢
 
发现病毒迅速报警
1月27日当晚,卡米拉从德国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得到令她大吃一惊的消息:在她采集的咽拭子中发现了新冠病毒!当天晚上20点30分,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发通告宣布了这一消息。德国震惊!
他就是德国的零号病人。
 
这是德国发现的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之后又有13个伟巴斯特公司的员工和家属陆续出现症状被送医。
 
2月13日,首列感染病患治愈出院。
 
2月18日,在上海接受治疗的伟巴斯特女员工也在入院三周后出院。
 

卡米拉确信,这起病例的源头是中国的伟巴斯特公司员工。她向德国伟巴斯特公司多名员工询问那位上海同事的状况,大家都说那名中国同事在德国公司时没有咳嗽、流鼻涕、嗓音变哑和发烧的任何症状。
 
卡米拉得出她的结论,这个新冠肺炎会无症状传染这正是精通传染病的医生最担心的事情。
    
卡米特迅速通知当地主管卫生局,并与医院同事分享研究成果,并向医学专业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投稿。她得到的反馈是不同的。

主管部门没有重视
 
传染科医生的反馈非常积极,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发现在世界范围内受到了极大的质疑。幸运的是,她没有受到打压或者训诫。
 
就连德国当地卫生局都没有重视起来

 

卡米拉早就警告过病毒的传播方式,却没有被重视

 
卫生局认为,那位中国女员工是回到中国后才生病的,她在德国期间没有任何患病症状,回中国的时差也会对身体状况产生影响。
 
那名回到了上海的中国女员工也一时陷进了媒体和来自多方面询问的漩涡中,她自己也被搞糊涂了,开始自我怀疑在德国究竟是否出现过任何症状。
 
被其他国家质疑
    
卡米拉和其他同事的报告在英国和瑞典也受到了质疑,其它欧洲国家的同行认为卡米拉的报告显然是带有错误的。
 
卡米拉至今回忆起来都还非常激动,她说她当时有点沮丧,她想传播那么一个简单的事实竟然会是如此艰难,人家不想听她说的事情。德国政府后来也被指责在防疫初期犯了措施,错失良机。请看《秘密文件爆出惊人内幕:德国政府如何错失了防治新冠的最初黄金时间》(点击阅读)。
    
事后证明,卡米拉是正确的,她也终于获得了迟到的尊重。因她发现新冠病毒(SARS-CoV-2)的无症状传染而被《时代周刊》入选为2020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行列。
如今一年过去了,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总人数已经超过1亿人,死亡超过210万人。如果卡米拉医生当初提出了理论得到重视的话,世界可能就是另一个模样。
小编注:上面提到的德国首位病患,最先到自己的家庭医生诊所询问。他的家庭医生建议他立即到慕尼黑大学医院检查。于是他到了大学医院的热带病和旅行医学科检查,当天晚上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
第二天,他指定到慕尼黑-施瓦宾医院(München Klinik Schwabing)接受治疗。而负责治疗首批德国新冠病毒患者的的主任医生是文特纳教授(Prof. Dr. med. Clemens Wendtner)。他成为德国第一个治疗新冠病患的医生。当时14位与伟巴斯特公司有关的感染者,基本上没有或者有轻微的病症,经过短期治疗都痊愈出院了。
文特纳教授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这些病患在后来的德国疫情大爆发的时候来看病,他们是不会被允许住院治疗的,而是在家里隔离治疗就可以了。
他当时在接受巴伐利亚广播采访时表示,假如当时的患者中有症状非常严重的人,可能我们对于新冠病毒危险性的判断会不一样。而当时没有人会预计到,这次新冠瘟疫会波及全球,危害如此深重。
信息来源:tagesschau.de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