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世纪性悲剧:新冠瘟疫摧残心灵,两成孩子想到自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曹 晴)疫情导致的禁足与封锁,带来了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后果。不进行防疫管制,则病毒会杀死人;而进行防疫管制,则很多人会出现心理问题,抑郁症病患明显增加。统计表明,德国有20%的孩子在谈论自杀的话题!

“我的存在与否,无人在乎。”

“我已无活着的力量。”

“我只希望能去一个在乎我的世界。”

这是17岁的雷拉在krisenchat.de上的留言。

krisenchat.de,是一个专门为厌世青少年建立的公益性心理救助服务平台

“每五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孩子想自杀!”

整个德国被这句话给触动了!

3月10日,38岁的牧师兼心理学硕士研究生伯恩德·詹宁(Bernd Janning)成功连线德国总理热线,他向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总理汇报青少年自杀倾向的严峻现实情况说:

“忧郁症、没有生存的乐趣、被锁在家中…,现在的德国每五个孩子中就会有一个孩子想去自杀。

在过去,孩子们只要吃饱穿暖就会觉得满足和快乐!

但2000年后出生的孩子,早已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从层次结构的底部向上,需求分别为:生理(食物和衣服),安全(工作保障),社交需要(友谊、爱、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

现在孩子们的需求已上升到友谊、爱、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新冠疫情让这些需求成空。

心理学家梅拉妮·埃克特(Melanie Eckert)在Krisenchat.de上,与有自杀倾向的青少年聊天,舒解他们的情绪 

 

来自科隆的实习生纳丁(Nadine):

“我真想念一切!聚会,结交新的朋友。在家里,我们每个人都很紧张。绝望和沮丧,有时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永远不会停止,我想结束这一切。这些想法永远不会消失在我的脑海里!这还是我吗?”

来自奥格斯堡的学生雅各布(Jakob):

“我感到自己完全迷失了。没有学校,只有在线课程,以及没完没了的成绩压力…虽然我很想放弃生命来逃脱这个漩涡。但你能帮帮我吗?”

……

仅过去的几周时间,在krisenchat.de上,有无数青少年留下了成千上万条具有自杀倾向的聊天记录,他们恳请帮助。

第二次停摆让青少年自杀倾向加剧

自从德国爆发新冠疫情开启停摆生活之后,出现自杀倾向的青少年剧增。原因就是孩子们的内心需求被长期忽略,导致他们的极度脆弱、不安、矛盾。

Krisenchat.de的联合创始人、心理学家梅拉妮·埃克特表示:“第一次和第二次停摆的聊天有着明显的区别:情绪日益沮丧,心里负担更重,心理辅导更困难。”

为什么永远在家上学?

我是不是已经被抛弃?

我家有家暴,到底怎么了?

这些压力的交叠,让青少年活在孤独而又恐惧的绝望中,失去了生的信念。

或许是一个极小的问题,就会让他们走向极端。他们的消失,留下了一个个悲痛欲绝的父母和支离破碎的家庭。

有些青少年意识到问题,或许会通过热线或网络平台求助心理专家,但另外一些孩子并未来得及得到帮助,最终成为悲剧的冰山一角。

来自柏林的儿科医生马丁·卡斯滕(Martin Karsten)博士:

“上周,我的两个孩子(分别是13岁和16岁)表示他们想自杀的念头。”

“虽然,他们和我的谈话表现中尽量表示出一丝轻松,但还是很明显能感到他们对现在生活的不满——生活的狭隘和绝望。”

“他们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如果我不能和人,和我的朋友交往,那对我来说还有什么?’”

萨科宾·马克思(Sabine Marx)是柏林-勃兰登堡儿童和青少年热线的项目经理。

她表示:“我的同事曾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位女孩,她告诉我同事‘我现在就站在树林中,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在聊天中得知女孩的位置后,我们求助了急救中心,直到医生抵达后,他们俩才结束通话。”

基督教青少年慈善组织“方舟/Die Arche”创始人、牧师伯恩德·西格科(Bernd Siggelkow)还记得,今年1月初,一位9岁的小女孩突然到访,“她对我说‘如果方舟在不开放,我就自杀。’她说她的父母没有工作,她不知道未来如何,‘我站在隧道的尽头看不到光明。’”

不只是发病率,还有德国未来的命运!

在最近两次的总理热线对话中显示出,2020年,因新冠疫情,导致家庭暴力,忧郁症等各种问题的叠加,德国青少年中有自杀倾向的人增长了20%。

西格科对德国《图片报》的记者表示,恳请在报纸上呼吁,“学校必须开放,最好是立即开放。否则,我们将面临一场灾难。”

分享: